积微翁回忆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古籍 > 经部 > 积微翁回忆录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7
ISBN:9787301094235
作者:杨树达
页数:316页

书籍目录

自序积微回忆录 一八八五年 一八八六年 一八八七年 一八八八年 一八八九年 一八九○年 一八九一年 一八九二年 一八九三年 一八九四年 一八九五年 一八九六生 一八九七生 一八九八生 一八九九生 一九○○生 一九○一年 一九○二年 一九○三年 一九○五年 一九○六年 一九○七生 一九○八年 一九○九年 …… 一九五三年一至六月补编整理后记重版后记

作者简介

本书内容以学术为主,辅以时政。书中不仅系统记录了积微翁数十年的学思历程,其中也保存了中国现代学术文化史的许多珍贵资料。作者学术成就斐然,与并世著名学者多有交游往还,而且是根据日记编订而成,记事翔实,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
这部回忆录撰写于1950-1953年,是杨树达先生根据平生日记亲手编录的,生前未刊。经杨伯峻(杨树达之侄)等组成的“杨树达文集编辑委员会”整理,于1986年正式出版,与《积微居诗文钞》合刊(上海古籍出版社)。
此次再版,改为繁体横排,由杨德豫、杨坚、杨逢彬等先生对旧版原文重加修订,并据中科院图书馆所存回忆录原稿略有增补。(杨树达日记、回忆录原文均收藏于中科院图书馆)
杨逢彬(杨树达之孙)先生认为,本书是杨树达为撰写回忆录而整理的资料长编,长编未完而作者身故。所以,本书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回忆录。

内容概要

杨树达(1885-1956)
汉语语言文字学家。湖南长沙人。字遇夫,号积微,晚更号耐林翁。
1898年入长沙时务学堂,1900年入求实书院。1905年赴日留学,肄业于京都第三高等学校。1911年回国,曾任湖南图书编译局编译员,湖南第四师范学校、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教员。1920年,入教育部国语统一筹备会任辞典编辑,兼北京政法专门学校教授,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后改名为北京师范大学)国文系教授兼教育部主编审员,清华学校大学部国文系、历史系教授。1937年应聘任湖南大学中文系主任、文学院院长。1945年参与发起组织九三学社。1947年被聘为中央研究院院士。1955年被聘为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
毕生从事汉语语法和文字学研究和教学。长于金石、甲骨和古文字训诂、音韵及汉语语法、修辞等。着有《汉书补注补正》、《论语疏证》、《词诠》、《马氏文通刊误》、《中国修辞学》、《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等二十余种。

图书封面


 积微翁回忆录下载 精选章节试读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1条)

