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菲女士的日记 韦护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情感/家庭/婚姻 > 莎菲女士的日记 韦护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1
ISBN:9787020071982
作者:丁玲
页数:162页

章节摘录

  莎菲女士的日记 十二月二十四 今天又刮风!天还没亮,就被风刮醒了。伙计又跑进来生火炉。我知道 ,这是怎样都不能再睡得着了的,我也知道,不起来,便会头昏,睡在被窝 里是太爱想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上去。医生说顶好能多睡,多吃,莫看书, 莫想事,偏这就不能,夜晚总得到两三点才能睡着,天不亮又醒了。象这样 刮风天,真不能不令人想到许多使人焦躁的事。并且一刮风,就不能出去玩 ,关在屋子里没有书看,还能做些什么?一个人能呆呆的坐着,等时间的过 去吗?我是每天都在等着,挨着,只想这冬天快点过去;天气一暖和,我咳 嗽总可好些,那时候,要回南便回南,要进学校便进学校,但这冬天可太长 了。 太阳照到纸窗上时,我在煨第三次的牛奶。昨天煨了四次。次数虽煨得 多,却不定是要吃,这只不过是一个人在刮风天为免除烦恼的养气法子。这 固然可以混去一小点时间,但有时却又不能不令人更加生气,所以上星期整 整的有七天没玩它,不过在没想出别的法子时,又不能不借重它来象一个老 年人耐心着消磨时间。 报来了,便看报,顺着次序看那大号字标题的国内新闻,然后又看国外 要闻,本埠琐闻……把教育界,党化教育,经济界,九六公债盘价……全看 完,还要再去温习一次昨天前天已看熟了的那些招男女编级新生的广告,那 些为分家产起诉的启事,连那些什么六○六,百零机,美容药水,开明戏, 真光电影……都熟习了过后才懒懒的丢开报纸。自然,有时会发现点新的广 告,但也除不了是些绸缎铺五年六年纪念的减价,恕讣不周的讣闻之类。 报看完,想不出能找点什么事做,只好一人坐在火炉旁生气。气的事, 也是天天气惯了的。天天一听到从窗外走廊上传来的那些住客们喊伙计的声 音,便头痛,那声音真是又粗,又大,又嗄,又单调;“伙计,开壶!”或 是“脸水,伙计!”这是谁也可以想象出来的一种难听的声音。还有,那楼 下电话也不断的有人在电机旁大声的说话。没有一些声息时,又会感到寂沉 沉的可怕,尤其是那四堵粉垩的墙。它们呆呆的把你眼睛挡住,无论你坐在 哪方:逃到床上躺着吧,那同样的白垩的天花板,便沉沉地把你压住。真找 不出一件事是能令人不生嫌厌的心的;如那麻脸伙计,那有抹布味的饭菜, 那扫不干净的窗格上的沙土,那洗脸台上的镜子——这是一面可以把你的脸 拖到一尺多长的镜子,不过只要你肯稍微一偏你的头,那你的脸又会扁的使 你自己也害怕……这都可以令人生气了又生气。也许只我一人如是。但我宁 肯能找到些新的不快活,不满足;只是新的,无论好坏,似乎都隔我太远了 。 吃过午饭,苇弟便来了,我一听到那特有的急遽的皮鞋声从走廊的那端 传来时,我的心似乎便从一种窒息中透出一口气来感到舒适。但我却不会表 示,所以当苇弟进来时,我只默默的望着他;他以为我又在烦恼,握紧我一 双手,“姊姊,姊姊,”那样不断的叫着。我,我自然笑了!我笑的什么呢 ,我知道!在那两颗只望到我眼睛下面的跳动的眸子中,我准懂得那收藏在 眼睑下面,不愿给人知道的是些什么东西!这有多么久了,你,苇弟,你在 爱我!但他捉住过我吗?自然,我是不能负一点责,一个女人应当这样。其 实,我算够忠厚了;我不相信会有第二个女人这样不捉弄他的,并且我还确 确实实地可怜他,竟有时忍不住想指点他;“苇弟,你不可以换个方法吗? 