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袍子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文学 > 叛逆/成长 > 雪袍子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年8月
ISBN:9787536057524
作者:西篱
页数:230页页

章节摘录

  第二章 我来自风镇  1  列车哐当哐当的声音,好像是可以把所有的事物掩盖起来的。  比如我现在,就把自己隐藏在这声音里面。  我蹲在车厢的一个角落里,紧紧抱住自己的脑袋。哐当哐当的声音,轰轰烈烈,抵挡着像狂风一样、一阵一阵地想把我卷走的那些东西——紧张、恐惧,以及别的我一时说不清的东西。  大段大段的时间里,车厢里的人好像全部麻木起来,或者说,他们都被哐当哐当的声音催眠了,直着脖子睡了……其实,他们都睁着眼睛,只是不说话,好像失去了某种知觉,不动,眼珠子定定的,想事情,或者不想,像我一样。  我,周忻,一个对什么都觉得新鲜,喜欢在街边、在高处看风景的小孩。当我专注或者愣神的时候,脑袋就会稍稍偏向一边,双眼聚焦到左前方……人人都知道我的视力不太好,你大概知道那是个什么状况。我们班上一个两岁就跟着外婆生活的小孩,小时候发烧,给一个乡下医生打了两天针,结果,他听不见声音了,而且是他打工的父母回来才发现的。  像我们这种自生自长的,别人叫留守孩子,有一点这样那样的状况,是毫不奇怪的。  我近视加弱视。这使得我看见的东西,和别人不太一样,颜色,形状,表情,等等,等等。世界上的东西,在你们的眼睛里出现的时候,忠诚地、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它本来的样子。可是,当你们看清楚所有东西的时候,却看丢了它们身上的光。  我看见了,所有东西都有光芒,它把这个东西包裹起来,改变了它的形状,给我带来不一样的感觉,甚至让我惦记,让我产生喜爱和眷恋的感情。  我喜欢它们被改变了的样子。  有时候,我就是同谋:是我说变,它就变了,不用等待,没有过程,变的速度,变成一个什么样子,得看它和我的心灵感应。有了这个感应,它就可以百呼百应,我要它是什么就是什么。  这令人着迷得不行:世上的东西,可以不分真相和幻觉,你可以尽情想象,爱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那就是自己的世界,随心所欲地想象的世界!举个例子,早晨去学校的路上,你可以用眼睛变戏法一眼皮子一眨,红色的气球在天上飞,哦呵!再一眨,一串赤橙黄绿青蓝紫的气泡又过去了,从你头上方飘过去的……低头看,草地上的水珠闪m几道金光,有短有长,闪烁得越耀眼,消失得也越快。曹操说,譬如朝露,就是它了,是一瞬间的钻石。  这些是清晨的魔法,每个迎着朝阳、踏着露珠上学的小孩,都会看到的。  中午也有中午的魔法——你一直以为,街边的小个子圣诞老人,在对自己嬉嬉笑。走近,才发现,其实是个被交警挪来挪去的雪糕筒。  不过,用不着失望,你还有好多美的享受呢:比如说樱桃树的枝子模模糊糊,好像是樱桃花开了,淡绿的花朵一咕噜一咕噜,缀满枝干……  夜晚的魔法也随处可见。  有一回,很晚了,我还在街头晃悠。看那夜间的路灯,就是一团光剑闪烁的金色大球。那是秋天,已经很冷了。我从街头走到街尾,又走回来。不多久,天空开始飘毛毛细雨,有点像雪。我扬起头来,对黑黑的天空里喊:“雪啊,J陕下吧!下多点,把我盖住!”我一眨眼,远处的路灯又变了,像巨大的烟花。  我就站在黑黢黢的街头,眨巴,每眨一次眼睛,再看,那些烟花里光剑的运动和形状,都不一样……  就这样,只要一睁开眼睛,哪怕只一秒钟,你都可以在光线的变化里,重新塑造世界的面貌和形象,像转动哗哗响的万花筒。  世界就是万花筒,多么令人开心!你眨巴着眼睛,看啊,看啊……你津津有味,乐此不疲,没个够。  当然,也有上当的时候。比如走夜路,总是踩到水潭里去,弄得裤腿又湿又脏,冰溜溜的难受。  而且,这样的错误,一不小心又会重复一一因为,积水的地方,看起来那么干净、平整,像镜子一般,像最光洁的泥土路面,倒映着微弱的夜光,黑暗里,你想都不想就抬腿……  2  蹲得太久了,我站起来,头晕得差点跌倒。