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海传奇Ⅱ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文学 > 玄幻/科幻/新武侠 > 地海传奇Ⅱ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4-03
ISBN:9787020044085
作者:(美)厄休拉·勒奎恩
页数:319页

章节摘录

  他们似乎顺着山坡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距离,但其实或许很短;因为这里没有时间的流逝,没有风吹云涌,没有星星的升落。随后他们来到了这里的一座城市的街道上,阿仁看见这里房子的窗户中都没有灯光,那些死人站立在一些门道中,表情平静,两手空空。  所有的市场上都是空荡荡的。没有人叫买叫卖,没有人花钱没有人挣钱。没有人使用任何东西;没有人制造任何东西。杰德和阿仁两个人孤零零地穿过那些狭窄的街道,尽管有几次他们在路口拐弯的时候看到过人影,但因为光线惨淡,相隔甚远而难以看清。阿仁看到第一个人影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他举起长剑指着人影,但是杰德摇摇头,继续向前走。随后阿仁看见那人影原来是一个行动缓慢的女人,她没有从他们面前逃走。  他们看见的所有人影——不是很多,虽然死人很多,但这个地方很大——都站着一动不动,或者在漫无目的地缓缓移动。他们的身上都没有伤口,这一点与在其死亡之地被召唤到白昼中的艾瑞斯阿克博相似。他们的身上也没有疾病的痕迹。他们完好无损,疾病已被治愈。他们已被治愈了痛苦,结束了生命。他们不像阿仁曾经担心的那样令人恶心,也不像他曾经想象的那样恐怖吓人。他们的表情平静,没有愤怒和欲望,他们那朦胧的眼睛中也没有任何希望。  在罗科岛的大殿堂西边的某个地方,时常是偏南一点,人们经常会看见那座内在林。地图上没有这个地方,除了那些知道去那儿的路的人,没有人知道还有路可以去那儿。但是即便是那些初来乍到的学生,还有那些城里人乡下人,只要站在某个特定的位置,总是能看见它:一片高高的林木,即使在春天,碧绿的树叶也会泛着金光。于是他们——那些初来乍到的学生,那些城里人乡下人——都认为那座树林在以一种神秘的方式移动。但是,就这一点来说,他们都弄错了,因为树林不会移动。树根是实实在在的树根。移动的是其他的一切。  杰德离开了大殿堂,走在田野上。他脱去了白斗篷,因为正午的太阳当头照着,照得他浑身发热。一位正在褐色的山腰间犁地的农夫举手向他敬礼,杰德举手还礼。小鸟唱着歌儿飞向天空。休耕的田地里以及马路旁的火花草花蕾初绽。远处的天宇中,一只飞鹰划出一道巨大的圆弧。杰德抬头瞟了一眼,再次举起一只手。那只大鸟急冲而下,翅膀带着呼呼的风声,径直落在那只伸在空中的手腕上,黄色的爪子抓得牢牢的。这不是一只雀鹰,而是一只巨大的罗科岛的恩德隼,一只棕白色条纹相间的猎鹰。它歪着脑袋,用一只圆溜溜金灿灿的眼睛看着超级大男巫,然后咂巴着弯钩似的喙,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两只圆溜溜金灿灿的眼睛同时直愣愣地瞪着他。“无畏。”超级大男巫用创世的语言对它说道。  那只巨鹰扑扇着翅膀,脚爪牢牢地抓着超级大男巫的手腕,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去吧,兄弟,英勇无畏的人。”  在明朗的天空下,远处山腰间那位干活的农夫放下手中的活计看着他们。去年秋天有一次,他也曾看到超级大男巫将一只野鸟放在手腕上,随后片刻之间人就不见了,只有两只巨鹰临风盘旋而上,飞向天宇。  这一次那位农夫却看着他们分手了:那只大鸟飞向高空,那个人却踏着泥泞的田野继续向前走去。  他来到了那条通往那座内在林的小路。不论时光流逝,世界变迁,那条小路总是笔直向前。超级大男巫顺着小路很快走进了林阴之中。  一些树木的树干粗壮无比。亲眼看到它们之后,人们就会相信这座树林绝不会移动:它们像那些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变得灰蒙蒙的纪念塔;树根像牢固的山脚。然而在这些最古老的树木中,有些已经树叶稀疏,枝条枯死。它们并非长生不死的灵树。在这些参天巨树当中,生长着一些高大的年轻树木,枝繁叶茂的树冠充满勃勃生机,还有一些长着嫩叶的树苗,细嫩的枝条尚不及女孩儿的个头高。  树下的地面上常年落叶缤纷,腐烂的落叶踩上去软绵绵的。蕨类植物和一些矮个儿林地植被生长其间,除了这惟一一种在地海的哈迪克语言中叫不上名字的树木外,没有其他任何种类的树木。站在这些枝叶下面,清新的空气中洋溢着一股泥土的气息,嘴巴中好像还有一种潺潺流淌的泉水的味道。  在一块数年前因砍伐了一棵巨树而留下的空地上,杰德见到了定型大师。定型大师深居林木之中,很少或者说从不抛头露面。