这样只能反使我不高兴的……”对的,假使苇弟能够再聪明一点,我是可以 比较喜欢他些,但他却只能如此忠实地去表现他的真挚! 苇弟看见我笑了,便很满足。跳过床头去脱大氅,还脱下他那顶大皮帽 。假使他这时再掉过头来望我一下,我想他一定可以从我的眼睛里得些不快 活去。为什么他不可以再多的懂得我些呢? 我总愿意有那末一个人能了解得我清清楚楚的,如若不懂得我,我要那 些爱,那些体贴做什么?偏偏我的父亲,我的姊姊,我的朋友都如此盲目的 爱惜我,我真不知他们爱惜我的什么;爱我的骄纵,爱我的脾气,爱我的肺 病吗?有时我为这些生气,伤心,但他们却都更容让我,更爱我,说一些错 到更使我想打他们的一些安慰话。我真愿意在这种时候会有人懂得我,便骂 我,我也可以快乐而骄傲了。 没有人来理我,看我,我会想念人家,或恼恨人家,但有人来后,我不 觉得又会给人一些难堪,这也是无法的事。近来为要磨练自己,常常话到口 边便咽住,怕又在无意中竟刺着了别人的隐处,虽说是开玩笑。因为如此, 所以可以想象出来,我是拿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在陪苇弟坐。但苇弟若站起身 来喊走时,我又会因怕寂寞而感到怅惘,而恨起他来。这个,苇弟是早就知 道的,所以他一直到晚上十点钟才回去。不过我却不骗人,并不骗自己,我 清白,苇弟不走,不特于他没有益处,反只能让我更觉得他太容易支使,或 竟更可怜他的太不会爱的技巧了。 十二月二十八 今天我请毓芳同云霖看电影。毓芳却邀了剑如来。我气得只想哭,但我 却纵声的笑了。剑如,她是多么可以损害我自尊之心的;因为她的容貌,举 止,无一不象我幼时所最投洽的一个朋友,所以我不觉的时常在追随她,她 又特意给了我许多敢于亲近她的勇气。但后来,我却遭受了一种不可忍耐的 待遇,无论什么时候想起,我都会痛恨我那过去的,不可追悔的无赖行为: 在一个星期中我曾足足的给了她八封长信,而未被人理睬过。毓芳真不知想 的哪一股劲,明知我不愿再提起从前的事,却故意邀着她来,象有心要挑逗 我的愤恨一样,我真气了。 我的笑,毓芳和云霖不会留意这有什么变异,但剑如,她能感觉到;可 是她会装,装糊涂,同我毫无芥蒂的说话。我预备骂她几句,不过话到口边 便想到我为自己定下的戒条。并且做得太认真,反令人越得意。所以我又忍 下心去同她们玩。 到真光时,还很早,在门口遇着一群同乡的小姐们,我真厌恶那些惯做 的笑靥,我不去理她们,并且我无缘无故地生气到那许多去看电影的人。我 乘毓芳同她们说到热闹中,丢下我所请的客,悄悄回来了。 除了我自己,没有人会原谅我的。谁也在批评我,谁也不知道我在人前 所忍受的一些人们给我的感触。别人说我怪僻,他们哪里知道我却时常在讨 人好,讨人欢喜。不过人们太不肯鼓励我说那太违心的话,常常给我机会, 让我反省我自己的行为,让我离人们却更远了。 夜深时,全公寓都静静的,我躺在床上好久了。我清清白白的想透了一 些事,我还能伤心什么呢? 十二月二十九 一早毓芳就来电话。毓芳是好人,她不会扯谎,大约剑如是真病。毓芳 说,起病是为我,要我去,剑如将向我解释。毓芳错了,剑如也错了,莎菲 不是欢喜听人解释的人。根本我就否认宇宙间要解释。朋友们好,便好;合 不来时,给别人点苦头吃,也是正大光明的事。我还以为我够大量,太没报 复人了。剑如既为我病,我倒快活,我不会拒绝听别人为我而病的消息。并 且剑如病,还可以减少点我从前自怨自艾的烦恼。 我真不知应怎样才能分析我自己。有时为一朵被风吹散了的白云,会感 到一种渺茫的,不可捉摸的难过;但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苇弟其实还 大我四岁)把眼泪一颗一颗掉到我手背时,却象野人一样在得意的笑了。