如果我还是在地球上,那么,地球真的就在我的脚下滚动,我几乎无法站住,身体轻得不像是自己的。  那个我跟他一起上车的大哥哥,凑到我耳边说了句什么,我听不见。火车哐当哐当的声音,是可以把所有声音、所有事情都挡到一边的。我晕乎乎地睁不开眼睛,双腿发软,干脆坐下去,用膝头顶住脑袋。  想不起来,我在风镇上,不好的感觉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是有些时候了。  一切应该有个兆头,有个提示,比如说,一个噩梦,或一只上学路上“嗖”地掠过的黑猫,留下半片影子……或者半夜三更的狗叫,连叫几天,让大伙儿一直猜测……或者是野地里的乌鸦,嘎嘎地,一会儿慢声慢气,一会儿又叫得惊惊慌慌……  都没有。  它一定是和孤独结了伴,像蛇一样,悄悄爬到我心头的。  它悄悄的、慢慢地,像狗尾巴在家门口扫过来、又扫过去,像蚂蚁呼朋引伴越过树根……  那些天,我恍惚得很,很少开口,话都懒得说,食物的滋味也忘记了。口琴很久不吹,在书包里,也有了灰尘和铜锈的气味。  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一闲着就发愣,一发愣的时候就看天空。  “你流鼻血了吗?说呀!”小根说,“你们快过来呀,周忻流鼻血了!”  我只是在看天空。天空无穷无尽,它的光线,云朵,任何时候都不一样。就算我不分白天黑夜,一直睁着眼睛,也看不完它们的变化  仔细想想,应该是在春天和夏天交接时开始的。  那段时间里,土路上,街道,学校,人们的鞋底劈啪响,汽车和拖拉机的轮胎碾了又碾,到处都会弹起大片大片的灰尘,像魔鬼的披风,想卷住什么,又很快被风冲散,了无痕迹。我得不停地用袖子捂紧嘴和鼻,免得将灰尘吞到肚子里。灰尘扬过之后,你想把什么东西看清楚,都觉得很累。  我感到烦躁,会做噩梦,黑色和灰色的梦,在梦中看见很多奇怪的东西,比如狗吐出来的舌头,又长又薄,卷得像南瓜花,灰色的,好像它刚刚吃了很多泥浆。  类似的梦很多很多,几乎天天有,醒来后什么都说不清。  大白天,需要聚精会神的时候,我却心不在焉,把握不住自己。  我使劲闭上眼睛,到不得不睁开的时候,才睁开。  可是,这并没有让我打起精神来。即使是在明亮的太阳底下,我也莫名其妙地不安。  我总想一个人呆着,到可以听得见云和风的地方呆着——风镇东边出口的山坡上,最高处的一块大理石,离天空很近,那是我的嘹望台。它又高又陡,爬上去得手脚并用。  我大半天待在那里。  天空灰蒙蒙的,平时总在我脑子里咔嗒咔嗒响的时间的声音,被无处不在的灰云裹掖起来了,融化了。  天空下面的大地,越来越宽阔,悄悄地起伏。  忘记坐了多久了,屁股发硬,疼起来。我用双手垫在屁股和石头之间,每隔一段时间,就翻一下手掌。  山下的大路袒露着,尘土从路上一直弥漫到空中,到处是呛鼻的灰尘的味道。  灰尘散开之后,我可以望向很远的地方,比如天边的大山,以及我守望着的山坡下的这个小镇,小镇和远山之间的这条河流,像珠江流域上一枚小小的月牙。  和中国其他一千多个县的县城一样,风镇的人们安分守己,过着宁静的日子。所有穿州过省去两广的汽车,经过这里。  没完没了的汽车发动机呼呼的声音,让人瞌睡。  有几次,我几乎睡过去了。  又一辆货车喘着爬上来,拉了一车猪,全是白色的,大个,一看就知道是外国的种,我赶紧捂紧鼻子,外国的牲口肯定臭!  天边的山,一座接一座,肩并肩,像农历三月初三,少数民族同胞手拉手跳锅庄。它们座座相连,围成巨大的高原盆地,将县城保护在其中。它们是世界的边缘,是风镇孩子们看得见的、最远的地方。山顶上的树林子,像冬天老人戴了帽子。  大山的颜色,一天之中有很多次变化,黎明,中午。下午和傍晚,夜里头。  阳光变了,它们也变。  早晨,空气很干净,大山很近,山上的沟壑也看得清清楚楚。  中午,太阳当顶,它们被推远了,而且烟雾弥漫,模模糊糊。  傍晚,太阳落山的时候,西边山坡的颜色美极了,像披着最最华丽的毯子  ——你从来没有真正看见过的,玫瑰红的大毯子!  那毯子将所有白天的光芒带走,又将黑夜的序幕轻轻打开。  我尝试过,在大理石上一直待到深夜,看天空、大地,和远山的变化。

