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草子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外国随笔 > 枕草子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1-7
ISBN:9787544714822
作者:[日] 清少纳言
页数:362页

章节摘录

  枕草子 一 春曙为最 春,曙为最。逐渐转白的山顶,开始稍露光明,泛紫的细 云轻飘其上。 夏则夜。有月的时候自不待言,无月的暗夜,也有群萤交 飞。若是下场雨什么的,那就更有情味了。 秋则黄昏。夕日照耀,近映山际,乌鸦返巢,三只、四只、两 只地飞过,平添感伤。又有时见雁影小小,列队飞过远空,尤饶 风情。而况,日入以后,尚有风声虫鸣。 冬则晨朝。降雪时不消说,有时霜色皑皑,即使无雪亦无 霜,寒气凛冽,连忙生一盆火,搬运炭火跑过走廊,也挺合时宜; 只可惜晌午时分,火盆里头炭木渐蒙白灰,便无甚可赏了。 二 时节 时节以正月、三月、四、五月、七、八月、九、十一月、十二月为 佳。实则,各季各节都有特色,一年到头皆极可玩赏。 三 正月初一 正月初一,天色尤其可喜,霞雾弥漫,世人莫不刻意妆扮,即 祝福君上,又为自身祈福,这景象有别于往常,实多乐趣。 七日,在雪地间采撷嫩草青青,连平时不惯于接近此类 青草的贵人们,也都兴致勃勃,热闹异常。为着争睹白马,退 居于自宅的人,则又无不将车辆装饰得美轮美奂。牛车通过待 贤门的门槛时,车身摇晃,大伙儿头碰着头,致梳栉脱落,甚 或折断啦什么的,尴尬又可笑。建春门外南侧的左卫门阵,聚着 许多殿上人,故意逗弄舍人们的马取笑。从牛车的帷幕 望出去,见到院内板障之外,有主殿司、女官等人来来去 去,可真有趣。究竟是何等幸运之人,得以如此在九重城阙内任 意走动啊!有时不免这般遐想;实则此处乃宫中小小一隅而已, 至于那些舍人脸上的粉往往已褪落,白粉不及之处,斑斑驳驳, 一如黑土之上的残雪,真个难看极了。马匹跃腾,骇人至极,连 忙抽身入车厢内,便也无法看个透彻。 八日,人人为答礼奔走忙碌。车声喧嚣,较平时为甚,十 分有趣。 十五日为望粥之节日。既进粥于主上,大伙儿偷偷藏着 煮粥的薪木,家中无论公主或年轻女官,人人伺机,又提防后头 挨打,小心翼翼的样子,挺有意思。不知怎的,打着人的,高兴得 笑声连连,热闹极了;那挨了打的,则娇嗔埋怨,便也难怪她们。 去年才新婚的夫婿,不知何时方至。害公主们等待得焦 虑万分。那些自恃伶俐的老资格女官们,躲在里头偷窥着,伺候 公主跟前的,不禁会心莞尔,却又被连忙制止:“嘘,小声!”女主 人倒是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仍端庄地坐着。有人借口:“让我 来收拾收拾这儿。”遂趁机靠近,拍了女主人的腰便逃走,引得 举座之人哄笑。男主人只是微微地笑着,倒也没有什么特别吃 惊的样子,面庞泛红,别有风情。大伙儿互相打来打去,竟也打 起男士来。这究竟是什么心境呢?于是又哭又生气,咒骂那打 的人,连不吉的话都说出来,倒也挺有趣。像宫中这种尊贵之 处,今天大家也都乱哄哄,不顶讲究礼节了。 叙官除目时节,宫里头可就更热闹了。大雪纷飞,天寒 地冻之中,人人捧着自荐书奔走。那些官居四位、五位的年轻 人,精神抖擞,看来挺令人欣慰;另有一些白头老人,托人关说, 特别到女官处所自吹自擂,年轻的女官们却学着那口吻开玩笑, 当事人又怎会知晓呢!“千万拜托,向主上好好儿禀奏啊!”说 得可真费心。得着官位的固可喜,若是得不着,岂不太可怜! 三月三日,风和日丽。桃花始绽,柳色亦欣欣然可赏。而柳 芽似眉,更是有趣,但叶卷一旦舒展开来,便若人憎厌。花散之 后,也同样教人不愉快。 P1-4