苇 弟从东城买了许多信纸信封来我这里玩,为了他很快乐,在笑,我便故意去 捉弄,看到他哭了,我却快意起来,并且说“请珍重点你的眼泪吧,不要以 为姊姊象别的女人一样脆弱得受不起一颗眼泪……”“还要哭,请你转家去 哭,我看见眼泪就讨厌……”自然,他不走,不分辩,不负气,只蜷在椅角 边老老实实无声的去流那不知从哪里得来的那末多的眼泪。我,自然,得意 够了,又会惭愧起来,于是用着姊姊的态度去喊他洗脸,抚摩他的头发。他 镶着泪珠又笑了。 在一个老实人面前,我已尽自己的残酷天性去磨折他,但当他走后,我 真想能抓回他来,只请求他:“我知道自己的罪过,请不要再爱这样一个不 配承受那真挚的爱的女人了吧!” 一月一号 我不知道那些热闹的人们是怎样的过年,我只在牛奶中加了一个鸡子, 鸡子是昨天苇弟拿来的,一共二十个,昨天煨了七个茶卤蛋,剩下十三个, 大约够我两星期吃。若吃午饭时,苇弟会来,则一定有两个罐头的希望。我 真希望他来。因为想到苇弟来,我便上单牌楼去买了四合糖,两包点心,一 篓橘子和苹果,预备他来时给他吃。我断定今天只有他才能来。 但午饭吃过了,苇弟却没来。 我一共写了五封信,都是用前几天苇弟买来的好纸好笔。我想能接得几 个美丽的画片,却不能。连几个最爱弄这个玩艺儿的姊姊们都把我这应得的 一份儿忘了。不得画片,不希罕,单单只忘了我,却是可气的事。不过自己 从不曾给人拜过一次年,算了,这也是应该的。 晚饭还是我一人独吃,我烦恼透了。 夜晚毓芳云霖来了,还引来一个高个儿少年,我想他们才真算幸福;毓 芳有云霖爱她,她满意,他也满意。幸福不是在有爱人,是在两人都无更大 的欲望,商商量量平平和和地过日子。自然,有人将不屑于这平庸。但那只 是另外人的,与我的毓芳无关。 毓芳是好人,因为她有云霖,所以她“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她去 年曾替玛丽作过一次恋爱婚姻的介绍。她又希望我能同苇弟好,她一来便问 苇弟。但她却和云霖及那高个儿把我给苇弟买的东西吃完了。 那高个儿可真漂亮,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男人的美,从来我还没有留心 到。只以为一个男人的本行是会说话,会看眼色,会小心就够了。今天我看 了这高个儿,才懂得男人是另铸有一种高贵的模型,我看出在他面前的云霖 显得多么委琐,多么呆拙……我真要可怜云霖,假使他知道他在这个人前所 衬出的不幸时,他将怎样伤心他那些所有的粗丑的眼神,举止。我更不知, 当毓芳拿这一高一矮的男人相比时,会起一种什么情感! 他,这生人,我将怎样去形容他的美呢?固然,他的颀长的身躯,白嫩 的面庞,薄薄的小嘴唇,柔软的头发,都足以闪耀人的眼睛,但他还另外有 一种说不出,捉不到的丰仪来煽动你的心。比如,当我请问他的名字时,他 会用那种我想不到的不急遽的态度递过那只擎有名片的手来。我抬起头去, 呀,我看见那两个鲜红的,嫩腻的,深深凹进的嘴角了。我能告诉人吗,我 是用一种小儿要糖果的心情在望着那惹人的两个小东西。但我知道在这个社 会里面是不准许任我去取得我所要的来满足我的冲动,我的欲望,无论这于 人并没有损害的事,我只得忍耐着,低下头去,默默地念那名片上的字: “凌吉士,新加坡……” 凌吉士,他能那样毫无拘束的在我这儿谈话,象是在一个很熟的朋友处 ,难道我能说他这是有意来捉弄一个胆小的人?我为要强迫地拒绝引诱,不 敢把眼光抬平去一望那可爱慕的火炉的一角。两只不知羞惭的破烂拖鞋,也 逼着我不准走到桌前的灯光处。我气我自己:怎么会那样拘束,不会调皮的 应对?平日看不起别人的交际,今天才知道自己是显得又呆,又傻气。唉, 他一定以为我是一个乡下才出来的姑娘了! 云霖同毓芳两人看见我木木的,以为我不欢喜这生人,常常去打断他的 话,不久带着他走了。这个我也感激他们的好意吗?我望着那一高两矮的影 子在楼下院子中消失时,我真不愿再回到这留得有那人的靴印,那人的声音 ,和那人吃剩的饼屑的屋子。 P3-10