书籍目录

第一章  蛇衣第二章  我来自风镇第三章  人鼠第四章  梦神第五章  受伤第六章  时光倒流第七章  菠萝眼第八章  自由第九章  忧郁兄弟第十章  石头第十一章  黑色爱丁堡第十二章  白日梦第十三章  LET IT BE第十四章  北川再见第十五章  酒神泣第十六章  银匕首第十七章  异香第十八章  鸽子第十九章  神秘男人第二十章  众声齐唱第二十一章  雪袍子

编辑推荐

  一个成长的寓言!关于爱的梦想,关于音乐,以及在音乐中消逝的忧郁!  13岁少年的流浪经历,美丽又忧伤的成长心理小说,中国作协2008重点选题作品!  世上的雪有两种,一种是冰冷的,一种是温暖的。  他想:如果妈妈正在回家的路上,她一定累了。如果她是一棵麦苗,就让雪袍子把她盖上……

作者简介

雪袍子——
寓言和梦想
13岁少年的流浪经历
美丽又忧伤的成长心理小说
中国作协2008重点选题作品
《雪袍子》内容介绍
据说,蛇的一生要蜕皮很多次,每蜕一次皮,它就长大一些。
我们的主人公,在十三岁的那年,生命中发生一些事情,让他感受到比蜕皮更难以忍受的疼痛……
他本来是一个对什么都觉得新鲜,喜欢在街边、在高处看风景的小孩。在他看来,所有东西都有光芒,早晨、中午、夜晚,各有自己的魔法,世界就是万花筒。
但是,孤独像蛇一样,悄悄爬到留守孩子的心上。
他没有母亲。
童年的生活,是他一生中最美好、最漫长的时光,因为,有音乐,有爷爷、爸爸的爱。
他梦想一所窗明几净的学校,有各种肤色的小朋友,有暖和的被子和干净的枕头。任何时候,不会有人觉得孤独。他管理它,并做敲钟老人。
然而,一次意外,导致他仓惶流浪。
人贩子,老鼠窝,大城市的声音像冰激凌,有些甜蜜,但不解渴;又很远,像梦中的河流的声音。
他做各种各样的梦。
梦,是小孩子的神,他们需要它告诉自己所有事情,给自己这样那样的提醒。人在梦里是无所不能的,比如,时光倒流,病中的他,可以从地心里浮出来,他去到彼岸,像风一样,进了爷爷的书房,说:“爷爷,是我!我来了!”
他结交了一些好朋友,认识一些美好的人,经历各种既温馨又令人惆怅的事情。
他小心保护自己,也保护因为地震而患上忧郁症、离家外出的孩子。他们一起研究自己所能够想到的各种问题:人为什么长成这个奇怪的样子?脑袋大,没翅膀,腿粗,蜻蜓都不如……
为了获得自由,他们幻想自己是狸猫,不和人相处,而是和狸猫在一起的狸猫……
在被贩卖的过程中,他逃脱,获得了自由,作为一名“孤独勇士”,他解救了所有被人贩子控制的孩子。
成长是在一些瞬间被发现的,从镜子里,从阳光带来的膨胀的快乐里。
哪个少年人不欣赏自己呢?
爸爸曾说:“带着镜子上路,就有光,能找到你想要的。”
他带着镜子在城市里游荡。
他就是我们看见的那个男孩,但又不是。
某些时候,男孩和男人是一样的。如果有陌生目光盯住他,他回过来的,一定是一个男人的目光。它让人联想到孤独、黑暗、旷野。他还没有长成男人,但天生熟悉这种目光。
令小孩子最最难受的事情是,他可以安排一出戏,却安排不了自己的命运,只能继续东藏西躲。他永远留不住什么,也无法和那些自己喜欢的、给自己带来了温馨感觉的人长久厮守。
孤独中,他每天和城市广场的雕塑聊天:“石头石头,无论白天黑夜,你都睁着眼睛哦。我爸爸脸上飘拂着忧伤。但他的眼睛像天使,很善良。他会用音乐对你说话,把世间的一切,用歌儿唱给你听。你如果看见了他,给我说一声哦……”
他是一粒尘埃,随风吹着,四处飘着,尘埃要去找另一颗尘埃。
他思考时间,眷恋音乐。
音乐帮助他,帮助在地震中失去亲人的孩子,把忧郁带走……
他和他的朋友们,在城市街头做着白日梦。他们将黄丝带系在石榴树枝上,祈愿雪袍子覆盖大地的伤口,呵护那些大地深处的灵魂。
他渴望奇迹,并亲眼看到梦中的大桥。惊惶之中,他爬上去……熟悉的、陌生的歌声,从天空传来,从梦中传来,从江面上飘来,轻柔,体贴,是巨大的安慰,是爸爸的怀抱,是所有亲爱的人们的面容……
四季轮回,又是白雪的寒冬。
爸爸带他回到乡下,把他身世的秘密告诉了他。
原来,他是一个弃婴,一个外出打工的少女扔下的孩子。
世上的雪有两种,一种是冰冷的,一种是温暖的。
他想:如果妈妈正在回家的路上,她一定累了。如果她是一棵麦苗,就让雪袍子把她盖上……
经历逃亡和苦难,感受痛楚和悲伤。渴求抚慰的孩子,敏感多梦的少年,他拥有生命的自豪,看到生活更多的美和希望。
爱、包容,给予他力量,去迎接此后的漫长人生。

内容概要

西篱,本名周西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理事。
已经出版长篇小说《夜郎情觞》、《东方极限主义或皮鞋尖尖》、《造梦女人》,散文集《迷惘的女性》、《与人同居的猫》、《逆境求生》等,诗集《西篱香》、《西篱短诗选》、《谁在窗外》等文学作品10余部,发表电影剧本两部。曾获贵阳市文学艺术成果奖金筑文艺奖,广东省新人新作奖提名奖,音乐剧《南天雷神》入围第二届老舍青年戏剧文学奖。
电子邮箱:zhou.xili@yahoo.com.cn
博 客:西 篱 香http://xili2321.blogcn.com(小说)
新浪西篱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ouxili(诗歌及日志等)

图书封面


 雪袍子下载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2条)

