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祥的蛋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魔幻 > 不祥的蛋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3-06-01
ISBN:9787532125395
作者:(前苏联)布尔加科夫
页数:116页

章节摘录

  “亲爱的凤头鸡,宝贝疙瘩……嘬,嘬,嘬……喝点儿水吧。”玛特辽什卡央求道,端着杯子跟着凤头鸡的喙转来转去,可是凤头鸡不愿意喝,它张大鸡喙,昂起头,开始咯血。  “上帝呀!”女客拍着大腿惊叫起来,“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儿?一口一口吐血。要是我说假话,五雷轰顶,我活到今天还从没见过鸡会像人一样闹绞肠痧。”  这成了给可怜的凤头鸡送终的话。话音刚落,风头鸡便侧翻在地,鸡喙无力地扎在尘土,两眼翻白,后来终于仰面翻转,双脚朝天,不再动弹。玛特辽什卡扯开破喉咙.放声大哭,碗里的水泼了一地,司祭太太本人——劳动组合主席也放声大哭,而那位女客则凑在她耳边,压低声音说:  “斯捷潘诺夫娜,准是有人念了毒咒,不是的话,我把泥巴吃下肚去。哪见过这种事!鸡是绝不会生这种病的!准是有人对你的鸡施了巫术。”  “我的冤家对头呀!”司祭太太朝着天空喊道,“他们不是存心不让我在世界上活下去”  回答她的是一声鸡啼,随即有只羽毛蓬松、瘦骨嶙峋的公鸡侧着身子冲出鸡窝,活像被撵出小酒铺的发酒疯的醉鬼。它恶狠狠朝两个女人瞪出眼珠,在原地踏着步,像老鹰那样扎煞着翅膀,可是并没有飞起来,却在院子里跑着打转裎?薄⑴┮等嗣裎?薄⑿竽辆志殖て账??徊?扌菘恕⑴宥?骺品蚪淌诤筒ǘ?技勇宸蚪淌凇??约袄?扰滴?嫱??……抗鸡瘟新措施即日出台!……”扩音器忽而狂笑而呜咽,像只胡狼。  剧院路、涅格林路和卢勃扬卡广场火树银花,一道道白光和紫光交相辉映,汽车扬起一团团灰尘,鸣笛声不绝于耳。在好几堵墙壁上贴着巨幅告示,由刺眼的红色反光灯照明。告示前挤满了人。  “鸡肉和鸡蛋含有剧毒,严禁居民食用。如有私商在集市上出售鸡肉和鸡蛋,必没收财产,严惩不贷。凡我公民,遇完了祷告,取下了挂在胸前的绣有十字架的长巾。一张张好奇的脑袋挤在年代久远的栅栏上边和栅栏的缝隙之间。悲痛欲绝的司祭太太吻着十字架,大滴大滴的泪珠沾湿了一张面额为一卢布的黄颜色的票子,她把这张票子交给谢尔盖神父,神父望着票子叹了口气,说这都要怪我们触怒了上帝。他在说这句话时的神态表明他深知是什么触怒了上帝,不过他没把话说出口来。  此后,街上的人群就散了,因为鸡归窠很早,所以谁也不知道司祭太太德罗兹多娃女邻居的鸡窝里一下子死了三只母鸡和一只公鸡。    书摘1  六 1928年6月于莫斯科  莫斯科亮如白昼。灯火忽明忽灭,似在跳舞。剧院广场上车水马龙,公共汽车白色的车灯和电车绿色的车灯交相辉映;在原先缪尔一梅尔丽兹公司九楼的加层建筑屋顶上,有一个用彩灯扎成的女人,她用手撒出一个个彩色字母,连缀为“工人贷款”等字样。大剧院对面的街心花园里,晚上开放的五彩喷泉四围,人头攒动,嘈杂喧嚣。而在大剧院的屋顶上,有只巨型扩音器在怪声怪气地广播。  “抗鸡瘟疫苗在列福特兽医学院取得辉煌成果。今天死鸡量……已减少一半……”  随后扩音器改变了音色,尖叫起来,剧院上空亮起一道绿光,旋即又熄灭了,扩音器喑哑地说道:  “防治鸡瘟非常委员会业已成立,成员有:卫生人民委员、农业人民委员、畜牧局局长普塔哈一波罗休克、佩尔西科夫教授和波尔图加洛夫教授……以及拉比诺维奇同志!