书籍目录

目次
洪范新版序
清少纳言与枕草子
一 春曙为最
二 时节
三 正月初一
四 语言有别
五 爱儿
六 大进生昌府邸
七 宫中饲养的猫
八 正月一日、三月三日
九 奏谢皇上
一〇 现今新宫之东侧
十一 山
十二 岭
十三 原
十四 市
十五 渊
十六 海
十七 陵
十八 渡
十九 宅
二○ 清凉殿东北隅
二一 没志向、老老实实
二二 扫兴事
二三 懈怠之事
二四 教人瞧不起之事
二五 可憎恶之事
二六 可憎恨者,莫过乳母之夫
二七 写信而措词无礼者
二八 晓归的男子
二九 兴奋愉悦者
三○ 往事令人依恋者
三一 心旷神怡者
三二 槟榔毛牛车
三三 牛
三四 马
三五 饲豢牛者
三六 执杂役及侍从辈
三七 舍人小童
三八 猫
三九 讲经师父
四○ 往昔之藏人
四一 菩提寺
四二 小白川邸
四三 七月天热
四四 树花
四五 池塘
四六 节日
四七 树木
四八 鸟类
四九 高贵的事物
五○ 昆虫
五一 七月
五二 不相称者
五三 跟大伙儿坐在厢房里
五四 月夜空牛车
五五 主殿司者
五六 男性役者
五七 后宫苑内板障下
五八 殿上的点名
五九 年轻的贵人
六○ 小孩及婴儿
六一 牧童
六二 牛车走过人家门前
六三 贵人府第中门敞开
六四 瀑布
六五 桥
六六 里
六七 草
六八 诗集
六九 歌题
七○ 草花
七一 不安事
七二 无从比拟者
七三 常青树聚生处
七四 情人幽会
七五 而冬季寒夜里
七六 情人来访
七七 罕有事
七八 宫廷女官住所
七九 贺茂临时祭的试乐
八○ 后宫苑内林木
八一 无谓之事
八二 不值得同情之事
八三 得意畅快之事
八四 得意事
八五 佛命名之翌日
八六 头中将听信流言
八七 翌年二月二十五日
八八 退居乡里时
八九 令人感动的表情
九○ 去访左卫门阵后
九一 皇后在宫中期间
九二 辉煌之物
九三 优美者
九四 皇后提供五节的舞姬
九五 眉清目秀役者
九六 后宫内,在五节庆典期间
九七 无名之琵琶
九八 后宫御帘之前
九九 乳母大辅今日
一○○ 懊恼之事
一○一 教人受不了之事
一○二 意外而令人扫兴之事
一○三 遗憾之事
一○四 五月斋戒精进时
一○五 皇后的兄弟、贵公子,和殿上人等
一○六 中纳言之君参上
一○七 阴雨连绵时节
一○八 淑景舍主入内为东宫妃之际
一○九 皇宫方面
一一○ 二月末,风吹得紧
一一一 遥远的事情
一一二 令人同情的表情
一一三 方弘
一一四 关
一一五 森林
一一六 卯月末
一一七 温泉
一一八 听来有异常时之声音
一一九 画不如实物者
一二○ 画胜实物者
一二一 冬
一二二 夏
一二三 令人感动之事
一二四 正月,参笼寺中

编辑推荐

  春,曙为最。  逐渐转白的山顶,开始稍露光明,泛紫的细云轻飘其上。夏则夜。  有月的时候自不待言,五月的黯夜,也有群萤交飞。若是下场雨什么的,那就更有情味了。  秋则黄昏。  夕日照耀,近映山际,乌鸦返巢,三只,四只,两只地飞过,平添伤感。又有时间雁影小小,列队飞过远空,尤饶风情。而况,日久以后,尚有风声虫呜。  冬则晨朝。  降雪时不消说,有时霜色皑皑,即使无雪亦无霜,寒气凛冽,连忙生.盆火,搬一运炭火跑过走廊,也挺合时宜;只可惜晌午时分,火盆里头炭木渐蒙白灰,便无甚可赏了。