  •     读西篱的小说《雪袍子》所想文:周日升近日在时下这个充满投机,喧嚣,虚假炒作,为了名利各费心机的所谓的"文学"溃滥氛围下,我有幸读到了女作家、诗人西篱的最新长篇小说《雪袍子》, 过程里除了欣赏西篱的非常诗意的让人充满幻想和幻像的语言外,更让我思索很多,诸如一些社会问题,家庭问题,还有亲情,友情,以及所有在底层讨生活的人们的境遇和心路等."为什么这个时代的父母们都要离开家乡呢?"这是小说13岁的主人公"周忻"的发问.在我们的国家,有多少农村的孩子因父母双方或一方外出务工,迫使他们成为生活失助、心理失衡、亲情失落、安全失保的留守儿童,这已经成为一种严重的社会现象,这一现象也导致很多社会问题产生,诸如农村土地的大面积荒废问题,青少年犯罪率的提高,家庭分裂问题等问题.认真读西篱的文字,你尽可以从文字中感受到她对生活的观察和感受的入微,照见她的文学积累和生活积累是多么的丰阅.而这些的背后也足能表露出她一定在自己的生命历程中遭遇过超于常人的磨难.无疑在关注并以那些"自生自长的,有一点这样那样状况的"留守儿童、问题儿童为主人公的成长小说中,《雪袍子》是难得的一部,因为它以这个时代为大背景、关注并记录下当下这个特定时代中的普遍的成长问题.好的文学作品都是有时代特征和大时代背景的,是反映时代的.《雪袍子》,可以这么说,这本书又荡涤了我的内心,并让我重新开始思索很多问题,比起那些被传媒炒得沸沸扬扬的除了写自己身体便不再能写出其它的所谓"美女作家"们来说,西篱才是真正的美作家.因为她有正确的人生观和社会忧患意识,她与底层是站在一起相拥的,这样的作家是伟大的,受人尊仰的.一日偶读西篱的博文<<钻进文学的核心>>,让我更加慨叹这个时代的作家能如西篱者几人?!!!!!!周日升2009年9月18日于山西大同非喉造声死人屋
  •     评论一:留守儿童的成长心路梦亦非据《人民网》报道:“父母双方或一方外出务工,在中国催生了一个特殊的农村少年儿童群体——‘留守儿童’,其人数已达5800多万,其中4000多万年龄在14周岁以下。这一群体中普遍存在的学业失教、生活失助、心理失衡、亲情失落、安全失保等问题,引起了中国各界越来越广泛的关注……根据中国妇联发布的《全国农村留守儿童状况研究报告》数据显示,大部分省份的农村留守男童多于农村留守女童。在全部农村留守儿童中,男孩占53.71%,女孩占46.29%。”女作家、诗人西篱的长篇小说《雪袍子》中的主人公,14岁的少年周忻,便是这不幸的留守儿童中的一个,他的父母都在广东打工。在贵州农村,成年人基本都去广东打工。上到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下到十七八岁的年轻人,留在农村的留守儿童,都是小学生与中学生。学生们并不热学习,最大的愿望是赶快读完初中,拿到毕业证之后去广东打工,“初中不毕业,打工不挣钱。”类似的标语在贵州农村比比皆是,农村教育的维系目标仅仅是让孩子们在学校呆到初中毕业罢了。因为没有父母在身边监护,农村儿童的教育基本都荒废掉了,可以说中国城市的发展是以牺牲几代农村人为代价的,打工毁掉了中国农村的未来与幸福,中国农民打工所收获的微薄的收入,大多数是用来修建贫民窟一样的砖房(这些砖房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善农村的居住问题,反而侵占了不少耕地),不是用来让子女接受良好的教育;因为打工,农村的土地大面积丢荒;因为打工,农村少年的犯罪率一直居高不下,抢劫、杀人、进入黑社会的现实很普遍。问题少年赵贵欺负了周忻,周忻在反抗中将赵贵推翻在地,头上磕出了鲜血,周忻以为打死了人,逃离学校,一路南下去广东寻找他的父亲。在一路流浪到广东,在广东的过程中,周忻被坏人抓起来,被迫行窃,他因此认识了一些小伙伴:雅克、阿黄、阿星、北川……雅克的父亲忙于恋爱,没空管他,阿黄的父母在外地做生意,也不曾管他,阿星年纪小小就要卖报纸,北川是流浪儿童,都是没有父母之爱的不幸者。这些农村、城市的“留守儿童”误入岐途,带来了社会问题。他们没有本该得到父亲宠爱的童年,没有得到良好的教育,一步一步远离正常家庭与学校,在城市的底层讨生活。《雪袍子》关注的主人公是留守儿童,但它是一本成长小说。人一生中最苦闷绝望的不是成年之后,而是少年时期,在这个关键的青春发育期,人最容易绝望、自杀、畸变……雅克属于对底层非常好奇、逆反于家长的类型,阿黄属于自暴自弃的类型,北川属于不知何去何从的类型,只有贵州高原来的少年周忻是一个上进少年的形象,这与他当教师的爷爷的影响有关系。