……抗鸡瘟新措施即日出台!……”扩音器忽而狂笑而呜咽,像只胡狼。  剧院路、涅格林路和卢勃扬卡广场火树银花,一道道白光和紫光交相辉映,汽车扬起一团团灰尘,鸣笛声不绝于耳。在好几堵墙壁上贴着巨幅告示,由刺眼的红色反光灯照明。告示前挤满了人。  “鸡肉和鸡蛋含有剧毒,严禁居民食用。如有私商在集市上出售鸡肉和鸡蛋,必没收财产,严惩不贷。凡我公民,应立即将其所藏鸡蛋,上缴区民警局,不得有违。”  《工人日报》屋顶银幕上死鸡堆积如山。穿浅绿色制服的消防队员们,提着闪光的消防龙头,把煤油浇到死鸡堆上。接着,红色的火海沸腾于整个银幕。淡色的烟朝四围扩散,并聚合为烟柱,腾向空中。银幕上跳出火红的字幕:  “霍登广场焚化死鸡。”  夜市十分热闹,许多商店虽说午饭和晚饭时间暂停营业,可一直要到深夜三点才打烊。这些商店的橱窗灯火辉煌,而在它们中间,有几家招牌上写有“供应鸡蛋,保证质量”等字样的店,橱窗全被钉死,活像是瞎子的眼窝。不时有标着“莫斯科卫生局救护大队”的急救车,凄厉地拉着警笛,超越笨重的公共汽车,打民警身旁飞驰而过。  “瞧,又是谁吃了臭鸡蛋,拉稀了。”人群中有好些人咕噜说。  在彼得罗夫大街,名扬世界的“帝国之风”酒楼内,绿黄两色彩灯交相辉映,一张张餐桌上,在手提式电话机旁都放有一块酒渍斑斑的硬纸牌子,上书:“奉上级指示不出售鸡蛋类菜肴。供应新鲜牡蛎。”  在埃尔米塔什宫令人心旷神怡的幽暗的绿阴丛中,点着一盏盏中国灯笼,其火如豆,给人以凄惋的感觉。可舞台上却灯光亮得刺眼,有两个讽刺歌手,一个叫什拉姆斯,一个叫卡尔曼奇克正在台上一面演唱由阿尔多和阿尔古耶夫两位诗人作词的讽刺歌曲,一面像跳踢踏舞那样敲着脚跟:  哎哟,妈妈,没有鸡蛋,  叫我怎么办??  以已故符谢沃洛德·梅耶荷德①的名字命名的梅耶荷德剧院推出活动彩灯文告,说是不日公演由作家埃伦道克编剧的新剧《鸡瘟》,该剧由梅耶荷德的门生,共和国功勋导演库赫捷尔曼执导。众所周知,梅耶荷德本人在1927年,剧院演出普希金的《鲍里斯·戈都诺夫》时,因为秋千连同站于其上的几名赤身露体的大贵族突然倒塌,而被活活压死。在毗邻的水族宫内,在洒满霓虹灯光的绿色舞台上,正在演出作家列尼夫采夫的活报剧《鸡雏》,但见台上闪耀着半裸的女人的肉体,而台下则掌声雷动。特韦尔街上,有一队马戏团驴子正在缓缓而行。驴头两侧各挂一盏小灯,背上驮着灯光广告画,讲的是科尔什剧院将再度演出罗斯坦①的(雄鸡)。  报童穿行于车轮之间,高声叫卖:  “地下室里有可怕的发现!波兰准备发动可怕的战争!!……佩尔西科夫教授在做可怕的实验!!”  在原来的尼基京杂技场里,俗气的棕色舞台上散发出好闻的兽粪味。马戏团小丑鲍姆满脸涂着白粉,对臃肿的穿着格子衣服的皮姆说:  “我知道你干吗哭丧着脸!”  “干吗?”皮姆尖声尖气地问。  “你把鸡蛋埋在地下,叫十五分局的民警给出土了。”  “哈——哈——哈——”杂技场哄堂大笑。笑得血液又甜又苦地凝住在血管里,连悬在年代已久的剧场圆顶下的秋千和救生网也被笑声震动了。  “啊——咿!”两名小丑齐声尖叫,一匹膘肥体壮的白马,驮着一个玉腿修长、只穿一套针织贴身衣的美女应声而出。  才情横溢、孤身一人、于一夜之间名声大噪的佩尔西科夫不看任何人,也看不见任何人,毫不理睬一路上那些嗲声嗲气地拉扯他、勾引他的妓女,管自在青苔街的人潮中挤出一条路来,朝练马场那口火红色的大钟走去,就在大钟下边,他低沉着头只顾想心事,和一个衣着极不人时的怪模怪样的人撞了个满怀,他的手指敲着了那人别在腰间的手枪木壳,好生疼痛。  “哎唷,见鬼!”佩尔西科夫尖叫起来。“对不起。”  “对不起。”对方回答说,声音很不好听。在人潮中,两人好不容易脱离了对方的怀抱。教授朝圣母街走去。马上忘掉了刚才的碰撞。  ……