书籍目录

莎菲女士的日记韦护

编辑推荐

  《莎菲女士的日记》收录了丁玲的中篇小说《莎菲女士的日记》和《韦护》。丁玲在20年代时就以其大胆的女性意识、敏锐的文学感觉和细腻的叙述风格闻名文坛,其中《莎菲女士的日记》反映了当时知识少女的苦闷与追求,成为文坛不朽之作。

前言

  在一般意义上讲,中篇小说通常是就小说的篇幅而言,它是介于长篇小说和短篇小说之间的一种体裁。对于中文作品来说,人们一般将三到十万字左右的小说叫作中篇小说。  在英文中,长篇小说称为novel,短篇小说为short story,各自拥有独立的称谓,而中篇则是novelette,是一个在词义上具有依附性的衍生词,字面意义可以理解为小于长篇的小说。这表明中篇小说本身还是一个相对模糊的概念。  在中国,现代意义上中篇小说概念的形成是伴随着其创作的产生而逐渐清晰的。鲁迅先生创作于1921年的《阿Q正传》,是中国现代意义上中篇小说的开山之作。这之后陆续出现了沈从文的《边城》,老舍的《月牙儿》、《我这一辈子》,萧红的《生死场》,巴金的《憩园》等优秀的中篇作品。这种影响一直接续不断,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年间,中篇小说更是进入了一个空前繁荣的发展时期,以致有研究者认为,中篇小说代表了近三十年文学的高端水平。  篇幅与内容含量的适中,既便于艺术操作又易于阅读传播的优势,使得中篇小说很快能在读者中产生影响。为了满足读者的需要,我们编选了这套“中国现代中篇小说藏本”系列图书,选择1919-1949年间创作的具有代表性的中篇小说经典作品,既从源头展示我国中篇小说的创作成就,也为读者的阅读和收藏提供一个精良的版本。  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  二00八年十一月

作者简介

本书收录了丁玲的中篇小说《莎菲女士的日记》和《韦护》。
《莎菲女士的日记》是作者丁玲女士于1927年写的。它是一篇日记体裁的小说,小说描写了“五四”运动后几年北京城里的几个青年的生活。作者用大胆的毫不遮掩的笔触,细腻真实地刻划出女方角莎菲倔强的个性和反叛精神,同时明确地表露出脱离社会的个人主义者的反抗带来的悲剧结果。莎菲这种女性是具有代表意义的,她追求真正的爱情,追求自己,希望人们真正地了解她,她要同旧势力决裂,但新东西又找不到。她的不满是对着当时的社会的。