前言

  简体版序言  林文月  翻译的目的,简单说,是把一种语文转换成另一种语文。懂得两种或两种以上语文的人,时则会有需要为自己,或为别人做这种“翻译”的工作。  三十年代出生于上海虹口江湾路的我,作为台湾人法律上隶属日本公民,而闸北虹口一带当时为日本租界,所以到了上学年龄,我就被指定去上海市第八国民学校读书。那所日本人设立的学校,除我和我的妹妹之外,其余都是日本孩子。说实在的,我们当时还以为自己也是日本孩子,只是家里有些生活习惯和别的同学们略微不同而已。  我的启蒙教育是日语文。我读日本书,也用日本语文思想,或表达心事,似乎是自自然然的;直到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中日战争结束,日本投降,中国胜利,我们台湾人的身份由日本籍变成了中国籍。次年,我们举家由上海乘船回到台湾。台湾是我们的故乡,却是一个陌生的故乡。  在陌生的故乡,我们开始了新生活。我听不太懂台湾话,而且在推行国语的环境之下,校内是禁止使用日语的。老师用台语解释国语。从小学六年级开始,我突然需要适应两种新语文。如今回想起来,大概我的翻译经验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的脑中经常需要把中国语文翻译成日本语文。这样的习惯,使我在读大学和研究所的时期,能够驾轻就熟地为台北东方出版社的两套少年读物:“世界名人传记”和“世界文学名著”译成了五本书。那些书都是经由日本人改写为适合少年阅读的文体,所以几乎没有什么问题和困难。  任职大学之后,教学与研究成为生活的主轴,除了有限的一些日文的汉学研究论著之外,不再有空闲执译笔了。至于再度促使我提笔从事翻译工作,实缘起应邀参加一九七二年日本笔会主办的“日本文化研究国际会议”。依大会规定,参加者需提出一篇与日本文化相关的论文。我以日文书成《桐壺と長恨歌》提出发表。其后,我将日文的论文自译为中文:《源氏物语桐壶与长恨歌》,在台湾大学《中外文学月刊》刊载,同时为了读者便利而试译了《源氏物语》首帖《桐壶》,附录于论文之后,那篇日本中世纪文学深受白居易《长恨歌》的影响,中文的读者感觉既熟悉又陌生,产生莫大的好奇与期待,透过杂志的编辑部鼓励我继续译介全书。我在没有十分把握之下,答应下来,开始逐月在《中外文学》刊载的长期翻译工作。费时五年半,共六十六期而译竟了百万言的《源氏物语》全书。  那五六年的时间里,我教书、做研究、又翻译,过着与时间竞走的生活,十分辛劳,却也感觉非常充实。翻译遂成为我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我选择日本古典文学作品为自己翻译的对象,是基于两个理由的:一者,日本文化从中世纪以来深受我国隋唐文化影响,而且日本人早已有系统地译介了中国的重要著作;相较之下,我们对日本的文学作品则相当冷漠。虽然近二十余年来逐渐有人译出日本文学,但以近、现代作品为主,古典文学的译介仍嫌不够。再者,我个人具备日语文根底,其后从事中国古典文学的教学与研究,或可在这一方面略尽绵薄之力,弥补我们所当做而未做的事情,故自一九七三年以来,自我惕励断续译出了《源氏物语》(一九七三—一九七八)、《枕草子》(一九八六—一九八八)、《和泉式部日记》(一九九二)、《伊势物语》(一九九五—一九九六)等四本平安时代的日本文学名著,以及十九世纪明治时代的樋口一叶短篇小说集《十三夜》(二〇〇一—二〇〇四)。  以上五本书,前四本的著成年代都在千年以上,最后一本也在一百多年前。每一个国家的语文都会随时间而有所变化。现在的日本人阅读古人的这些文学作品,多数会觉得很困难,所以与谢野晶子(一八七八—一九四二)以降,已经有多种现代日语译的《源氏物语》等书出版了。  我的中译本诸书,虽然采取白话文,但是仍有许多地方非译文本身所能传达清楚,或者表现原文的巧妙之处,则不得不借助些注释。注释之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原著里引用日本的古老诗歌或隐喻,乃至于唐代以前的中国古诗文,因此对于中国读者而言,明白了这些道理,就会觉得既陌生而又熟悉,格外亲近动人。  《源氏物语》、《枕草子》、《伊势物语》和《十三夜》即将在大陆以简体字横排出版。容我在此感谢南京译林出版社所有帮助我促成此事的各位。  二〇一一年一月十八日

作者简介

日本平安时代的散文集。与《源氏物语》一起被誉为古典文学史上的双璧,也是当今文学史上随笔文学的代表之作。清新明快,形式多样、行文自由的写作风格对后来的散文文学的发展,也产生了巨大影响。

内容概要

清少纳言(约966~约1025)是平安时代著名的歌人、作家,三十六歌仙之一,与紫式部、和泉式部并称为平安时代的三大才女,曾任一条天皇皇后藤原定子身边之女官。
林文月(女,1933年-),台湾省彰化县人,作家、学者、翻译家。曾任台湾大学中文系讲师、副教授、美国华盛顿大学中文系客座教授、史丹福大学客座教授、捷克查尔斯大学客座教授。身兼研究者、文学创作者、翻译者三种身分,并且于这三个领域中都交出亮丽的成绩单。

图书封面


 枕草子下载 精选章节试读



发布书评

 
 


精彩短评 (总计101条)