书籍目录

1 文学之狼——代序
2 不祥之蛋

前言

  时间是有独立人格的伟大力量。  一部苏联文学史足可佐证。  在布尔加科夫生前,未必有人会把他视作俄罗斯经典作家。诚然,在20年代中期,他曾取得成功,揄扬纷至沓来,然而只是昙花一现,继之而来的是对他的猜疑、攻讦,乃至抄没手稿,剥夺谋生权利。在他生命的最后十年,他的创作进入全盛期,然而写出来的作品却无一能够出版。人们不再提及他,既没有人批评他,更没有人赞扬他,他被忘却了。除了他早年的剧作《土尔宾一家的日子》偶在剧院上演几场外,他似乎已无声无息地从文坛消失。  布尔加科夫生前是寂寞的。  二十年后,进入60年代,斗转星移,人事更迭,布尔加科夫从无声无息中走了出来,开始享用身后的哀荣。他生前未能面世的作品终于陆续发表,尽管编辑部对这些作品横加删改,但是富有经验的苏联读者还是从夹缝中领悟到了作者的匠心,与之共鸣,一唱而三叹。苏联的文学官员、批评家,如其时任苏联作协领导的苏尔科夫等人,审时度势,称布尔加科夫为“在革命年代从事写作的20年代苏维埃作家”,不过留有但书:“但是就世界观的坚定性和创作视野的广度而言,布尔加科夫不如他的大多数同时代人。”  又过了二十年,到了80年代,以西蒙诺夫为主席的“布尔加科夫文学遗产委员会”根据布尔加科夫的遗孀叶莲娜·谢尔盖耶芙娜亲自编辑、整理、校定的手稿,于此二十年间不加删改地出齐了布尔加科夫的作品,使世人清晰地认识到布尔加科夫创作的价值。于是布尔加科夫告别了他人在60年代初为他安排的“副册”的位子,阔步走人屠格涅夫、托尔斯泰、契诃夫、蒲宁等俄罗斯文学巨人的行列,看来,这才是他永恒的归宿。布尔加科夫的名字理应厕身其间。  与此同时,世界许多国家不惟翻译布尔加科夫的作品,还出版了大量探讨、分析他的小说和剧作的学术著述,先后三次召开他的长篇小说《大师和玛格丽特》的国际讨论会,形成了“布尔加科夫学”。据俄罗斯文学评论家拉克申说,美国正在筹备“二十世纪先贤祠”,以纪念这一百年来最杰出的人物,有两位俄罗斯作家人围,其中之一便是布尔加科夫。  悠悠岁月将布尔加科夫蒙受的冤抑和羞辱洗雪一尽,使他的文学才华重见天日。呜呼,时间何其公正乃尔!  布尔加科夫的全名是:米哈伊尔·阿法纳西耶维奇·布尔加科夫,1891年5月15日生于基辅。父亲是基辅神学院教授、宗教史学者,母亲是世俗学校教师。这对夫妇生有三子四女,米哈伊尔排行第一。这是个祥和、民主、好学、自尊、热爱艺术、追求真理、崇尚思考、鄙薄媚世、不畏权势、淡泊名利的知识分子家庭。米哈伊尔在这样的氛围薰陶下,自小喜爱音乐、戏剧、小说,尤其是果戈理的讽刺小说,养成了刚正不阿的性格和敏锐尖利的眼力。  1907年米哈伊尔的父亲死于肾硬化,这是一种遗传性疾病,三十三年后,米哈伊尔也因这种恶疾发作而弃世。父亲亡故时,米哈伊尔尚在基辅第一中学读书,成绩平平,因为他把绝大部分精力都用于阅读古典文学作品了。可是这位文学爱好者1909年中学毕业后,却考入基辅大学攻读医学。  ……