他的头发是黄油一样的黄色;他一点儿没有生活在群岛上的人的样子。自从艾瑞斯阿克博戒环得以恢复之后,卡尔加德的野蛮人已经停止了他们的突袭行动,和内陆就贸易与和平达成了一些协议。他们并非友好和善之人,总是趾高气扬。但是偶尔会有一个年轻的武士或者商人的儿子,由于热望冒险或者渴望学习巫术,忍受不了诱惑,独自一人西行前来罗科岛。十年前,定型大师,这位来自卡莱果—阿的年轻的野蛮人,就是这样身佩长剑来到罗科岛的。他在一个阴雨的早晨来到了罗科,用半生不熟的哈迪克语迫切地告诉看门大师说:“我是来学习的!”现在,一个高大而白皙的男人,金黄色的长发,一双奇特的绿眼睛,站在树下泛着金光的绿色光影中,这就是地海的定型大师。  或许他也知道杰德的名字,但是即便如此,他却从来不叫他的名字。他们无声地互致问候。  只见赭黑色的鳞片闪亮耀眼,一对长长的眼睛发出炫目的光束,红红的舌头有如一条火舌。龙嘶嘶地吼叫着,盘旋着,降落在悬岩上。它喷出一口火焰,空气中顿时充满物体烧焦的异味。  龙爪撞击在岩石上,铿锵有声,多刺的尾巴扭动着,咔咔作响,巨大的龙翼收拢在长有硬甲的两肋,发出狂怒的咆哮和飒飒的风声,阳光照射之下,透出一片猩红。龙缓缓侧过脑袋,看着女人。女人站在长柄镰刀似的龙爪跟前,也在看着龙。她能感觉到龙身上的热气扑面而来。  听说男人绝不可以盯着龙的眼睛看……  中谷的农夫打火石死后,他的遗孀继续住在他的农舍里。寡妇的儿子在船上做水手,女儿嫁给了谷口的一个商人,所以只有寡妇一个人住在橡树农庄。寡妇不是本地人,人们传说在她家乡的那个地方,她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事实上,魔法师奥金路过橡树农庄的时候来看过她。可那算不上什么,因为奥金总是拜访各种各样的小人物。  女人有一个外乡名字,不过打火石管她叫哥哈,贡特当地人用这名字来叫一种白色小蜘蛛,这种蜘蛛擅长结网。这名字对她很合适,因为她也长着白白的皮肤,生得小巧玲珑,而且擅长纺织山羊毛和绵羊毛。而眼下她成了打火石的寡妇哥哈,一个主妇,她拥有一群羊和一片可以放羊的牧场,四块可耕种的土地,一个梨树园,两所供佃农住的房子,橡树下那幢古老的石头房子,还有山那边的家庭墓地,打火石就躺在那儿,埋在自家地里。  “我总住在墓碑附近,”哥哈对她女儿说。  “噢,妈妈,到镇上来和我们一起住吧!”苹果说,但是寡妇不愿意离开自己清静的居所。  “也许以后,等你们有了孩子,需要帮手,”她说,愉快地看着灰眼睛的女儿。“但是现在不行。你不需要我,我也喜欢这儿。”  苹果又回到年轻的丈夫身边去了。寡妇关上门,站在农舍厨房的石板地上。天色已晚,她没有点灯,又回想起丈夫以前点灯的情景:那双手,那火星,还有迷人的灯光下他神情专注的黝黑的脸庞。房子里静悄悄的。  “我以前自个儿住在一所寂静的房子里,”她想。“我会再过一次这样的日子。”她点着了灯。  炎热的季节刚开始的一个傍晚,寡妇的老朋友云雀从村子里出来,她走在尘土飞扬的乡间小路上,行色匆匆。“哥哈,”看见哥哈在大豆地里除草,云雀说:“哥哈,出事了,是件很糟糕的事。你能跟我走一趟吗?”  “可以,”寡妇说,“是什么糟糕事呢?”  云雀不断地喘着气。她是个中年妇女,体态笨重、相貌平平,她的名字和长相一点都不相称。不过,她做姑娘时,体态轻盈,还算漂亮,曾经友善地帮助过哥哈,全不在乎村里人如何流言蜚语地谈论打火石带回家来的这位面色苍白的卡基女巫。从那时候起哥哈和云雀就成了好朋友。  “有个孩子烧伤了,”她说。  “谁家的?”  “流浪女人的。”  哥哈去把门锁了,两人一起沿着小路出发,云雀一边走一边说个不停。她气喘吁吁,汗水涔涔。小路两边茂密的杂草长满了细小的种子,草籽粘了她满脸。云雀边说话,边用手抹掉那些草籽。“这些人在河滩的草地上扎营整整有一个月了。一个男人,冒充白铁匠,可他是个贼。有个女人跟他在一起。还有一个男人,年纪轻一点的,整天和他们混在一起。这些人谁也不干活,干点小偷小摸啦,乞讨啦,要么就是靠那个女人过日子。河下游的那些小伙子为了接近那个女人,就给他们带些地里出产的东西。你现在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就是那种事情。我要是你,这些天就会锁上屋门。后来这个家伙,就是那个年轻一点的男人,来到了村子里,我当时正在屋外。他跟我说:‘孩子不舒服。’我以前几乎从来没见过他们带着孩子——像个小鼬鼠一样的东西,在眼前一闪很快就溜过去了,我都拿不准它是不是真的存在。于是我说:‘不舒服?是发烧吗?’那个家伙说:‘她点火的时候不小心烧伤了。’我还没准备好跟他一起走,他就跑得不见了踪影。等我来到河边他们待的地方,另外的那对男女也不见了,都走了,一个人影儿也没有:连他们随身携带的行李和破破烂烂的东西都不见了。只剩下营火还在闷烧着,孩子就在地上——在火堆旁——半截身子埋在火堆里——”  云雀沉默了一会儿,脚下仍是不停,眼睛盯着前面,也不看哥哈。  “他们连条毯子都没给她盖,”她说。  云雀马不停蹄,继续赶路。  ……