在一路浪流的过程中,他也失望过、迷失过,但他一直并没有绝望,总是抱着希望前行。他在路上两度接受过北川的哥哥的帮助但又不相信他、他被抓进“老鼠窝”、被迫行窃,但最后设计逃出坏人的控制并报警,从而消灭了这个摧残少年们的黑窝点,他跳下水救模特,他帮助北川寻找哥哥,他照顾因母亲吸毒而被弃的小女孩丁丁。在小说中,他是一个上进、机智、善良但又胆小的少年形象,以这个正面形象,串起了这些形形色色的成长中的少年们。他们在成长过程中碰到种种问题,因为缺少父母之爱,他们只能自己摸索着去解决这些痛苦而凄惶的问题。虽然问题少年们因“留守”而被毁掉的不少,但值得欣慰的是还有周忻这样的正面形象存在。我们很少知道少年们成长过程中的惊心动魄的历程与心路,这部小说,揭开了这片神秘而让人痛心的一面。塞林格的《麦田守望者》是西方少年的成长故事,余华的《在细雨中呼喊》是中国打工时代之前农村少年的成长故事,而《雪袍子》则是中国打工时代农村少年的成长故事,时代与国家不同,但少年们成长过程中的害怕、迷茫、勇敢却又是共通的,每个人都要经过这个决定一生幸福与否的“大考场”。在以留守儿童、问题儿童为主人公的成长小说中,《雪袍子》是难得的一部,它关照时代、关注心灵,记录下这个特定的国家特定的时代中的普遍的成长问题。虽然写的是少年,但西篱的语言却非常诗意,也许这与作者是诗人有关系,诗人们在小说中所使用的语言是没有经过诗歌训练的作家们所无法比拟的。小说采用的提第一视角,从“我”的角度进行叙述,带来倾诉感与亲切感,而少年在恶劣环境中的种种浪漫的想象,则有如电影强尼·戴普主演的电影《寻找梦幻岛》中的那种“瞬间幻境”,给小说增加了张力,也给小说增添了一层梦幻色彩。当“我”在回忆到听爸爸拉琴的时候,西篱这样写道:“当我听到自己喜欢的声音的时候,我们的木房子就会漂浮起来,我就要飘到窗外,飘到远处的树枝上,甚至飘到更远的松树林那边去。”这种感觉完全是诗意的,是诗歌手法的。在写“我”吹过口琴之后,“人们的背影移动,像被镶了一道亮边。等他们退场,世界敞开,被装扮成芭比娃娃的金色姐姐,完美得像个假人。”这就是诗与哲学相混合的小说写法了。诗意的语言、诗性能关怀,让小说在悲悯中增加了诗性的浪漫与幻想。在小说的结尾,“我”与爸爸去寻找妈妈,如是结尾:“妈妈不会冷的。她喜欢雪吗?一定喜欢的。雪纯洁、温柔。如果没有雪的拥抱,土地怎么能够在春天醒来呢?如果妈妈正在回家的路上,她一定累了。如果她是一棵麦苗,就让雪袍子把她盖上。”2009/09/16,阴书名:《雪袍子》,西篱/著,花老太太出版社2009年8月第1版,28.00元评论二:诗神与爱神编织的成长寓言——评西篱长篇新作《雪袍子》周思明西篱善于在诗、散文、小说这三种文体间徜徉,她娴熟地做着正反两个向度的精神体操。长篇小说《雪袍子》仍不例外。布封说:风格即人。也许,这是她的一个定数?上升到较抽象的高度说,西篱的写作显然秉承了浪漫美学。她写小说,像孙猴子屁股后面藏着根旗杆——浪漫的、诗化的、梦幻的旗杆。这让我忽然联想到异域的德国浪漫美学来。德国浪漫美学从早期浪漫派的兴起,到当代的新马克思主义美学,已然经历二百年历史。人们已经看到,这一思维传统是如何像寻访神灵的诗人,拼命在寻找人生的诗。不管是诗的本体论也好,还是本体论的诗也好,最终都是为了解决经验与超验、现实与理想、有限与无限、历史与本源的普遍分裂,渴望人向诗性的生成、人生向诗境的生成。我以为,这种渴望特别适合作为西篱这部长篇的写作主旨。简单说,《雪袍子》是一个关于成长、关于爱的寓言。据说,蛇的一生需要蜕皮多次,每蜕皮一次,它就长大一点。小说主人公周忻在13岁时发生的人生变故,让他感受到比蜕皮更难忍受之痛。经历逃亡和苦难,感受痛楚与悲伤之后,是爱给予他力量,让他有勇气迎接今后未知的人生。他没有母亲。但有爷爷和爸爸的爱。那次意外,导致他流浪他乡。人贩子,老鼠窝,大城市的噪音一股脑袭来,令他不知所措。他做了各种各样的梦。他结交伙伴,认知美好,经历温馨,体验惆怅。在被贩卖的遭遇中,他逃脱了。作为一名“孤独勇士”,他解救所有被人贩子控制的孩子。爸爸说:“带着镜子上路,就有光,能找到你想要的。” 周忻就带着镜子在城市四处游荡。而成长是瞬间被发现的,从镜子里,在阳光下。显然,《雪袍子》当属“成长小说”。拿《雪袍子》与《孤独之旅》以及更早的《三毛流浪记》、《小铃铛》、《小布头历险记》等成长小说相比较,虽说彼此有题材领域的区别,故事性也有强弱之分,但它们均是从“成长”主题或“孤独”主题来切入文本的。