作者简介

本书是由布尔加科夫,俄罗斯二十世纪集讽刺作家、幻想题材作家、现实主义作家的天才于一身的文学大师。在美国为纪念二十世纪文化名人而编的《二十世纪文库》中,有两位俄罗斯作家入选,其中之一就是布尔加科夫。
本书是一部幻想荒诞小说,也是作者的成名作。小说描写动物学家佩尔西科夫发现了“生命之光”。但是由于阴差阳错,一批巨大的怪物似的蟒蛇、鸵鸟和鳄鱼被繁殖出来,这批声势浩大的怪物所到之处尽遭毁灭性的破坏,直至逼近莫斯科……“生命之光”变成了“死亡之光”。动物学家和他的助手被惊惶、愤怒的人们乱棍打死,科学实验室也遭到彻底毁坏。在幻想荒诞的事件下面,作者毫不掩饰自己对现实社会的批判和讽刺。
前苏联文豪高尔基曾称赞本书作者写得非常机智与巧妙!

内容概要

米·布尔加科夫(1891~1940)俄罗斯作家。出生于乌克兰基辅市一个教授家庭。自幼喜爱文学、音乐、戏剧,深受果戈理、歌德等的影响。1916年基辅大学医疗系毕业后被派往农村医院,后转至县城,在维亚济马市迎接了十月革命。1918年回基辅开业行医,经历了多次政权更迭,后被邓尼金分子裹胁到北高加索。1920年弃医从文,开始写作生涯。1921年辗转来到莫斯科。1920年开始在《汽笛报》工作,发表一系列短篇、特写、小品文,揭露并讽刺不良社会现象,以幽默和辛辣的文风著称。1924~1928年期间发表中篇小说《不祥的鸡蛋》(1925)、《魔障》(1925),剧本《卓伊金的住宅》(1926)、《紫红色的岛屿》(1928)。1925年发表长篇小说《白卫军》,描写1918年基辅的一部分反对布尔什维克的白卫军军官的思想行动。1926年小说改编为剧本《土尔宾一家的命运》,上演获得成功,但也引起争论。1927年他的作品实际上已被禁止发表。1930年,在斯大林的亲自干预下他被莫斯科艺术剧院录用为助理导演,业余坚持文学创作,并重新开始写他一生最重要的长篇小说《大师和玛加丽塔》(1966)直到逝世。其他著作有剧本《莫里哀》(1936)、传记体小说《莫里哀》(1962)等。

图书封面


 不祥的蛋下载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2条)