媒体关注与评论

  二十世纪美国青少年幻想小说经典!如果说《哈利波特》让你知道魔法,充满龙与魔法的地海世界就让你知道魔法是如何生成的!在无限的想象力中蕴含深意,只要你还保有童心,都应该先睹为快。勒奎恩在这部优异的三部曲中创造了充满龙与魔法的“地海世界”,已然取代托尔金的“中土”,成为异世界冒险的最佳场所。

书籍目录

1 彼岸
2 特哈努

编辑推荐

  《地海传奇2》中地海是一个由浩瀚海洋与无数岛屿构成的世界,魔法是这个世界运行的法则与动力,精通法术的巫师握有改变世界的力量,但也必须谨慎维护万物之间的均衡。

作者简介

地海是一个由浩瀚海洋与无数岛屿构成的世界,魔法是这个世界运行的法则与动力,精通法术的巫师握有改变世界的力量,但也必须谨慎维护万物之间的均衡。
《地海传奇Ⅱ》包含两个故事。在《彼岸》中,维系地海世界平衡的魔法源泉干涸,恶势力猖獗横行,大法师雀鹰带着年轻的英拉德岛王子,在茫茫大海上追索乱象症结、邪恶的根源 ……
在《特哈努》中,地海处在一个世风日下、邪恶盛行的时代,泰娜收养了被强暴和毁容的幼女赛璐。超级大男巫雀鹰失去全部法力,回到泰娜身边,他们受到邪恶巫术的诅咒,危在旦夕。这时特哈努挺身而出……

内容概要

厄休拉·勒奎恩是美国文坛一位十分独特的女作家,她一手写奇幻和科幻,一手写纪实小说、诗歌、散文、游记、文学评论、童书和剧本,可谓样样精通。她在奇幻小说方面成就斐然,地位崇高,代表作《地海传奇》系列,包括《巫师》、《古墓》、《彼岸》、《特哈努》和《地海传说》,问世后举世瞩目,受到广泛肯定,名列经典,多年来一直深受各年龄层读者喜爱,凡探讨奇幻文学或青少年文学的论文或评论,必提及《地海传奇》的重大成就。她的科幻小说也深邃和耐人寻味,最有影响的是两部长篇巨著《黑暗的左手》和《一无所有》。勒奎恩曾获星云奖与雨果奖,其他奖项与荣誉更是不计其数。

图书封面


 地海传奇Ⅱ下载 精选章节试读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4条)