内容概要

  丁玲,(1904年10月12日—1986年3月4日),现代女作家。原名蒋伟,字冰之,又名蒋炜、蒋玮、丁冰之。笔名彬芷、从喧等。湖南临澧人。1918年就读于桃源第二女子师范学校预科,次年转入长沙周南女子中学。1922年初赴上海,曾在陈独秀、李达等创办的平民女子学校学习。在长沙等地上中学时,受到五四运动思潮的影响。1923年经瞿秋白等介绍,入中国共产党创办的上海大学中国文学系学习。次年夏转赴北京,曾在北京大学旁听文学课程。1925年与胡也频结婚,1927年开始小说创作。处女作《梦珂》于同年年底发表于《小说月报》,不久又完成代表作《莎菲女士的日记》,引起文坛的热烈反响。1928年10月,出版第一本小说集《在黑暗中》。1929年冬,完成第一部长篇小说《韦护》。1930年参加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后出任左联机关刊物《北斗》主编及左联党团书记(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时期她创作的《水》《母亲》等作品,显示了左翼革命文学的实绩。1933年5月在上海被国民党特务绑架,后转至南京幽禁三年。1936年9月须党的营救下逃离南京,经上海潜赴西安,不久到中共中央所在地陕北保安县。在陕北历任西北战地服务团团长、《解放日报》文艺副刊主编等职,并先后创作《一颗未出膛的枪弹》《夜》《我在霞村的时候》《在医院中时》等解放区文学优秀作品。1948年完成了反映土改运动的优秀长篇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曾被译成多种外文。1951年获斯大林文学奖。新中国成立后,丁玲曾任中国文联委员、全国文协(后改为作协)副主席、《文艺报》主编、《人民文学》主编、中央文学研究所所长等职,并被选为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并在繁忙工作之余,发表了大量小说,散文和评论文章。1955年和1957年被错误地定为“丁玲、陈企霞反党小集团”和“丁玲、冯雪峰右派反党集团”主要成员,1958年又受到“再批判”。并被下放到北大荒劳动改造。“文化大革命”期间深受迫害并被投入监狱。1979年平反后重返文坛、先后出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等职,并多次出访欧美诸国。丁玲一生著作丰富,有些作品被译成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国流传,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有《丁玲文集》五卷。  晚年的丁玲被骂成“左”,丁玲晚年曾说道::“我不管它‘左’还是右,我也不晓得什么叫‘左’和右,我只晓得现在骂我‘左’的人,都是当年打我右的人!”  丁玲与沈从文的恩恩怨怨  丁玲沈、丁两人都是近代有名的作家,尤其是沈,现代对他的评价越来越高。但对他两人的事迹,我都不熟悉,看过沈从文的小说和散文,丁玲的看得很少。忘了在哪本书上看过一个掌故,就是鲁迅误会丁玲是沈从文的事。事程是这样的,丁玲初到北京,举目无亲,生活无著,走投无路之下,就给鲁迅写信,希望鲁迅给她找到一份工作。那时,丁玲那没有走上文学之路,从没有写过,更没有发表过作品,鲁迅当然是没见过这个名字,就问一个朋友,朋友看了说:这笔迹看上去像休芸芸(沈从文笔名)。于是鲁迅误以为沈从文换一个女性的名字来骗自己,不但不理,还在写给友人的信中对沈从文作了讥刺和挖苦。鲁迅是无形的文坛领袖,对人作褒贬,影响都极大。後来,才弄清确有丁玲其人,鲁迅对此事颇为自责,觉得丁玲回乡是因为得不到自己的帮助之故,却忽略了此事对沈从文做成了伤害,对一个初闯文坛的年轻人,莫名其妙受到一个前辈的指责,打击一定不少。鲁迅只是在日记中说了句“即不是休芸芸的鬼”,没有表示歉意。从此,两人一直保持著一定的距离。  这事在鲁沈固然是憾事,但在沈丁却在一种特别的缘分将两人拴在一起,这也许也是一种暗示,暗示两人几十年恩恩怨怨的独特的,富有戏剧性的开头。我初听这段掌故时,还以为是沈从文拿著丁玲的信去找鲁迅,原来不是。事实上,发生误会事件时,沈丁只见过一次,是胡也频介绍的,而几天後,丁玲就跑回湖南。  我以前也隐约觉得沈丁应是朋友,却没想到,沈从文与丁玲,胡也频的交情竟然是这样好,远超出我的意料之外。从认识到1930这五年间,除了短暂的分开,三人似乎朝夕相处。那时沈胡是好友,胡丁是恋人,丁玲和沈从文自然也成了好友,且是同乡的关系,总是有说不尽的话,甚至有时两人用家乡话说得热火朝天,胡也频一句也插不上嘴,只好在一旁发呆。沈丁的关系这样好,以至胡也频也曾怀疑过他们,而外面更是谣言满天飞,说三人出即同行,睡就同眠,对三人同住,关系亲密作了许多暧昧的猜测。其实,沈从文和丁玲从没有男女之情,更没有过什麼出轨的事,由始至终两人都异口同声说只是朋友的普通关系。这是可信的。胡丁是恋人,胡也频怎能容忍沈丁在自己的眼皮下,当著自己的面有私情?胡沈一直无比信任,也就反证了沈丁的纯洁。