  •     在繁忙的社会环境里我们忙碌着浮躁着总是感叹生活的不易和枯燥,但却忽略了某一些能给我们带来欢愉的细小东西,它们就在我们身边,等着我们去发现,去感悟,去欣赏。而枕草子里的少清纳言就是这样一个能够发现生活中闪亮之处的女性,她明亮的双眼,细腻的感觉,把生活中一些细细碎碎的东西变得有意思起来,仿佛都有了生命,让人随时都可以开心赏玩。
  •     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把和歌翻译成楚辞体,和歌应该更接近于唐诗吧?平安朝受大唐政治,文化,建筑影响极深,各方面都很接近大唐……不过翻译也不错,古典美。有时间去找找其他版本的枕草子,对照阅读,也是一种享受。
  •     每每读来,觉得女孩子家的心思便在那里了。心在那里,自然和小事,琐琐碎碎也是极有情趣细腻的。每次都有没看明白的。
  •     对此书仰慕已久。故当当一开始预售,便坚决买下了。
    清淡雅致的装帧,疏朗有致的排版,读起来非常舒服。
    林文月的译文亦相当美,女性文字细腻,优雅,清新,简约,具有音乐性,与清少纳言的风格想来是相符的。
    另有序跋,对作者做了补充描画,便于读者更好地了解此书。
    适于作为藏书。任何时候翻出一两篇看看,会有一种细微的趣味感,自枯燥生活中悠然而生。
  •     很早以前就喜欢枕草子,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译本,书一到翻开看到的语句译得很美,收藏
  •     翻译不一样,感觉就完全相反,之前在学校图书馆读了一个辣鸡,本来没有期待的。
  •     在日本时就读了日文版的枕草子,知道它的优美与深含的情趣,我一直以为翻译是译不出原文的味道的,但看了林文月教授的译本,才知道翻译可以达如此高之境界。绝对是了解日本古典文化,感受日本文学之美的一册经典译著!
  •     =枕草子这书不错,简直很经典。就是看不大懂
  •     做睡前读物,会做个好梦。
  •     书本身是5分,林文月翻译给4分。林仿楚辞体,强硬地用古风解读,反而失了那种悠闲快乐的意境,莫名的装逼。如果可以和周作人译的通俗易懂版相结合,再好不过。清少纳言很可爱。文青必备?
  •     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过多的修饰。有的只有平淡的叙述。虽淡如水,却美如画。日本古典文学,以枕草子为佳
  •     太喜欢《枕草子》,相较之下译得很不好。因爱生恨。
  •     抱谦,沒看完。沒有兴趣看下去了。
  •     和紫式部并称日本平安双壁的女作家清少纳言是个文艺的女人。若放在中国,唯有李清照、林徽因等等文艺女性才有这样文艺的生活情趣吧。
    文艺的书看过不少,雪小禅、白饭如霜、三毛、张晓风、毕淑敏,不一而同。有些写手长篇大论,末了却是抒发一通无病呻吟,不免扫兴。然而阅读《枕草子》,却有一股清新之气扑面而来。源自生活中点滴细节,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却能反映出记述者内心对生活的敏感纤细,大开大合的男性作家是没有这样的细腻。就算是村上和三岛由纪夫,乃至日本另一位国宝级作家夏目漱石,作品中也少有这样自然天真的情调。
    或许,这就是女子特有的文艺感作祟吧。天性中罗曼蒂克的基因一旦发作,便把生活中的一切都变得情趣多样。
    译者林文月,乃是台湾有名的散文家与翻译家,也是一位心思细腻的女子。或许因为“女人才懂女人的心”的缘故,林文月的译本里也有许多心思细腻之处,更显得风姿绰约起来。
    其实最难译的是东亚儒家文化圈的书,尤以日本为甚。习惯于将情绪内敛的大和民族在文学表达上也往往倾向于意境之美,如何将这种意境译出成为了不少译者头疼的地方。尤其是《枕草子》这样纯以抒情的手札,介乎散文与日记之间的表达方式。林文月的译作亦采取半文半白的叙述方式,显得全书也带了一股子平安时期的清癯之气,不同于“翻译腔”浓重的日系推理小说。
    中文系出身的林文月,将日本的意趣以中国的文字再现给了读者,实在很不容易。也正为如此,捧卷阅读时才会更生发对那个遥远年代、一衣带水的国家那种独有的文艺范儿的向往。
  •     清少纳言的枕草子在我看来,就是一部长长的古代日本女人,一点一点罗列出社会的细节,然后对此进行吐槽……至于吐槽成功与否,那就看你怎么理解了
  •     真是个高傲的女子。才华横溢,富有生活情趣,吐槽起来完全不留余地,忧伤起来仿佛天地都无法容纳。不愧平安文学的双壁。
  •     开篇很美,后面的话大多数感觉并不强烈,到也有不少动人的地方,或许需要时间去发掘
  •     要有多闲才能把这本读完呢,我也是挺服我自己。在深宫中做女官被皇后赏识是她人生最好的时光了吧,处处骄傲,反而显小家子气,闲言碎嘴的。林文月的译文自带皇室优雅范儿,女性化,美丽,不知道原文到底什么味。
  •     作者名字总看成「少言纳谏」...?大一时晨跑完读的。拿了翻译很糟糕的一本,中途弃了。
  •     《枕草子》是一直想买的书,总等不到周的译本,买了这本书也还可以吧,封面很是喜欢,但是还是比较钟爱周作人的译本,摘录两句大家感觉吧:
    “我想念你呢?还是不呢?假如我不是第一想念你,那么怎么办呢?”
    ——周作人译
    “要是我疼你与否?若非第一疼爱,当如何?”
    ——林文月译
  •     这本书找了将近一年,周作人版本的已经没有了,但是很看好这本啦。
    日本的文化个人很喜欢,《枕草子》永远都是我最爱的书。
  •     清丽有趣,确实是应该细细读来的枕边书。