  •     因为吉卜力要翻拍了,所以就把地海系列费尽周折的买到了!很遗憾,这是一部翻拍失败的作品。原作实在是太好看了!也许因为作者是美版道德经的译者,所以对于道家的思想颇有研究,从头至尾我觉得关于魔法的诸多概念都是建立在到家的思想上的。有名无名什么的。第二部,雀鹰虽然一直是被关在了地牢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这样的人好帅!第一次对于一个中年人有了这种想法,觉得绅士什么的,就是这个样子的啊!不能接受最后雀鹰的回归平常。对于大师来说,这样的回归没有什么。但是到现在还记得,当时看完了的自己是多么的想不通,多么的带着点愤懑的郁闷了一个星期。这段有点不记得了,是又该翻出来看看的时候了~“人与龙本是一体,人选择了地与海;龙选择了火与风”-------不论吉卜力那部拍的如何,海报上的这段文字实在是太美了~
  •     厄休拉•勒古恩与地海世界一 从西方经典谈起西方经典充斥着死去的白种男人!激进的经典论者们如是说。人类历史进程是从母系氏族社会过渡到父系氏族社会,也就是说女人在原始社会时期曾经是占主导地位的。然而从父系氏族社会至近代,女人却再也没能翻身。古希腊的学者们认为女人天生有缺陷、不完整。中国古代一直尊崇三纲五常、女子无才便是德。无论东方西方,女人始终是隐晦的,永远站在舞台背面。而现代社会轰轰烈烈的女权主义运动又矫枉过正,并且作为一种思潮在本就动荡不安的思想荒芜时代冲刷着西方社会摇摇欲坠的思想体系。在西方文学经典中很难发现女性的踪影。男作家声称写作像“怀孕”,笔可以是阳具在某种意义上的延伸。女作家本应顺理成章的比喻被男作家们占用了几百年,再谈论写作时无论如何都要避开这个庸俗的比喻。其实,作家可以不分男女的,伍尔芙就曾经提到莎士比亚是雌雄同体的中性人,当然这并不是贬义,她的意思是指伟大的作家对于人性的了解以及看待世界的眼光决不会囿于性别。女权主义作家们大多不能跳出自己的圈子,也就很难真正地去创作文学。如果不站在一个冷静疏离的位置,如何去创造艺术品呢?维多利亚时代的两位女作家似乎不自觉地意识到了这点,他们就是简•奥斯汀和艾米丽•勃朗特。如果说奥斯汀还是在女性生活的细节上打转的话,那艾米丽•勃朗特在《呼啸山庄》中已经做到了“不囿于性别”。现代女作家们则有意无意地把自己跟女权主义撇干净。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一向讨厌自己被贴上女权主义的标签,但她早期的作品女权主义思想太过暴露,无论她承认与否,她一直都受制于性别的枷锁。多丽丝•莱辛并没有跟女权主义划清界限,但也不喜欢人们只是以“女权主义”轻描淡写地去评论她,而她的作品也一样被女权主义者们奉为圭臬(《金色笔记》)。还有那么几位作家,她们不会刻意地去跟女权主义保持距离,甚至承认自己在创作中受到了女权主义的影响和启发,有趣的是,她们却能在一定程度上跳出性别窠臼,厄休拉•勒古恩便是其中之一。二 综述:勒古恩的创作特点厄休拉•勒古恩一直被认为是幻想文学作家,她最富盛名的作品也都是科幻和奇幻。科幻文学曾经有过一个黄金年代,并且大师辈出,但那段时期的科幻作品几乎被文学界忽视。狭隘来看,黄金年代的科幻作品一般都对未来抱有乐观的看法,在科技和人类的发展上下足功夫,可是故事本身和人物塑造水平普遍差强人意。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科幻文学的黄金时代基本走向尽头。当时正是各种思想产生和幻灭的时期,一战二战、纳粹主义等等人类疯狂的行为使得劫后余生的人们找不到方向,对一切事物都产生了怀疑。在这样的思想成为主流之后,主流科幻就成了非主流。于是科幻文学也开始了一场变革,新浪潮运动自然而然地出现了。科幻文学的新浪潮运动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看成是向主流文学的靠拢,科幻作家们渐渐意识到科幻文学也是文学,还是要以文学性为主。厄休拉•勒古恩的创作巅峰时期恰恰就是新浪潮运动如火如荼的年代,勒古恩可能并非典型的新浪潮作家,但她的作品明显受到了新浪潮运动的影响。勒古恩的作品在文学层面上无可辩驳。她的叙述语言典雅内敛,人物塑造丰富深刻,这些都是科幻作家们所缺少的,也让勒古恩得到了文学界的认可。她很少给自己定位,也不觉得写作就一定要归类。她的创作意图和普通科幻作家不同,于是她的作品也和一般的科幻小说不一样。就像西方经典是白种男人的天下一样,科幻文学也是男人们占主导地位。主流文学界起码还有女权主义运动,但科幻文学因为着眼点的原因,几乎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勒古恩创作早期的作品也是以男性为主,当时的她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去塑造女性人物(具体可以参见《地海•巫师》)。当她对女性的塑造能力趋于成熟时,她的作品便展示出令人惊叹的深度和广度(《地海•孤儿》)。勒古恩对性别议题的开拓性发掘也是前所未有的,并且极为成功地跳出了女性性别的桎梏。《黑暗的左手》所取得的非凡成就令人惊叹,它对性别议题的探讨和实践几乎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不仅如此,这本书在叙事手法上的创新,还有对无性别人物的塑造都极其出色。抛却性别枷锁之后的勒古恩开始在文学世界不断开拓新的疆域,把她试图理解的事物放进她创造的世界。勒古恩认为这是一种思想实验,她不想得出结论,也不想预言未来,她的兴趣就是创造本身(这一类作品中最出色的是《一无所有》和《变化的位面》)。借用阿特伍德的话来形容:“对那些不理解隐喻是隐喻、小说是小说的人,她非常恼火。”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是勒古恩最多产的时期,她最出名的作品几乎都是这段时间写出来的。她创造了两个贯穿她整个创作生涯的世界,一个是以埃库盟联结起来的星际世界,另一个就是地海世界。三 地海世界《地海》系列在奇幻文学领域独树一帜。自从《魔戒》塑造了一个中世纪打打杀杀的世界之后,大批跟随者如法炮制出一大堆类似的小说,而且毫无例外质量低劣。这点很讽刺:奇幻文学所受的束缚最小,可是模仿者却最多。《地海》系列的出现不仅为奇幻开辟了新的疆域,也让奇幻文学提升到了更深的层次。