只是,西篱这部长篇再度发挥了文本的诗性化特征和诗意性存在的特长。这一点,我在阅读过程中已经有所发现。我其实很想跳出以往读西篱小说的思维定势另辟蹊径。我甚至想,她何以不换一种写法,进行另一种风格的小说写作呢?转念一想,要是那样,西篱还是西篱吗?要是那样,她可能变成张欣或者盛可以了。阅读中,我窥见《雪袍子》底下掩饰不住的诗的气息,体验着主人公“成长”的温暖与悲凉。小说在“诗化”的主题、语言和细节的紧密胶结中,将我一步步地带入到诗意化的成长世界。在与小说文本的交流对撞过程中,在细读文本的喜怒哀乐中,我发现和体味了文本的诗意魅惑,从而感悟文本,也共鸣于文本所传达的感人成长经验。西篱小说优美的诗化语言,优雅的写作姿态,忧郁悲悯的人文关怀,执着于古典主义的审美情趣等等美学因子,让我感动。《雪袍子》写得很稳健,疾徐有致。尤其是语言,纯净,透明,单纯,明白,并带有浓淡不一的诗味。对话很多,类似话剧或影视对白。情节性不强,更象散文,有的地方简直就是散文诗。细节也刻画不多,全部文本占篇幅很大比重的是情节的推进和人物对话,少有细节的描写和环境描写。这就与一般意义上的小说阅读经验拉开了差距,这也许才是西篱。也就是说,这差异正好体现西篱小说文本的诗化审美诉求。诚然,举凡诗化小说,其情节叙事性不强,代之以诗意化的笔触和意境,它追求小说的语言美、意境美和含蓄美。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沈从文、废名、何其芳、冯至、萧红、汪曾祺等都是这种风格的代表。“诗化小说’本质上还是小说,它与诗毕竟不同。诗本质上是抒情的,思维是跳跃的;而诗化小说则仍是叙事的,只不过它是诗意而唯美地讲述一个故事。无疑义地,《雪袍子》正是以此方式进行与完成的。西篱追求艺术感染的浪漫效果,追求文学的永恒魅力,同时也汲取西方古典儿童文学以安徒生童话为代表的悲剧精神,因而使作品具备了超现实主义的可能。我认为,《雪袍子》与安徒生童话具有某种精神的联通,某种意义上,小说闪烁着“丑小鸭”的光彩。西篱的寓言小说借助成长题材,塑造了周忻、爸爸、爷爷、赵贵、小根、北川、阿星、阿黄等一系列形象,品味后不难发现他们身上无不闪烁着爱的光彩。尤其是,爸爸和爷爷不是周忻的亲爸爸亲爷爷。但他们对这个不幸的孩子倾注了胜似血缘关系的爱。小说以孩子的角度写道:“爸爸的道理,比爷爷的道理更单纯。他说,一个人活在世上,得诚心诚意地爱一些东西……总之,你得让自己的心有寄托,得深信不疑,凡是你所爱的,最后都会给你回报。我相信,是这两个好人,在我的骨头里种下了什么,任何时候,只要我认真想想他们的话,一颗小心儿就会平静下来。”当年,周忻的母亲王小丫生下他后,就偷偷将他丢弃,是爷爷将他抱回家,抚养大。在周忻的周围,在他生命成长历程中,聚焦着数不清的爱。这让他在生命成长中规避了难以承受的苦难与孤独。小说诗意化地传达主人公寻找爷爷、寻找妈妈的历程。在生命成长历程中,周忻在学会了机智勇敢,学会了真诚地爱人,更学会了如何面对人生的潮起潮落。高尔基说过,语言是文学的第一要素。语言也是小说魅力的一个重要抓手——小说的语言,有时甚至决定着文本的生死存亡。一篇优秀的小说,可能它的故事多少年后会被人遗忘,但它独具魅力的语言特色,却能被读者深深记住。我以为,《雪袍子》传达了有着一个诗意而又抽象的主题:在孤独与爱中成长。不论是环境、情节、人物,还是感人的细节,都是要通过语言来承载的。诗化的语言,是我进入《雪袍子》的第一元素。小说围绕“在孤独与爱中成长”这一主题展开描写,沉静优美的语句、语段随处可见。从小说文本滚烫炙热的话语上,我真真切切地体会了“人间自有真情在”这一朴素的真谛,把捉到了浓得化不开的“爱的诗意环境”、“爱的诗意的表达”以及“爱的诗意的人物”。《雪袍子》以风格独特的文本告诉我们:成长是一个过程,它肯定是充满了曲折与艰难,甚至悲凉与残忍,但正是有了爱的陪伴,才使得生命得以成长。从这意义上讲,孤儿周忻自幼被生母丢弃是巨大的不幸,但他遇到善良的爷爷和爸爸又是不幸中的大幸——因为,他从无爱的荒野重新回归到有爱的胸怀。小说中,阿黄和雅克等小伙伴对各自的来历都“不知道”,他们“都不是一个地方来的。有人是被卖到福建的,他自己跑出来的。有人是在街上迷了路。有几个,是老板从粤北山区带来的”。阿黄“就是在街上迷路,被老板抓来的。”而“雅克爸爸娶了个小三,雅克就从家里拿了一笔钱,跑了。”多么悲凉和荒唐!事实上,这种悲凉与荒唐并非绝无仅有。所以,“痛苦”与“爱”仿佛是化学中的“催化剂”,我们任何一个人的成长都会遭遇“痛苦”,也都渴求着“爱”,都需要这两样东西的“催化’,然后才能长大成人。