那时大家都是文学青年,有共同话题,而且年轻人有梦想,有希望,有热情,总是想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人,交流,讨论,所以,即便沈丁的性格完全不同,当时却能聊得来。  後来他们三人还共同办过一份叫《红黑》的报纸,出了数期,因为亏损才办不下去。不久,胡丁加入左联,从事革命工作,而沈从文却一边写作,一边教书,从此,胡丁和沈各奔东西,各自走上各自的道理。1931年,胡也频被捕,沈从文不畏危险,多方奔走营救不果,不久胡被杀害,这就是当时有名的左联五烈士。胡也频从狱中写信求救,就是写给沈从文的,可见对沈从文的信任和两人感情的深厚。胡被害不久,为了安全计,丁玲决定把儿子送回故乡给母亲抚养,也是沈从文护送丁玲回去的。为此沈从文还掉了教席。1933年,丁玲失踪(过了好久,才知是被捕),沈从文多方呼吁,八方打听,还多次文提醒各方对此事件的关注和重视,不久误传丁玲被害,悲愤之余,沈从文继胡也频遇害後作了四万字的《记胡也频》,又创作了十一万字的《记丁玲》。後来才得知丁玲是被国民党软禁在南京,沈从文闻信,携著新婚妻子张兆和,带著丁玲儿子的相片,探望丁玲。丁玲此次被捕,疑是被同居的男友名冯达者出卖,同时被捕的还有潘新年——-是姓冯的带著便衣摸到他和丁玲的同居处。  胡丁为革命献身精神让人钦佩,沈从文的侠气仗义也叫人敬佩,而沈胡丁三个的友谊,更让人感动。要是故事一直是这样发展下去,这将是一段让後人心仪的故事:近代两位大作家感人的情谊,高尚的情操(当然,後来的破裂,只是有损情谊,未必损及情操)。但遗憾的是,结果竟然是大出人意料之外,四十多年後,两位曾很要好的朋友,不但彻底破裂,而且破裂的方式是这样让人遗憾。  建国初年,丁玲过了一段颇为风光的日子,但56年,当了右派後,更在文革期间,饱受催残的丁玲,在1980发表了《也频与革命》一文,文中对沈从文在五十年前创作的《记胡也频》,突然作出了严厉的批评:“作者在书中提到胡也频和我与改革命的关系时,毫无顾忌,信笔乱编……类似的胡言乱语,连篇累牍,不仅暴露了作者对革命的无知,无情……”甚至不惜漫骂:“贪生怕死的胆小鬼,斤斤计较个人得失的市侩。”,真的让人敢不相信,丁玲骂的是沈从文,不知情者还以为作者在义正词严正痛骂一个汉奸走狗。  越看越让我难过。或者,对错,不是我可以评定的,更有可能对错不是个人的事,而是十年的酷劫对人性,灵魂的催残和造成人与人间的信任的极大破坏。但我个人还是较倾向和同情沈从文,丁玲的指责实在过火、过分,也是不合情理。就算他们当年确实存在政见的不同,沈从文对新民主义革命没有正确的认识,也毕竟只是个人的倾向,他并没有从事什麼敌对的工作和进行破坏,事後的追究及大义除了借贬低别人来显示自己又有什麼作用?造成丁玲後来政治失意难道是以前的朋友沈从文?作为朋友,沈从文对胡丁是人至义尽,而丁呢?49解放後,沈从文因一直和左联不合,处景甚艰,那时的丁玲却是高官,沈携次子访丁,想丁玲一施援手,但丁玲不但对故人冷冷冰冰,对请求也置若罔闻。绝望的沈从文惶惶不可终日,曾经一度神经出现问题,甚至自杀。要不是沈从文自杀,丁玲还不会亲自回访呢。  唯一让我觉得好过一点的是,对这种横加的指责和辱骂,沈从文一直沉默,没有发表过任何回应,只是在给朋友的信中,流露出不平的心情————这些信件沈从文死後,才由友人公开发表。沈从文用大度包容了一切,没有让遗憾变得更遗憾:昔日的好友,相互指责,口诛笔伐,情何以堪?从此,沈丁彻底破裂,形如陌路人。  据说,沈丁的友情,自从丁玲的被软禁期间就出现了裂纹。1935年,沈母病危,沈从文回乡探母,途经丁玲的家乡常德,因心急如焚,只住了一晚,来不及看望丁玲母亲,而一到家又逼於因当地的情形,不敢久留,三天后就直接返回北京。後来就有人自称是第二师范学校的学生告诉丁母,说当晚沈从文住在第二师范学校,该校学生建议义沈从文从文去看沈母,而沈从文拒绝,因为当时沈从文的《记丁玲》当在报纸上连载。但事实上,当地根本没有所谓的第二师范学校,而沈从文当晚在常德也不是住学校,而是住在一个朋友开的旅馆,事见於当年所作《湘行散记》中的《一个带獭皮帽的朋友》。丁母听信谣言,後来又告诉丁玲,于是产生了误会。退一万步说,就算真有其事,沈母病危,沈从文有如到奔,心急回去,来不及看丁母,也是人之常情。丁玲是求全责备了。还有就是丁玲误会沈从文拒绝出面营救自己,又加深了误会。  据後人分析,光这些还不足这样,主要原因可能是《记胡也频》《记丁玲》中,沈从文作为旁观者,对一些事实的记述可能有些偏差,甚至是错误,让丁玲觉得感情受到伤害。而且作为朋友,就事论事,沈从文对胡丁两人没有太多过高的称赞,让五十年後的丁玲觉得不快。而且,後半生苦於政治的丁玲,却更在意政治上的定位,最不愿意人们提到她和冯达的事,沈从文的纪实,也就等於揭人创和私隐一样。而且经过三十年苦难的丁玲,变得草木皆兵,也许是需要找个突破口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也许是压抑了太多的愤慨,也许是出自对前夫的爱护,就这样《记胡也频》成了罪状……  掩卷无言。我真的没想到《沈从文与丁玲》这样一个温情的题目,内容竟是两人的恩怨,沈丁两人在别人的误会中结识,最後却在彼此的误会中反目,直到双方去世。看著两个同是时代的受害者,都是善良的人,发生这样的误会,倍令人心酸。