勒古恩曾经花了四十多年去参加《道德经》的英译工作,她本人对东方文化尤其是道家思想极为推崇。地海世界就是勒古恩在道家思想的影响下创造出来的,时刻都能看到阴阳制衡的理论以不同形式出现在地海世界中:在地海世界里,语言被放在了至高无上的位置,世界就是由语言创造的(这当然不是勒古恩的原创,《圣经•创世纪》也写到上帝用语言创造了光);一切事物都有自己的真名,真名也可以理解为事物的本质;这个世界运行的法则是均衡,巫师们所做的一切都要小心翼翼,因为任何行为都可能对地海世界的均衡造成影响,就像蝴蝶效应;人与龙本是同族,而龙选择了飞翔与火焰,人选择了陆地,龙在地海世界的设定中极为重要,它的存在揭示了整个地海世界的本质;地海由散碎的陆地和无垠的大海组成,龙却是火焰和风的造物••••••《地海•巫师》是整个系列的第一部,讲述了地海系列的主线人物雀鹰成长的故事。在这一部里,勒古恩似乎还是将创作中心放在了故事上。魔法学校的出现是一个亮点,后来罗琳在创造霍格沃茨时很明显是受到《地海》的影响。这个故事蕴含了很多道理(如果读者非要挖掘的话),我个人更偏向于说这是一篇独树一帜的奇幻小说:厚重、内涵丰富、情节有趣。《地海•古墓》的主人公叫做泰娜,是地海系列的女主角。泰娜的出现使得这个系列在人性上走向完整。《古墓》的主题也变得更加深刻,在这部作品里勒古恩开始尝试探讨身份的缺失和认同、宗教以及性别关系这些她以后的作品中不断重复的主题。《地海•彼岸》的故事和场景多变又华丽,书中开始直面人类最根本的主题——死亡。勒古恩对死亡世界的设定影响了一批作家。《地海•孤儿》是整个系列中最具文学性的长篇,显现出一种经典作家才有的塑造人物的天赋。《地海故事集》是地海各个时间段发生的一些故事,由短篇或短中篇组成,勒古恩在这部作品的附录中详细描写了地海各个地区不同的民族和文化。勒古恩的短篇小说功力在这部集子里展现得淋漓尽致。她以为这部作品就是地海系列的终结了,但是,一个世界被创造出来之后并不总是会被创造者左右,很多时候它会左右创造者。于是,勒古恩食言了。《地海•奇风》目前应该是地海系列的终结篇。地海系列中最重要的主题和设定在这部作品里得到了最终的解答,尤其是彼岸世界,颠覆了人们以前对于死亡的认知。《地海•奇风》让地海系列从结构上得到完整,也印证了“道法自然”的思想。地海系列在奇幻文学中是个异类,但却是文学性最出色的奇幻小说。这个系列对于死亡、对于我们人类一生的主题都进行了阐释,这让它并不单单是一部奇幻小说,而是一部具有永恒生命力的文学作品。勒古恩不说教,不解释,她把一切要表达的思想都融入到故事里,让读者在故事的流淌中去发现这些故事在自己身上留下了什么。她创造了地海世界,这本身就是个伟大的创举,而我们这些读者所要做的,就是让这个世界永远存在下去。
  •     难得下定决心给自己一天完整的读书时间——为自己读,不为稻粮谋,也不强迫症地安排自己学英语——于是选择了三本中译本地海。人民文学社面向青少年出的本子,花花的封皮,译者水平参差,但Ursula老太太的故事仍是有意思的,遂歪在沙发上一径读到傍晚,很快乐。有一段时间我的电脑桌面就是地海的地图,无数小岛呈现张牙舞爪的状态。中译本没有附上地图是一件缺憾,大约因为青少年书籍没做得那么精细。我但凡看书发现有地图,都会感谢编者的用心,如最近在读浦江清的《西行日记》,就有图可索,很方便。虽然网络发达,自己也随时可以查个大概,然而若要从电脑到沙发之间来回折腾,任谁都会失去耐心。这次读中文地海,因为手里有《A Wizard of earthsea》的精装本,前面附有地图和稚拙插画的,不时瞄一眼那张图查找各个海岛的位置,倒也方便。在国内,Ursula老太太的声名大约来自《黑暗的左手》。我曾经只知其书不知其人,后来读到地海的一小节,又读了《倾诉》、《变化的位面》,再读到《Orsinian Tales》,就满心欢喜。但地海略嫌说话方式絮叨,大抵因为试图塑造某种史诗风格。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仍是《Orsinian Tales》,其中有好几篇堪称短篇楷模。再说回《黑暗的左手》,这是本怪书,中文版我看了两遍才明白,英文版看了小半截,心不够静,看不下来。而一旦读过,其严寒荒凉的大背景,那场生死跋涉,以及说不清道不明的“恋情”与性别模式的奇异设定,都久久地留在脑海里。再读到《倾诉》的时候就觉得厄老太有点“天下大同”的感觉了,倒也谈不上鼓吹homo,她似乎是对性别带来的处境更有兴趣。而地海和这些故事不同。初看地海并不容易觉察到有什么不妥。那是个充斥着海盗和法师的世界,也有女巫,女巫们似乎都是村里的蒙昧女人,法术也十分可疑,她们并不懂得真正的“力”。待看过两三个故事,就会发现这是个多么奇怪的设定。只有男性才能成为法师,女人则不行,虽然在魔法学校的创始过程中贡献了最多力量的是女人——乱世里,懂魔法的女人们编织了细密的关系网。当然,她们为了自身的安全举步不前,直到一个懂魔法、曾经当过奴隶并失去爱人的男人跋涉到罗科岛,开始劝说女人们建立学校。在《特哈努》这个故事里,对女人地位的描写被凸现了出来。曾经作为黑暗力量最高祭司的少女,在《地海古墓》中被大法师杰德带了出来,连同象征和平的符咒环。她可以在大岛上享受荣誉和浮华,但她没有;她也可以和大法师的老师一起住在山上,学习真正的智慧,但她只待了几年;她觉得这些都是别人给她安排的,就像过去成为祭司一样不受控制。所以少女选择当一个普通女人,她嫁了一个农夫,生了一儿一女。二十多年过去了,她成了寡妇,收养了一个曾被侮辱和烧伤的女孩儿。厄老太太一次次用这位女主角的眼睛来看这个只有男人掌握魔法的世界,她几乎是嘲笑男人的规则的,但她还是得依靠男人们,例如被邪恶追逐时,她获得了君王的庇护,在恶贼即将闯入房屋时,已经失去法力的杰德用干草叉救了她。虽然作者安排了一个“从此失去法力的法师和不再是祭司的半老妇人幸福美满地在一起”的结局,我们仍然能分明地看到女人们在这个故事里的孱弱。带着可怕烧伤的养女原来是龙族,这个故事在《龙芙莱》得到了延伸,在其中,唯一不受魔法学校规则束缚的女人,也是一条龙。似乎只有通过这些并非人类的女人们,男女的各安其位才得以被打破。因为没有读到地海相关的另一本书《The Other Wind》,我无从知道厄老太太是否还打算改变她所创立的这个世界的规则——男人们追逐梦想,扬帆远航,女人只是看家做事过日子的存在,并且弱小,与力量无缘。两者的欢喜和幸福的来源非常不同,大多数情况下,前者不怎么认真听后者说话。也许,这本来就是我们的世界的折射。