  •     安妮说,《枕草子》的好,在于它虽琐碎细微,却蕴含了世间的清朗情意。
  •     曾经写过一篇关于枕草子的论文,对于林文月的译本印象颇好。如果可以结合周作人的译本,可体会到原作的十之八九。会让人着迷的一本书,强烈建议购买。
  •     まくらのそうし
    日本 平安时代女作家清少纳言的散文集。
    内容主要是对日常生活的观察和随想。断片式的寥寥数语,文字清淡而有意趣。
    其中文译本以周作人的译本流传最广、评价最高。
  •     唐朝对日本的影响真是方方面面,唐土典故诗句都能脱口而出。。。
  •     是那种,像电影一样可以渲染气氛的书籍。间于严肃书籍之间观看。版本要找好,注释很关键。清少纳言,言谈机敏观察细腻的聪明人,确是有恃才傲物的样子,流于轻浮;她对于皇后的喜爱,却教人喜爱的,终是个可爱的人物罢!但是最后的结局,真是,年老后如此落魄,还不如年纪轻轻最好的年纪就生病去世,这样还能被后人怀念风采最盛时的模样。
  •     一直想买清少纳言的《枕草子》,这次终于买到了。封面很素雅,很令人舒心。里面对和歌的翻译也是很有美感的,至少我喜欢这种楚辞体的翻译。本来以为清少纳言写的是那种很有美感的散文,没想到里面大多数是记载宫廷日常事情的,语言比较平淡。不过作为平安时代文学双璧之一,还是很值得欣赏的。
  •     绝对是好书!开卷“春,曙为最。”这样看似平淡的字眼,却有一种若隐若现的气势,喜欢随笔的朋友,林文月的《枕草子》是绝对不能错过的。
  •     枕草子与徒然草堪称双壁,慢慢体会日本文化
  •     对比了几个版本的翻译,显然林文月的更枯燥缺乏文字的美感
  •     看过《源氏物语》特意又买来《枕草子》看看。
  •     过了情趣的年纪,或是我本人太过无趣?所获甚少。
  •     读读放放 沉不下来啊
  •     《枕草子》是日本平安时代的散文集,十一世纪初完成。作者清少纳言,平安时代有名的才女,家学渊源,深通和歌又熟谙汉学。作品以“春曙为最”起始,“跋文”终结,长短不一,共有三百余段。内容主要是对日常生活的观察和随想。断片式的寥寥数语,文字清淡而有意趣。在日本文学史上,《枕草子》和《源氏物语》并称平安时代文学双璧,极受尊崇
  •     日本平安时代的作品。这种古典随笔散文,也许读原文才会更加深入了解它,读译文总会有些失色。可惜我并不懂日语。书中有讲一段段小故事,也有讲某个单独的事物种类,讲其佳者。大抵是本不错的书吧,语言障碍减一星吧。
  •     读着《枕草子》,书中的世界慢慢向你展开,让你觉得几乎没有时空的隔离。很多事情,很多情感,似乎也曾发生在我们身上,有熟悉的感觉。简单甚至无聊的事,娓娓道来,却是有滋有味。你会感叹幸福就是简单,生活就是细节。
  •     最开始看枕草子时,接触的是周作人先生的译本。后来看到林文月先生的译文,相比较之,觉得后者更雅致一些。这只是我私人的审美趣味,两者各有所长,有机会希望能收集两个版本的书。
  •     2017.03.20 ~ 2017.03.30 不知是否翻译的问题,文字读起来感觉不流畅。另外,读完本书,感觉挺不喜欢清少纳言这个人的。
  •     知道枕草子这部书是因为七堇年的《青春是被窝的坟墓》这本书= 其中讲到他送了她一本书《枕草子》,于是颇有兴趣的买着想看~ 虽然还没有看 想必一定很喜欢的 他讲的是我一直都很喜欢的日本的平安时期 我想 我的兴趣是颇大的
  •     两个人同一时代,但各侍其主。不同的是写的不同类型的文字,相同的是同样流传后世,也同样的命运坎坷。
    一见枕草子,即觉得清少纳言是个内心恬静的女人,否则怎能想起这样优美而又朴素的名?她的文,被天皇,女御,及宫廷里其的人传看,以致在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以后才进来的紫式部,在看了之后也暗自嫉恨。
    枕草子里,各文都明快,各文都阳光,好像夏日午后,枕在绿茶做枕芯的枕头上,刚刚睡醒一觉,睡眼惺忪看着院子里斑驳的树影和叽喳的小鸟,从身到心都恬适,都舒爽。
    买一本,放在家里,心情好的时候随手翻看,如果这时候再配一杯红茶,感觉真是很好。
  •     开始觉得无趣,慢慢的竟有些意思,大概就是这种宫中女官散文的闲适和有趣。聊以打发时间罢了。
  •     头一次看散文,读起来很安静
  •     清少纳言善于捕捉自然界中不经意而转瞬即逝的美,又敏锐察觉人间的万种事态,寥寥几笔便勾勒出一部完整的画卷,描述声、光、色、形,总斯斯文文的。此大写意手法竟出自一个小女人之手,不得不让人佩服。
    作者天资聪颖、感觉敏锐,心细如丝,她的字如其人——女人味十足,俗中带雅,时时透出率真的稚气,却偏要作出老练的姿态。时而豪情顿起,挥笔潇洒,时而在情人面前露出小女人态,单纯而细腻,颇让人为之心动。
    她的爱憎喜怒总是鲜明而不失含蓄,所下判断,几乎无不是以本能和悟性托出。不过下判断时就显出功底尚浅,比如常用“真有趣”、“真窘”、“实在受不了”等幼稚的词收尾。如此做法,倒也为读者带来的雅趣。而最大的缺陷则是过分崇拜地位高的人(尤其是皇上和皇后),贬低地位低微的人,难免让人感觉作者势利而肤浅。
    我并没有深入的研究过作者所处的年代以及她的生活背景,所以对她的文字理解必然不够深入,难免有说得不恰当之处,希望各位见谅。
  •     2017.1.30
  •     很喜欢林文月作品,已经迫不及待读完了《读中文系的人》,喧嚣红尘中守护一方安宁纯净的心田。《枕草子》还未阅读,读后再评
  •     3.5星,倒也算得上有趣,跟看日常一样。
  •     枕草子 确实是一本不错的书,林文月译本非常好,书的质量也不错。很满意