  •     不祥的蛋:却问“不祥”在何处?赵月斌《不祥的蛋》(戴骢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3年6月版),前苏联作家布尔加科夫(1891-1940)著中篇小说,写于1925年,当时作家34岁,故事背景则是1928年,是一部幻想式荒诞之作。小说讲述的是动物学家佩尔西科夫教授在进行科学实验时,偶然发现了一种“生命之光”,通过这种光的照射,可以使低级生物的生命力得到提高(如同几十年后才出现的“克隆”)。但是,这种光尚未得到充分的研究论证,就受到各种媒体的搅扰,使处于极度的烦躁中。不仅如此,当鸡瘟暴发后,全国的鸡都死光了,为迅速恢复鸡业,当局(克里姆林宫)随即不顾教授的强烈反对,强行征用这种“生命之光”去孵鸡。谁料却阴差阳错,把教授订购做实验用的蛇蛋、驼鸟蛋当作进口的鸡蛋运到了国营农场,结果繁殖出不计其数的蟒蛇、鸵鸟和鳄鱼,这批巨大的怪物冲出农场,袭击人类,毁灭了一座座城市和农庄,一直逼近莫斯科。为了阻止这场巨大的灾难,虽然出动了特种部队、骑兵团、航空大队,也无法阻挡动物军团的强大攻势。最后还是突如其来的寒潮结束了这场可怕的战役,两天两夜零下18度的低温使那些原产于热带沼泽地的动物全部死绝,人们重又过上了歌舞升平的生活。从总体上看,这部小说的构思并不复杂,故事情节就是一条简短的直线。要说“看点”,首先应该在于“生命之光”这一奇思妙想,其次就在于后来鸡蛋与蛇蛋的错换,有了“生命之光”作前提,后面孵出怪物便顺理成章,虽属巧合,却也自然。那么,在这个荒诞而又写实的外壳下,又能看到些什么微言大意呢?译者戴骢认为它批判讽刺了当时的社会现实,抨击了“官僚主义者愚昧无知、好大喜功和玩忽职守(致使科学家所发现的‘生命之光’到了他们手中变成了‘死亡之光’)。”我觉得,如果忽略了政治层面的意义,还可以用其他角度理解这部小说,所谓“不祥”,还可另有说法。第一个“不祥”在于自负的科学家。既然他发现的生命之光还在研究阶段,把仪器借给外行使用必然要担风险,在农场负责人告诉他蛋上尽是“脏点子”时,他就该有所警觉,而不是听之任之,当莫斯科发生骚乱时,他还认为“这事与我又有什么相干”。第二个“不祥”在于广大受害者。当危难来临,人们处于极度的恐慌和绝望之中,不是同仇敌忾去抵挡危难,而是迁怒于生命之光的始作俑者,用乱棍打死了动物学家和他的助手、女仆,并且捣毁了科学实验室,在动物向人类发起进攻的时候,人类却比动物更为可怕,由受害者变成了施暴者。第三个“不祥”在于科学和自然。科学能够造福于人类,同时也能降祸于人类,如果违背了科学规律,必定会遭到科学的惩罚。进行科学研究,也要尊重自然规律,一旦反自然,就可能走向科学的反面,犯下反科学、反人类的滔天罪行。从“生命之光”可以看到科学的威力与可怕。从怪物的泛滥和灭绝也可以看到自然的脆弱与博大。因此可以看出,“不祥的蛋”并不是孤立的、偶然的,而是众人联手造成的,因为在孵蛋的过程中,几乎每个环节都出了错,才最终酿成了无可挽回的大危机。说到最后,才发现我把这部小说读成了寓言,不错,布尔加科夫的这部小说本身就是一个内涵丰富的寓言,虽然它算不上经典,算不上巨著,但它足以给人许多启发,无论是其超前的“魔幻现实”手法,还是它所包藏的朴素的人本思想。2004年9月2日
  •     2月第一期 《不祥的蛋》《不祥的蛋》 【苏】布尔加科夫著 戴骢译这当然不是布尔加科夫最优秀的作品,但又有谁可以否认布尔加科夫的想象力?比起《狗心》,《不祥的蛋》就显得更为老道,更加不动声色。《狗心》对人以及社会风气的嘲讽是直接而激越的,作者对那个有人形的狗的态度也是明显的,但在《不祥的蛋》里,我们甚至很难找到一个绝对意义上的“坏蛋”。故事讲的是佩尔西科夫教授在偶然中发现能将卵生动物的蛋孵化成大几十倍的庞然大物的一种光线。国营农场得知后借走了该机器来孵化出大量鸡来弥补食物短缺。但由于人为疏忽,把鸡蛋和蟒蛇、巨蜥等的蛋搞混了。国营农场养出了大量吃人的庞然大物,而且追着人一直逼向莫斯科。后来由于寒风冻死了那些动物才保存了大多数人的命。总觉得布尔加科夫在这篇暗地里对那种不按实际作跃进计划作了严正的警告,同时,在文末对暴民无来由地对培育出光线的教授进行围攻的谴责。毕竟,出问题的是将蛋运错了的人,而不是生产出光线的人。那种群体性的疯狂,大概就是那时乃至今后一段时间仍需警惕的。生活在那个时代的布尔加科夫,如果说完全抛却政治教化,那是不可能的,但也不代表只能从这篇小说里看到别的能追赶永恒的东西,那才是这篇小说能够传之久远的关键。小说中不乏写得精细之处。那段大蟒蛇登场的那段实在是写得阴冷,先是村里的狗都狂吠起来,然后是绝望地嚎叫,连青蛙都跟着呱呱怪叫,然后第二天却是完全没有任何狗吠蛙叫。接着就是像原木一样的电线杆高的巨蟒从牛蒡后升起……接着那些刻画读之真有种身临其境的恐怖。荒诞夹杂在真实的场景之中,却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中无限放大,刺激着你我的眼睛。《不祥的蛋》 【苏】布尔加科夫著 戴骢译 上海文艺出版社 2003年6月一版一印http://www.viyami.com/myblog/user1/pires043/archives/2008/2008421221616.html