精彩短评 (总计60条)

  •     对于黑暗,无论多么害怕,也不能退缩;心底的亮光,无论多么微小,也要努力将它的光芒向四周无限延伸。唯有光明可以驱散黑暗
  •     埃及阿里阿德涅和巫师忒修斯。白雪公主与民主斗士。
  •     很好的展现女性力量与性格魅力。这种素材正是吉卜力喜欢的类型。但是他们翻拍的很烂。
  •     太难懂……
  •     特哈努真是个悲哀的故事。
  •     正在读
  •     地海传奇.2
  •     不全~~
  •     读道德经的奇幻小说家
  •     有力量的女人么...
  •     第一本的故事就够简单了,怎么这第二本更简单。怎么我觉得第二本比第一本还要好,这是怎么做到的。
  •     把奇幻故事写得很有生活气息。但是情节还是稍单薄。另外,龙不能变身,但它的孩子却是人类,不能理解。
  •     打折不错啊,比书店里面强。
  •     这么烂的装帧!!“二十世纪美国青少年幻想小说的经典”!!奇幻只是青少年读物么!!太可笑了!!
  •     翻译太那啥啦……
  •     书非常正!价廉物美
  •     是翻译的问题吗?总觉得语言艰深,表意晦涩,叙事拖沓……
  •     老奶奶对成长和生命的感悟么~
  •     中国奇幻的路还很长
  •     地海传奇系列
  •     懒得给翻译挑毛病了。
  •     五星好评不解释
  •     感觉没第一部的惊艳。
  •     看完小说以后,我知道它为什么是儿童文学了……
  •     因为翻译问题,读的真累
  •     故事简单文笔优美,内涵很深。设定有趣。值得再看一遍。对ged这样经历的怪蜀黍来说,Tenar太好骗了,即便不想骗,利用起来也很容易,即便不利用,一不当心就伤害了她
  •     我感觉到了作者的进步
  •     赶脚这个书很好看,不过有人建议台版翻译的比较好,准备再看一遍台版的。
  •     孔夫子
  •     我实际上深深的深深的无法接受这个结局~
  •     这是本套我最爱的一本,恬娜是所有追求自由和自我觉醒、自身力量的女性之缩影
  •     万物和谐,回归人性。
  •     难以想象这样一部作品竟然少有人知。地海系列里最喜欢的就是这一部,独特的女性视角,真的是非常独特,平淡不平凡的故事
  •     巫师讲的是光明与黑暗的故事,彼岸讲的是生与死的故事
  •     第一个故事翻译太烂了,都基本没读懂什么意思。第二个翻译的还行
  •     彼案很好看
  •     o(* ̄▽ ̄*)o 大家都喜欢的nino咯~好开心~是因为中年男人的魅力觉得这个和nino有什么关系才点进来的吧~《彼岸》不好意思的说我都没有看完,总觉得那个看完了地海的故事就结束了,有点舍不得的,当时买到看到只有那么薄的时候就失望了一下,但是真是好故事呢!就像书后的评价一样,哈利波特告诉你魔法,但是地海告诉你为什么。
  •       因为吉卜力要翻拍了,所以就把地海系列费尽周折的买到了!很遗憾,这是一部翻拍失败的作品。原作实在是太好看了!
      也许因为作者是美版道德经的译者,所以对于道家的思想颇有研究,从头至尾我觉得关于魔法的诸多概念都是建立在到家的思想上的。有名无名什么的。
      第二部,雀鹰虽然一直是被关在了地牢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这样的人好帅!第一次对于一个中年人有了这种想法,觉得绅士什么的,就是这个样子的啊!
      不能接受最后雀鹰的回归平常。对于大师来说,这样的回归没有什么。但是到现在还记得,当时看完了的自己是多么的想不通,多么的带着点愤懑的郁闷了一个星期。这段有点不记得了,是又该翻出来看看的时候了~
      