  •     粗粗读了些 当时就觉得散文不同小说 该看原文
  •     《枕草子》是继《源氏物语》后最令我感到欣喜的一部作品。此本书印刷版面精良,内容详实,有多处注释和插图,方便读者对文章的理解。书中内容读着便能让人感觉心境安宁,褪去浮躁,宜心养性。
  •     繁体的随笔特别有文艺感
  •     虽淡如水,却美如画。断片式的寥寥数语,文字清淡而有意趣.第一次听见这本书是在七堇年的文章里。看似平淡的字眼,却有一种若隐若现的气势
  •     秋八月 着白裳
  •     平淡冲和不失趣味。
  •     两个小姐姐都是有趣有眼力的人
  •     没有宏大叙事家国命运,纯真质朴的文字里,是清少纳言用好奇的眼光看到的四季时令、服饰、佛法人事、山水花鸟、草木、日月星辰等生活片断,有一种素面朝天的明净和雅致。一篇篇读来,颇饶情致。至于“春,曙为最。夏则夜。秋则黄昏。冬则晨朝”,凡读《枕草子》者,大概没有不知道的。
  •     万事万物都能发掘其乐趣,真是热爱生活之人
  •     每天读几页,还是有趣的。
  •     第一次听见这本书是在七堇年的文章里。后来去买了《源氏物语》,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地买了这本同是林文月译本的《枕草子》。呵呵,书的外观很淡雅,也很新,木有磨损。内容很爱。译文很有美感。再次感谢当当的发货速度!!!好快滴~~~
  •     比源氏物语差远了好不啦
  •     我的藏书癖可能就是从《枕草子》开始的。
    从我接触的几个版本来看,最珍贵的当属对外翻译周作人的版本。
    这次林先生的简体版,包装风格是我最喜欢的,看得出来整体设计很用心。因为是洪范授权出版,所以采用洪范版的封面图案来做封皮内层,体现了与洪范书店的联系和沿袭,又在洪范基础上有了改进,配色淡雅很协调,封皮包书突出设计感(那截白色的部分开始我以为是腰封来的,结果是折了两层)。正文纸张用淡黄的护眼纸,正文字体也比较大,看着不累(不厚道的想也有借此增加厚度之嫌~~)。文中涉及的注释都在当页的下面,我觉得这点比对外翻译那版考虑周到。
    至于翻译风格嘛,如人饮水,各有所爱,不做评论啦。
  •     看枕草子 自己生活写得如此有情致的一个人 ,在说起别人是非来却也是熟悉的烟火气。 不禁感叹,不论古今中外,不安于己的长舌真是共通。倒是越看人咋舌他人,越是警告自己不要蜚短流长,归于己就好。清少纳言在这一点上还是很可爱的。
  •     二一 《没志向》一章,活脱脱的女权主义嘛。
  •     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清少纳言说---枕草子是一本安静的书它把宫廷生活描述的像极了最常见的家庭清少纳言她是有一双慧眼善于发现那些细微之处的趣味而林文月的这份译本也是很好的演绎了源自女性内心的这份细微和温柔像是隔着一个国度千年的时光一种文化和语言一个伟大的女性把一份美好虔诚的交给了另一个伟大的女性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恩我在枕着她笔尖的文字而眠这是很有意思的事
  •     封面很别致,外封是一张纸叠成的两层样子。内文的确也有清少纳言的简劲之风,定子皇后时代的明快、绚烂一如我想象中的样子,很好,很美好的一本书。此书跟《十三夜》一起入手,《枕草子》适合放在枕边品玩,每天睡前翻翻,很有雅致和情趣。
  •     日本平安时代文学双璧之一,春花夏风秋月冬雪,尽拾生活细碎。
  •     通篇氤氲在一种“轻罗小扇扑流萤 卧看牵牛织女星”的闲愁之中,很喜欢。最后林氏的那篇跋文,读过真是难过。有生之年会重读的书。
  •     从清少纳言写下《枕草子》至今,已经差不多过了一千年的时光。文字的力量历久弥新,其中字句虽然隔了漫漫千年,又隔了一国的语言,借用周作人先生的译文,仍可读出隽永的意味。最广为传颂的是启始的第一句——
       “春天是破晓的时候最好,渐渐发白的山顶,有点亮了起来,紫色的云彩微细地横飘在那里,这是很有意思的。”
       清少纳言的一生不足六十载,两度婚姻都匆匆结束,后半生颠沛困苦,中间真正可说得上幸福的日子,大约只有从二十七岁起的短短七载。这七年之中,她作为女官随侍在中宫(也就是皇后)藤原定子身旁。定子比她小了差不多十岁,素来也以才思敏捷著称。
       《枕草子》中有这样一段故事:大雪天,定子和女官们在放下了格子窗的室内烤火闲聊,定子问清少纳言:“少纳言呀,香炉峰的雪怎么样啊?”少纳言一听,便叫人把格子窗架上,又站起来,将窗上的帘子高高卷起。见到这一举动,定子不由得会心微笑。
       两人的应对,其实凭借的是白居易的诗:“香炉峰雪拨帘看。”日本的流行比中国晚了一百多年,正在推崇白诗,才女们的闲话也要用其诗来作注解,不是当时人,还真没法解那般风情。
       清少纳言爱用“有意思”来形容美好的事物,一部《枕草子》中,有不少分门别类的“事物纪”。如“得意的事”,“可羞的事”,“着急的东西”,“可爱的东西”,细碎地一路写来,颇似今天某些女文青的博客风格。如这段“秘密去访问”——
       “秘密去会见情人的时候,夏天是特别有情趣。……还有,在冬天很冷的夜里,同了情人深深地缩在被窝里,听撞钟声,仿佛是从什么东西底下传来的响声似的,觉得很有趣。”
       三百余段《枕草子》,乍看之下,尽是女性视角所投射出的小世界。说风流也罢,说狭隘也好,概括的不过是这部绵长作品的一隅。清少纳言在定子死后仍继续写作这部随笔,其中多少也有把私人记忆留存于世的心境。如果结合历史来看,在她恬淡的琐事记录背后,竟然也有惊心动魄的波折。
      