  •     日前,友人質疑:“何以近日文字皆以繁體?”答曰:“回顧國粹,兼以思考一統之後簡繁體漢字之趨向,本乃舊業所好,并非作態。”的確,很長時間執迷過文字研究。文字研究,自然,先讀許慎之《說文解字》,而後,段(玉裁)、朱(駿聲)、桂(馥)、王(筠),說文四家著作不離左右。文字釋義者為訓詁學,文字横竪筆劃所以者為文字學,即小學六書:象形、形聲、指事、會意、轉注、假借是也。簡繁體改革規範應用,於釋義無礙,於六書之學有疑。擧“尘”、“塵”簡繁二體為例,二字横竪筆劃所以皆屬會意,“尘”字會意曰:“小土為尘”,“塵”字會意曰:“鹿奔揚土為塵”。然而,如同此例合乎六書之說者,在一字同義、簡繁異體中,似并不多見,此乃為漢字簡化規範之莫大遺憾。“鹿奔揚土為塵”較之“小土為尘”,似更多一些詩情畫意乎,故有驕傲中華書法藝術之存在也。漢文字改革一事,始于太平天國,認真規範改革則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葉,歷經數百年,宗旨皆為弘揚文化、普及教育之善良愿望,然而,改革探討之中,如康(有為)、梁(啟超)、谭(嗣同)一類欲將漢字拉丁化、拼音化的聲音,并非一二。近日,讀語言文字學家楊樹達之《積微翁回憶錄》一書,其中與文字改革相關數則,閱之再三,甚有感觸,茲録於下,因《積微翁回憶錄》一書系作者據日記再行編撰,并非日記原件,故文鈔先依著作文字編排,後依編年先後:《積微翁回憶錄•補編》一九五四年二月十八日:“……休息期間,周小舟問余呂叔湘書及文字改革意見。周似主拼音,余則力言不可。”(周小舟者,另見《積微翁回憶錄•補編》一九五三年十一月十四日:“遇新政委周小舟,乃師大同學云,曾聽余修辭學。” )《積微翁回憶錄•補編》一九五五年七月二十二日:“……科學院語言所開會討論漢語規範問題,請出席。余正躊躇,又得羅書,云萬一天暑不能出席,請與師院商量別派一人代表出席,以湖南祇邀余一人也,因與鐵錚談之。”《積微翁回憶錄•補編》一九五五年九月三十日:“……季範追踪而來,云主席邀午飯,章行嚴、譚戒甫已到,待余至入席。隨季車入南海見主席,謝來遲之咎,主席云不遲也。飯後談到文字改革,余與章、譚皆獻疑。”《積微翁回憶錄•重版後記》一九五五年十月二十四日:“到二里溝出席漢語規範預備會議。”《積微翁回憶錄•重版後記》一九五三年一月二十二日:“前請科學院贈毛《金文說》,屢思上書表求教之意,又因其日理萬機不果。昨聞李達言,因決作緘,今日起草。談共和問題,次談文字改革事,謂余不謂然。昔痛罵錢、黎(逢彬按:錢玄同,黎錦熙),今所見猶昔日也。(逢彬按:積微翁並不反對漢字簡化,但堅決反對漢字拉丁化)。再訪李鶴鳴,問毛示信詳況。”《積微翁回憶錄•重版後記》一九五三年四月一日:“晨録與毛公書,言治文字學三十餘年,小有心得。單字如神、禱、反、聰、詩、經、縊,通則如形聲字聲旁有通借、同義字構造多相類、會意字加形旁必犯復等。私謂此種文字於愛國主義教育有益;而今日提倡漢字拉丁化者為毀滅遺產,可以引導國家民族之分裂。惜得一人能力有限,研究多年成績尚小。欲得一集體研究,使其擴大與系統化,庶他日成為學科,使學子易解,加強愛國精神云云。”《積微翁回憶錄•重版後記》一九五四年二月一日:“余志宏來,談及文字改革事,述一九五〇年教育彙報時毛主席曾表示拉丁化之不可行。聞之甚喜。信哉,毛公之睿智也!”漢文字改革歷經多年,其中故事未必人儘知之,以史為鑒,可探明朝。今日得以不握筆橫書拉丁文,著中文、寫漢字,着實當感恩當年那些睿智明達之士。善哉,幸未妄改之漢字。

精彩短评 (总计22条)

  •     杨先生本身学术水平很高,这本回忆录对当时学者的研究情况进行记载,有利于学术史的探讨。
  •     以很短的时间,体会人家走过一辈子的路,值 !!
  •     买椟还珠地翻了,记人事很略,要是有日记就好了。最爱记录别人如何夸自己,还假装谦虚一下。最刻薄的是对黄侃之死的态度,一路攒下的修养厚道全败光了。
  •     好多八卦,尤其是关于黄侃的。
  •     越發喜歡這種平實而又時時有真言的文字。今天在水泥地上硬撐著站著寫筆記,倒是再把谷永傳看了一遍,還有很有意思的王嘉。
  •     透过杨老先生的会议,能了解许多学界往事,这是今天我们所不熟悉的
  •     这本书采用年谱式的叙述方式,作为一般读者来说可读性不强;对研究杨先生学术的研究者来说,视为一种参考资料或许差强人意。
  •     得多读,多学啊
  •       日前,友人質疑:“何以近日文字皆以繁體?”答曰:“回顧國粹,兼以思考一統之後簡繁體漢字之趨向,本乃舊業所好,并非作態。”的確,很長時間執迷過文字研究。
      文字研究,自然,先讀許慎之《說文解字》,而後,段(玉裁)、朱(駿聲)、桂(馥)、王(筠),說文四家著作不離左右。文字釋義者為訓詁學,文字横竪筆劃所以者為文字學,即小學六書:象形、形聲、指事、會意、轉注、假借是也。簡繁體改革規範應用,於釋義無礙,於六書之學有疑。擧“尘”、“塵”簡繁二體為例,二字横竪筆劃所以皆屬會意,“尘”字會意曰:“小土為尘”,“塵”字會意曰:“鹿奔揚土為塵”。然而,如同此例合乎六書之說者,在一字同義、簡繁異體中,似并不多見,此乃為漢字簡化規範之莫大遺憾。“鹿奔揚土為塵”較之“小土為尘”,似更多一些詩情畫意乎,故有驕傲中華書法藝術之存在也。
      漢文字改革一事,始于太平天國,認真規範改革則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葉,歷經數百年,宗旨皆為弘揚文化、普及教育之善良愿望,然而,改革探討之中,如康(有為)、梁(啟超)、谭(嗣同)一類欲將漢字拉丁化、拼音化的聲音,并非一二。
      近日,讀語言文字學家楊樹達之《積微翁回憶錄》一書,其中與文字改革相關數則,閱之再三,甚有感觸,茲録於下,因《積微翁回憶錄》一書系作者據日記再行編撰,并非日記原件,故文鈔先依著作文字編排,後依編年先後:
      