      
      “人与龙本是一体,
       人选择了地与海;
       龙选择了火与风
      ”-------不论吉卜力那部拍的如何,海报上的这段文字实在是太美了~
  •     很喜欢的一部奇幻小说
  •     剧情平淡,叙事拖沓。是不是翻译的问题?
  •     东西不错,物美价廉,快递很给力。
  •     泰娜和杰德终于修成正果…………
  •     如涓涓溪流,不经意间一跃,突然跳入汹涌的大海。平静而不平淡,短小而充满力量,很难得的风格。
  •     系列的3、4
  •     海的尽头在哪里?
  •     缺乏爆发力,因为是老奶奶的作品么
  •     好看!
  •     这本实在太美妙了
  •     地海传奇
  •     描写细腻,节奏偏慢,作者故意采取倒叙、穿插、隐藏的手法叙事,并习惯于在书最后把所有埋的线索组合成一个大的包袱抖出来。有点故弄玄虚,读完后不会再读第二遍
  •     成人童话, 不错
  •     嗯~《古墓》裏面的杰德確實是很有魅力~但果然還是更喜歡《彼岸》這部作品——雖然看過的朋友都跟我說這篇感覺很悶,笑~
    很值得一看再看的作品,雖然人文社的翻譯和裝幀都讓人感覺很青少,但果然就故事的深度來講還是要比哈利波特系列搞出一個層次。
    不過其實我是被你頭像吸引來的……這個男人我也是很喜歡的,笑~
  •       厄休拉•勒古恩与地海世界
      一 从西方经典谈起
      西方经典充斥着死去的白种男人!
      激进的经典论者们如是说。
      人类历史进程是从母系氏族社会过渡到父系氏族社会,也就是说女人在原始社会时期曾经是占主导地位的。然而从父系氏族社会至近代,女人却再也没能翻身。古希腊的学者们认为女人天生有缺陷、不完整。中国古代一直尊崇三纲五常、女子无才便是德。无论东方西方,女人始终是隐晦的,永远站在舞台背面。而现代社会轰轰烈烈的女权主义运动又矫枉过正,并且作为一种思潮在本就动荡不安的思想荒芜时代冲刷着西方社会摇摇欲坠的思想体系。
      在西方文学经典中很难发现女性的踪影。男作家声称写作像“怀孕”,笔可以是阳具在某种意义上的延伸。女作家本应顺理成章的比喻被男作家们占用了几百年,再谈论写作时无论如何都要避开这个庸俗的比喻。其实,作家可以不分男女的,伍尔芙就曾经提到莎士比亚是雌雄同体的中性人,当然这并不是贬义,她的意思是指伟大的作家对于人性的了解以及看待世界的眼光决不会囿于性别。
      女权主义作家们大多不能跳出自己的圈子,也就很难真正地去创作文学。如果不站在一个冷静疏离的位置,如何去创造艺术品呢?维多利亚时代的两位女作家似乎不自觉地意识到了这点,他们就是简•奥斯汀和艾米丽•勃朗特。如果说奥斯汀还是在女性生活的细节上打转的话,那艾米丽•勃朗特在《呼啸山庄》中已经做到了“不囿于性别”。现代女作家们则有意无意地把自己跟女权主义撇干净。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一向讨厌自己被贴上女权主义的标签,但她早期的作品女权主义思想太过暴露,无论她承认与否,她一直都受制于性别的枷锁。多丽丝•莱辛并没有跟女权主义划清界限,但也不喜欢人们只是以“女权主义”轻描淡写地去评论她,而她的作品也一样被女权主义者们奉为圭臬(《金色笔记》)。还有那么几位作家,她们不会刻意地去跟女权主义保持距离,甚至承认自己在创作中受到了女权主义的影响和启发,有趣的是,她们却能在一定程度上跳出性别窠臼,厄休拉•勒古恩便是其中之一。
      二 综述:勒古恩的创作特点
      厄休拉•勒古恩一直被认为是幻想文学作家,她最富盛名的作品也都是科幻和奇幻。科幻文学曾经有过一个黄金年代,并且大师辈出,但那段时期的科幻作品几乎被文学界忽视。狭隘来看,黄金年代的科幻作品一般都对未来抱有乐观的看法,在科技和人类的发展上下足功夫,可是故事本身和人物塑造水平普遍差强人意。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科幻文学的黄金时代基本走向尽头。当时正是各种思想产生和幻灭的时期,一战二战、纳粹主义等等人类疯狂的行为使得劫后余生的人们找不到方向,对一切事物都产生了怀疑。在这样的思想成为主流之后,主流科幻就成了非主流。于是科幻文学也开始了一场变革,新浪潮运动自然而然地出现了。
      科幻文学的新浪潮运动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看成是向主流文学的靠拢,科幻作家们渐渐意识到科幻文学也是文学,还是要以文学性为主。厄休拉•勒古恩的创作巅峰时期恰恰就是新浪潮运动如火如荼的年代,勒古恩可能并非典型的新浪潮作家,但她的作品明显受到了新浪潮运动的影响。
      勒古恩的作品在文学层面上无可辩驳。她的叙述语言典雅内敛,人物塑造丰富深刻,这些都是科幻作家们所缺少的,也让勒古恩得到了文学界的认可。她很少给自己定位,也不觉得写作就一定要归类。她的创作意图和普通科幻作家不同,于是她的作品也和一般的科幻小说不一样。
      就像西方经典是白种男人的天下一样,科幻文学也是男人们占主导地位。主流文学界起码还有女权主义运动,但科幻文学因为着眼点的原因,几乎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勒古恩创作早期的作品也是以男性为主,当时的她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去塑造女性人物(具体可以参见《地海•巫师》)。当她对女性的塑造能力趋于成熟时,她的作品便展示出令人惊叹的深度和广度(《地海•孤儿》)。