       先来絮叨一下历史。定子出身于藤原世家,未满十四岁就被册封为中宫,一条天皇当时比她还小三岁,随着两人年纪渐长,情深日笃,定子的父亲和兄弟均受厚禄,藤原家族权倾朝野。定子十八岁那年,父亲去世,关白的大印没能传给兄长伊周,而是辗转到了叔父藤原道长手中。虽然是叔父,并不见得有多亲厚,定子的兄长伊周因为弟弟隆家的家人箭射花山法皇而遭到牵连,被以“大不敬”的罪名流放到孤岛。当时,怀有身孕的定子因父亲逝世而出宫退居二条宅邸,兄弟二人逃到二条宅邸,在她眼前被逮捕。受了这个刺激,定子当即削发为尼。
       在这一变故之后的第二年,定子生下脩子内亲王。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公主。一条天皇思念妻子,也盼望见到未曾谋面的女儿,所以不顾关白和其他大臣的阻拦,在宫中的角落设了一处“中宫职院”,让定子迁进来居住。作天皇的不得不顾及天下人的闲话,不能公开宠幸已经“出家”的前皇后,所以他每晚先去别的侧室那里,再偷偷跑去看望定子。如此辗转很是劳累,只好又设了一处行宫在中宫职院附近,方便夫妻往来。
       当皇帝的不能随心所欲,这也算是个极致的例子了。让我们先回到《枕草子》,看清少纳言怎样写定子在二条的往事,彼时,清少纳言被人传言与藤原道长一派的左大臣有暧昧,觉得人言可畏,便离开了定子的身旁,回家居住。一天,定子送了一封信给她。她发现是定子的亲笔,顿时“心里觉得发慌”,打开来看时,却发现里面没有书信,只有一片“山吹”的花瓣(中国叫做“棣棠花”),花瓣上写着一句话。
       “不言说,但相思。”
       这又是一个典故,清少纳言在回信里写了对应的古歌:“心如地下河。”定子的信使她决心不再顾忌人言,不久后便回到了定子身边。自此主仆相守,直到定子去世。这两人说是主仆,但心灵相通,更像姐妹或友人。难得的是两人都个性温和隐忍,可惜的是,她们都不曾长久幸福。
      