精彩短评 (总计22条)

  •     虽是幻想荒诞小说,但却充满了现实主义的批判,对于人性、科学等有所反思,值得一读
  •     想不到的想象力。
  •     比起《大师和玛格丽特》,这本倒是读得畅快淋漓。悬念迭起,高潮不断。
  •     魔幻现实主义
  •     很漂亮的故事。
  •     不单单科幻而已
  •     在三折书店购得,便宜到无视他,但是读起来十足吸引.然后把这系列小说几乎都买了
  •     布尔加科夫的书很奇怪的没有那种灵魂深处爆发革命的俄罗斯风格。举重若轻,kuso的故事里隐藏着逃避不了的悲剧结局这点倒是更像马尔科斯。
  •     太有趣了
  •     读到可怕的场面的时候,真心觉出作者的嫌恶与老道的冷眼。
  •     中篇。结尾收的太快,一般般的荒诞小说
  •     一本好书大家请订购!!
  •     暴民是万恶之源啊
  •     前苏联版的荒诞《狂蟒之灾》,有爬虫心理阴影的人不适合看。
  •     布尔加科夫真是有才
  •     有个性
  •     讽刺绝佳
  •     1925年讽刺的现实,90年过去,一样可以用来讽刺现世,社会是怎样发展的,以至于比小说还要荒诞。
  •     反科学,布尔加科夫是很好的魔幻现实主义大师
  •     俄式侏罗纪公园,非常有镜头感,拍成电影应该不错滴。这作家真反动,难怪不被主流政府欣赏
  •     书中所写,似曾相识。
    抑或,正在发生。

    书比较薄,译本还算不错。
    品相一般,毕竟有些年头了,有“岁月的痕迹”了。
  •     虽然不很了解其创作背景,但是这种讽刺与科幻相结合的文风很喜欢。
 

高中一年级,室内设计装饰装修,饮食文化,茶酒饮料,文化评述,历代帝王,戏剧艺术/舞台艺术,中国医学PDF图书下载,。 电子图书下载网 

电子图书下载网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