      勒古恩对性别议题的开拓性发掘也是前所未有的,并且极为成功地跳出了女性性别的桎梏。《黑暗的左手》所取得的非凡成就令人惊叹,它对性别议题的探讨和实践几乎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不仅如此,这本书在叙事手法上的创新,还有对无性别人物的塑造都极其出色。
      抛却性别枷锁之后的勒古恩开始在文学世界不断开拓新的疆域,把她试图理解的事物放进她创造的世界。勒古恩认为这是一种思想实验,她不想得出结论,也不想预言未来,她的兴趣就是创造本身(这一类作品中最出色的是《一无所有》和《变化的位面》)。借用阿特伍德的话来形容:“对那些不理解隐喻是隐喻、小说是小说的人,她非常恼火。”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是勒古恩最多产的时期,她最出名的作品几乎都是这段时间写出来的。她创造了两个贯穿她整个创作生涯的世界,一个是以埃库盟联结起来的星际世界,另一个就是地海世界。
      三 地海世界
      《地海》系列在奇幻文学领域独树一帜。自从《魔戒》塑造了一个中世纪打打杀杀的世界之后,大批跟随者如法炮制出一大堆类似的小说,而且毫无例外质量低劣。这点很讽刺:奇幻文学所受的束缚最小,可是模仿者却最多。《地海》系列的出现不仅为奇幻开辟了新的疆域,也让奇幻文学提升到了更深的层次。
      勒古恩曾经花了四十多年去参加《道德经》的英译工作,她本人对东方文化尤其是道家思想极为推崇。地海世界就是勒古恩在道家思想的影响下创造出来的,时刻都能看到阴阳制衡的理论以不同形式出现在地海世界中:在地海世界里,语言被放在了至高无上的位置,世界就是由语言创造的(这当然不是勒古恩的原创,《圣经•创世纪》也写到上帝用语言创造了光);一切事物都有自己的真名,真名也可以理解为事物的本质;这个世界运行的法则是均衡,巫师们所做的一切都要小心翼翼,因为任何行为都可能对地海世界的均衡造成影响,就像蝴蝶效应;人与龙本是同族,而龙选择了飞翔与火焰,人选择了陆地,龙在地海世界的设定中极为重要,它的存在揭示了整个地海世界的本质;地海由散碎的陆地和无垠的大海组成,龙却是火焰和风的造物••••••
      《地海•巫师》是整个系列的第一部,讲述了地海系列的主线人物雀鹰成长的故事。在这一部里,勒古恩似乎还是将创作中心放在了故事上。魔法学校的出现是一个亮点,后来罗琳在创造霍格沃茨时很明显是受到《地海》的影响。这个故事蕴含了很多道理(如果读者非要挖掘的话),我个人更偏向于说这是一篇独树一帜的奇幻小说:厚重、内涵丰富、情节有趣。
      《地海•古墓》的主人公叫做泰娜,是地海系列的女主角。泰娜的出现使得这个系列在人性上走向完整。《古墓》的主题也变得更加深刻,在这部作品里勒古恩开始尝试探讨身份的缺失和认同、宗教以及性别关系这些她以后的作品中不断重复的主题。
      《地海•彼岸》的故事和场景多变又华丽,书中开始直面人类最根本的主题——死亡。勒古恩对死亡世界的设定影响了一批作家。
      《地海•孤儿》是整个系列中最具文学性的长篇,显现出一种经典作家才有的塑造人物的天赋。
      《地海故事集》是地海各个时间段发生的一些故事,由短篇或短中篇组成,勒古恩在这部作品的附录中详细描写了地海各个地区不同的民族和文化。勒古恩的短篇小说功力在这部集子里展现得淋漓尽致。她以为这部作品就是地海系列的终结了,但是,一个世界被创造出来之后并不总是会被创造者左右,很多时候它会左右创造者。于是,勒古恩食言了。
      《地海•奇风》目前应该是地海系列的终结篇。地海系列中最重要的主题和设定在这部作品里得到了最终的解答,尤其是彼岸世界,颠覆了人们以前对于死亡的认知。《地海•奇风》让地海系列从结构上得到完整,也印证了“道法自然”的思想。
      地海系列在奇幻文学中是个异类,但却是文学性最出色的奇幻小说。这个系列对于死亡、对于我们人类一生的主题都进行了阐释,这让它并不单单是一部奇幻小说,而是一部具有永恒生命力的文学作品。勒古恩不说教,不解释,她把一切要表达的思想都融入到故事里,让读者在故事的流淌中去发现这些故事在自己身上留下了什么。她创造了地海世界,这本身就是个伟大的创举,而我们这些读者所要做的,就是让这个世界永远存在下去。
      
  •     我以为格德战胜了自己,找回了厄瑞亞拜之环那就功成名就了,可以在柔克岛好好呆着了。但是他还去了彼岸,带着黎白南一起,探寻了一下所谓正常的生命。 https://kindle.amazon.com/post/sZqO4PK4S6GEu1QS0OaKww
  •     地海传奇之二
  •     让人沉静的文字
  •     如果说第一部是个人内心力量的成长,第二部就是思考和认知的成长,怀疑,验证,判断,抉择。
  •     这也是我曾经地铁上读着读着坐过站的一本……
  •     《彼岸》+《特哈努》【看过动画版】
  •     喵了个咪的,翻译那么烂...
 

高中一年级,室内设计装饰装修,饮食文化,茶酒饮料,文化评述,历代帝王,戏剧艺术/舞台艺术,中国医学PDF图书下载,。 电子图书下载网 

电子图书下载网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