尤其是“爱”,它对于生命成长的作用就像空气阳光、布帛粮食,须臾不可离开。相对于“痛苦”来说,它应该是一种常态──如果程度得当的话。它表征着一种人格的磨砺。它的存在使人少了许多虚妄与脆弱。它使人在坎坷的人生道路上有了一种成长的砥砺。所以。古人才说“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从来纨绔少伟男,自古英雄多磨难”。当然,如果仅仅拥有“痛苦”,而缺少人间之“爱”,这个世界也会变得非常冷酷,非常荒凉,非常不利于生命成长。雨露滋润禾苗壮,万物生长靠太阳。《雪袍子》让我感悟到,成长是少年生命历程的一次飞跃,但这种飞跃往往需要一定的条件以促其完成。而“痛苦”与“爱”就是成长的一场洗礼,一种必然,一种“催化”。成长不是一个结果,而是一个过程。也许,周忻就是你,就是我,就是他(或她),就是我们每一个人。周忻由“小男孩”成长为“小男子汉”,正是在“痛苦”的拷打和“爱”的抚摸中一天天成长起来的。读西篱的《雪袍子》,需要具备一颗“诗心”。没有一颗“诗心”,没有诗意的眼光,就无法感受诗化小说之美,也就无法诗意地享受当下的生活,更无法诗意地面对成长中的苦难与爱。其实,处在当下商业气氛过重、人们对于物质追求峻急、身体和灵魂都需要抚慰的时代,孩子们渴望能诗意地成长,成人们更希翼能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他们在漫漫人生旅途上更渴望诗意地徜徉于文学审美的芦苇丛中,做一根有思想的芦苇。通联:广东深圳市 深圳报业集团工会;邮编:518034------评论三:在雪的神奇袍子下,眨动眼睛王 诺如同“太阳把石头慢慢暖透”,西篱的最新小说《雪狍子》把我慢慢吸入、笼罩,让我沉迷于它那神奇的晶莹空间,不忍甚至不能离去。如同小主人公周忻,我也曾长期生活在近视、弱视和散光的眼睛所观察到的朦胧世界里;如今,在这酷热难挨的盛夏捧起这本仍散发着干草和木屑气味的新书,恍如又进入一个朦胧世界——一个巨大的、飘逸的、凉爽的、剔透的、闪着星光的雪做的袍子里——一个美妙的艺术朦胧境界,再一次眨动起孩童般的眼睛。这个世界有很多美丽瑰奇,视力太好、看得太透太清楚太科学的人是无福感受的。“当你们看清楚所有东西的时候,却看丢了它们身上的光。”近视加弱视的周忻看见“所有东西都有光芒,它把这个东西包裹起来,改变了它的形状”。他喜欢,不,应该说是沉迷于有光的事物、被光变了形的事物。日头当午的马路中央竟然站着小个子圣诞老人,而且还在对他嬉笑,走近才发现其实是被交警挪来挪去的雪糕筒。夜晚的路灯会下雪,他仰起头呼喊:“雪啊,快下吧!下多点,把我盖住!”可一眨眼,“远处的路灯又变了,像巨大的烟花。”纵使那路上的污水坑,看起来也“那么干净、平整,像镜子一般,像最光洁的泥土路面,倒映着微弱的夜光”,于是你想都不想就抬腿迈入,哪怕弄得裤腿又湿又脏,冰溜溜地难受。小小的周忻(准确说是作者西篱,她视力不佳,却常常刻意不带眼镜,目光朦胧,时而恍惚)指点我们领略朦胧之美:“世界就是万花筒,多么令人开心!你眨巴着眼睛,看啊,看啊……你津津有味,乐此不疲,没个够。”这是什么样的人生态度?什么样的生存方式?这是审美的人生,是永不失却童稚天真的诗意生存。这样生存着的人并非不明白道路上布满坎坷和泥污,并非不了解随时可能面对圈套阴谋甚至危险,但他们依然要以玉壶冰心面对他人和社会,哪怕是用朦胧模糊丑陋。他们心甘情愿地为审美人生付出代价。这个13岁的男孩有着超敏锐的感知能力,眼神不好反而更增强了他的嗅觉和听觉敏感度。在万物睡着了的时候,他经常醒着,“倾听夜的呼吸,倾听远方的林涛”溜进他的屋里“走来走去,蹑手蹑脚”。他久久地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深深地吸气,吸进远远飘过来的山上野花的味儿,“牛蒡草或者月季,或者蔷薇,它们顺着天空的路线走来,像一张透明的手帕,覆盖在我的脸上。”他听爷爷伊伊哦哦读古文和爸爸拉小提琴,感到小木屋漂浮起来,自己飘到窗外,“飘到远处的树枝上”。他听傍晚的钟声,“慢悠悠的,一声一声,贴着天空响,将空气拍开……再从天空里下来,往所有空旷的地方打着滚去——大操场、松树林的缝隙、河湾和峡谷,越滚越远,所有空气新鲜的地方,风流动的地方,全都轻轻地震荡起来”……大量细腻别致的感官印象描写密集地扑面而来,似乎不激活读者越来越迟钝麻木的感官,作者就决不罢休。