      《積微翁回憶錄•補編》一九五四年二月十八日:“……休息期間,周小舟問余呂叔湘書及文字改革意見。周似主拼音,余則力言不可。”(周小舟者,另見《積微翁回憶錄•補編》一九五三年十一月十四日:“遇新政委周小舟,乃師大同學云,曾聽余修辭學。” )
      
      《積微翁回憶錄•補編》一九五五年七月二十二日:“……科學院語言所開會討論漢語規範問題,請出席。余正躊躇,又得羅書,云萬一天暑不能出席,請與師院商量別派一人代表出席,以湖南祇邀余一人也,因與鐵錚談之。”
      
      《積微翁回憶錄•補編》一九五五年九月三十日:“……季範追踪而來,云主席邀午飯,章行嚴、譚戒甫已到,待余至入席。隨季車入南海見主席,謝來遲之咎,主席云不遲也。飯後談到文字改革,余與章、譚皆獻疑。”
      
      《積微翁回憶錄•重版後記》一九五五年十月二十四日:“到二里溝出席漢語規範預備會議。”
      
      《積微翁回憶錄•重版後記》一九五三年一月二十二日:“前請科學院贈毛《金文說》,屢思上書表求教之意,又因其日理萬機不果。昨聞李達言,因決作緘,今日起草。談共和問題,次談文字改革事,謂余不謂然。昔痛罵錢、黎(逢彬按:錢玄同,黎錦熙),今所見猶昔日也。(逢彬按:積微翁並不反對漢字簡化,但堅決反對漢字拉丁化)。再訪李鶴鳴,問毛示信詳況。”
      
      《積微翁回憶錄•重版後記》一九五三年四月一日:“晨録與毛公書,言治文字學三十餘年,小有心得。單字如神、禱、反、聰、詩、經、縊,通則如形聲字聲旁有通借、同義字構造多相類、會意字加形旁必犯復等。私謂此種文字於愛國主義教育有益;而今日提倡漢字拉丁化者為毀滅遺產,可以引導國家民族之分裂。惜得一人能力有限,研究多年成績尚小。欲得一集體研究,使其擴大與系統化,庶他日成為學科,使學子易解,加強愛國精神云云。”
      
      《積微翁回憶錄•重版後記》一九五四年二月一日:“余志宏來,談及文字改革事,述一九五〇年教育彙報時毛主席曾表示拉丁化之不可行。聞之甚喜。信哉,毛公之睿智也!”
      
      漢文字改革歷經多年,其中故事未必人儘知之,以史為鑒,可探明朝。今日得以不握筆橫書拉丁文,著中文、寫漢字,着實當感恩當年那些睿智明達之士。善哉,幸未妄改之漢字。
      
  •     49以来,也成了可以通天之人啊
  •     希望日記全文能早日影印出版
  •     国粹个屁,都是国渣。封建余孽一个。
  •     八卦比较多,适合学术式娱乐活动
  •     日記選錄
  •     修订版
  •     杨树达的回忆录,像流水帐一样,好像觉得没有一点儿生命意识,怀疑并非其原日记之忠实编辑,受到了49后政治影响,很多重大事件都没见
    他还很尊重陈寅恪先生的,好多次提到他,借以自重,还让人有些感叹
    他似乎很喜欢曾星笠,而对黎锦熙深恶痛绝,大骂“不学无术”,想求时人史料一探究竟PS:黎是毛的老师
    还有纸张不太好
  •     好书!非常喜欢!
  •     只记得记了很多夸自己的话和贬黄侃的话
  •     从前读过,做笔记若干,近日偶然翻阅,发现遗漏未笔记之处甚多,又通读一过。作者为一等一高手,摘编的日记中甚多学问心得,甚多前人学术之评骘,甚多学林八卦,可谓学人日记、回忆录中最上等之作
  •     回顧國粹,兼以思考一統之後簡繁體漢字之趨向,本乃舊業所好,并非作態。
    今日得以不握筆橫書拉丁文,著中文、寫漢字,着實當感恩睿智明達之士。善哉,幸未妄改之漢字。
    深得吾心。
  •     先生好学问。拜读了。
  •     天天死磕这本书……
 

高中一年级,室内设计装饰装修,饮食文化,茶酒饮料,文化评述,历代帝王,戏剧艺术/舞台艺术,中国医学PDF图书下载,。 电子图书下载网 

电子图书下载网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