       一条天皇和定子可说是恩爱夫妻,却还是拗不过道长的强势。定子回宫两年后,生下了可成为继承者的长子。同年,道长逼天皇立自己的女儿藤原彰子为中宫。彰子这一年才十二岁。天皇夹在中间,迫不得已地立了彰子,又封定子为“皇后宫”,结果招了个“一皇二后”的骂名。
       定子在生第三个孩子时难产死去,终年二十三岁。她所生的长子终于没能成为皇子,多年以后继承皇位的,是彰子在二十岁那年生下的次子。正如定子有清少纳言陪伴,彰子身边的女官们则更为花团锦簇,除了紫式部、和泉式部,还有写下《荣花物语》的赤染卫门。
       《源氏物语》的作者紫式部入宫时三十六岁,彰子那年十八岁。熟女陪伴萝莉长大,似乎是宫闱世界历来的习俗。紫式部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她在日记里评判当世才女,惟独对清少纳言恶言相向——“总是故作风雅的人,即使在清寂无聊的时候,也要装出感动入微的样子,这样的人就在每每不放过任何一件趣事中自然而然养成了不良的轻浮态度。而性质都变得轻浮了的人,其结局怎么会好呢?”
       按理来说,清少纳言在定子死后出宫的时候,紫式部还未入宫,两人连面都没有见过,这样的评价实在有些苛刻。至于她这话的背后是否出于嫉妒,或是源自定子与彰子的微妙关系,时至今日,早已不得而知。
       清少纳言曾列举“可憎的事”,其中并没有指名道姓说别的才女不好,只有一条,指的该是某种絮叨女人。
       “羡慕别人的幸福,嗟叹自身的不遇,喜欢谈论别人的事,对于一点小事都喜欢打听,如不告诉,便埋怨人家。”
       至死,清少纳言大约也没有“嗟叹自身的不幸”。《枕草子》的字里行间浮动着轻盈的幸福感,那是一种来自内心的、温婉的女性的力量。缘此种种,比起紫式部,我更爱清少纳言多一些。
  •     跟日本传统文学格格不入,开篇惊艳,后面实在无力阅读了。
  •     林先生功力深、弃原文读汉译。懒总是有借口的…阴柔之美无字不露、淡幽之境闭目而来、有味的一册。(2015.5_阅读_于东京)
  •     着实喜欢
  •     如果你喜欢日本文学,如果你喜欢日本古典文学,那么林文月翻译的《枕草子》会是你不得不看的书。林文月的译本具有古典意蕴,却又不让人一头雾水。用现代语言讲述古典韵味,这一点做得相当到位。
  •     《枕草子》可以说是清少纳言心灵情趣的结集,类似于宋人的笔记小札,寥寥数语,写景抒情,一生只怀一种愁似的,绵延悠然的情怀都在里头。
  •     清新细腻可爱~琐碎的日常看起来也非常舒服。
  •     虽没有买到周作人翻译的枕草子,林文月译的也很好,喜欢。
  •     很悠远,带着不一样的清新。
  •     高中的时候偶尔看见有关于枕草子的评论,觉得清少纳言写来实在是妙趣横生。
  •     清少纳言的《枕草子》看了大半本,没想到像这样的非白话文也能让我欲罢不能,每晚看上几页,又忍不住再看上几页,真是很有日本特色的一本书,对于我这样的对于日本历史、文化、习俗了解的可以称的上是无知的人,从这样生活化的文字中去看,虽有些不甚解其意,可也多多少少窥到了些彼时的充满日本文化的时代气息
  •     和我想的不一樣。
  •     因为它认识林文月。这种散文体有种宋词的感觉,但是更多的情感体验与内心戏。推荐是因为很多情话可以来源于此
  •     刚回石家庄拿到别人帮忙签收的礼物 心情激动并且舍不得拆封 约两年前和源氏物语一起粗略翻过枕草子 清少纳言这样恃才傲物的姑娘自然别有一番风骨 平安时代极尽繁华好像也只是为了衬托她的别致 千年传世作品本不该妄自评论 依稀记得她说情人幽会 最好是在夏天 夏夜绵长飞鸟无穷尽。
  •     个人审美取向问题
  •     如同看了清少纳言的日记。 喜山川湖海,爱草木虫鱼,虽然每个时代对美的认知不一样,但美感确是一样,感谢清少纳言带给我以美的享受。
  •     枕草子需要耐心读下去,因为有许多字要查字典。我读了两个月,还没有读完,更没有查完。
  •     几天前偶然在《散文》上读到一篇介绍《枕草子》的文章。一句“春,曙为最。”就打动了我。细细读来,感觉许多小事,在清少纳言的笔下都变得饶有趣味。忍不住买来一读。应该说,林文月译的《枕草子》比起以前的译者更胜一筹。准备好好品读她的译作。
  •     在日本文学史上,《枕草子》和《源氏物语》并称平安时代文学双璧,极受尊崇。这个译本译得不错
  •     从前只知有《源氏物语》而不知有《枕草子》,一次上课的时间,偶然的机会听老师讲解,“春,曙为最。夏则夜。秋则黄昏。冬则晨朝”颇有情致与韵味。那份闲适与清淡,却是极有意思的。
  •     林文月译枕草子是一直渴望的版本,趁活动收入。很好。
  •     文风好美啊~
  •     不知道怎么说,总觉得除了描述的技巧好些。也没有别的什么值得看啊……也许我还是肤浅了些。以后再回来重看兴许会有不同的感受。
  •     清少纳言的《枕草子》是与《源氏物语》齐名的优美的散文。除去了解历史风物以外,也给我们今天忙于物欲生活的人们注入一股荡涤心灵的清流。生活原本如书中所记录的那样简单而平实,从自然到生活,从日常到节庆,从悲喜到平和。还世界以安宁,还心灵以宁静。
  •     很久以前,读七堇年的被窝,里面有提到枕草子,一直对着本书念念不忘,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书的包装很好,都舍不得拆掉。
  •     读过清少纳言的《枕草子》的日文原著片段,非常非常的美,虽然只是些小片段,但是这些平日里的所见所感不也正是所谓的生活吗?
  •     枕草子是日本有名的女作家清少纳言的作品,对日本以前的风俗习惯有很详细的描写,对日本文化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细读
  •     林文月翻译得不要太好,第一次觉得译本如此地美。
  •     这个女子,或犀利,或温婉,一时活泼有趣一时忧郁自省,一时又尖酸刻薄。 想象着那样的场景,宫廷中,帐幔里,年轻的她信手写下片笺,随风飞去,跨越千年。 周先生的译本平实贴切,我却不是太喜欢,据说林文月版更浪漫写意,有空要找来比较。
  •     好看。不过紫式部说得对,清少纳言现实中一定是个矫情的事儿逼。
  •     是要随手翻翻的书
  •     林文月的翻译好。
  •     装帧精美 文字更加诗情画意
    闲暇时读来值得品味一番
    确实是枕草子
  •     清少纳言本来我就很喜欢,觉得枕草子这本书既然出自他之手就不会失败。意料之中的好看。书的质量也很好。强烈推荐。
 

高中一年级,室内设计装饰装修,饮食文化,茶酒饮料,文化评述,历代帝王,戏剧艺术/舞台艺术,中国医学PDF图书下载,。 电子图书下载网 

电子图书下载网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