感官是沟通人与世界的桥梁,亦是沟通意识领域和无意识领域的桥梁;然而感觉的真谛和价值却被过于理性的现代人严重忽视。为了生计,为了适应社会化生存,许多人努力地以理性对感觉严加约束甚至加以扼杀。感性的久久尘封和理性的畸形发展造成人格系统的失衡,也导致生存快乐感和幸福感的急剧降低。《雪袍子》和西篱的其他作品一样,为我们捕捉并表现了许许多多常人很少关注的感官印象之美,有助于我们开发自己的感觉潜能,使自己的感受器全面开放,越来越敏锐,让人生由各种各样、持续不断的审美体验组成。这样的人生难道不是其乐无穷?人生之乐还在于梦。做梦,做白日梦,幻想,是对枯燥乏味乃至艰辛痛苦生活的有效调剂,是不受外在限制、人自己可以决定自己可以创造的幸福快乐。和作者西篱一样,周忻经常做梦,经常在大白天的日常生活中溜进想象和梦幻的世界。他觉得,“白日梦的梦里世界,和现实的情况,并不是那么泾渭分明的,它们有时隔着薄薄的膜,有时干脆就连在一起。”“世上的东西,可以不分真相和幻觉,你可以尽情想象,爱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那是自己的世界,随心所欲地想象的世界!”他对此着迷得不行。在梦幻中他看到了许多奇怪的东西:星星成了叮当作响的小吊钟,小狗吐出又长又薄卷得像南瓜花的舌头,白杨树对他眨眼睛、瞪眼睛、笑眯了眼睛……即便在生命垂危之际,梦也能给他带来快乐:他在黑暗中漂浮,天空像一个巨大的罐子,“里面的空气是深蓝色的,有一种野生植物的怪味”。微风吹在他脸上,他向风吹来的地方滑翔过去。游出大罐子的唯一出口,他看到波纹细小得像绸缎的大海。飞过大海,他降落于大片原野。矢车菊用宁静、蓝色的小脸迎接他,“当我走过的时候,旁边的小脸,就拂在我的小腿上,而远处那么多蓝色的小脸,又轻快地微笑着,迎接我。”周忻坚信,“梦,就是我们小孩子的神。我难过得时候,安慰我;我孤独的时候,带我去另外的美丽地方,让我看草地上的花一朵接一朵地开,让朋友都回到我的身边……我害怕的时候,请把爷爷和爸爸带来。”梦神也是成人的神,是所有人的神。《雪袍子》是一部儿童文学作品,采用的也是世界儿童小说经典的流浪体结构。周忻这个纯朴而浪漫的农村男孩,在惊险刺激、险象环生甚至几乎丧命的都市流浪过程中,深刻体验了人间的邪恶与善良,终于找到了他心中的诗意与浪漫生活的象征——他的酷爱音乐父亲。周忻最后的选择是,回归淳朴的乡下,重返诗意的栖居。从儿童文学的角度考虑,作品张扬了童心、天真、想象、正直和爱——人间的爱和对大自然的爱。不过,在我看来,它更是写给所有人的作品。儿童是成人的老师。成年人不能总想着引导甚至教训孩子,还应当放下身段真诚地向孩子学习,常怀赤子之心,时常反思自己是否不再有儿时的想象与梦幻。梦和幻想,与感觉想象一样,都是诗意生存的必需;而诗意的生存,特别是诗意的人格,恰恰是我们这个民族急需培养的品质。中华民族原本有着悠久的诗歌传统,我们的民族在诗情画意方面原本不输于任何民族。然而,令人痛心疾首的是,六十年来的与人斗、与天与地斗和为权力及金钱财富斗,几乎把这个民族的诗意消弭殆尽。八十年代短暂的诗歌热潮迅速冷却。近二十年的实用主义、功利主义、虚无主义、消费主义和物质主义的横行,又使得人们越来越麻木,越来越实际、越来越专注于物质财富和身体享受、越来越远离精神、梦幻、情感、想象、感知——远离诗意。诗意人格的培养,其意义和价值远远不止于造就更多的诗人,也不止于发展文化事业提高大众文化水平,而是培养这个民族的敏感、梦想、想象、张扬、同情和正直,是培育独立人格和自由创造精神,是激发持续不断的革新原创。确保一个国家领先世界的绝不仅仅是科技、资源、工业和现代化设施,也不仅仅是政治体制,更为深层的原因还在于民族性格,在于建立一整套培养、塑造和呵护健康、乐观、诗意和创造性的民族性格的机制。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来看,《雪袍子》这部在感觉、想象、梦幻、童心方面有突出成绩的作品具有特别重要而且是时代急需的价值。(西篱:《雪袍子》,花城出版社2009年8月版,28:00元)(作者为厦门大学中文系教授)

精彩短评 (总计1条)

  •     过于琐碎 过于拖泥带水
 

高中一年级,室内设计装饰装修,饮食文化,茶酒饮料,文化评述,历代帝王,戏剧艺术/舞台艺术,中国医学PDF图书下载,。 电子图书下载网 

电子图书下载网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