图书封面


 莎菲女士的日记 韦护下载 精选章节试读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2条)

  •     看韦护,是一点点地看迷了进去。太久不看描写男女爱情的小说,就算有,也都是安妮宝贝一类的清新忧伤的文字,不说不好看,只是过于做作,太像橱柜上的花瓶,碰不得的。而这种几十年前的爱情,倒有一种极端热情的美,呐喊着哭叫着抒发爱意,别有一种动人心魂在里面.看完这爱情,我是有不解,为什么韦护能这样狠心地一走了之,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了他做这个决定.也看了一些评论,说到瞿秋白与王剑虹的故事,说到了革命与爱情的不可同时进行.但我想,对于这篇评论来说,我不愿去分析什么原因,也不愿去考查什么历史,我只想说说感情,两个人的爱情.也许每个人看到韦护和丽嘉的故事都会有不同的感触,我想不过是和每个人不同的感情经历有关,想到自己也曾是韦护是丽嘉,也曾那样挚烈地爱过一个人,分分秒秒地不愿分开.我想,丁玲肯定是爱过的,就算不了解她那丰富而令人惊奇的感情经历,从她前期的小说中都很能看出,她是甜蜜且热烈的爱过的.要不然写不出这样饱满充沛的感情.我们看到韦护和丽嘉是怎样终日厮混在那精致的小房子里,花几个小时互诉爱意,或者仅仅地瞪大眼睛津津有味地听爱人讲话,时间就飞快地流过.我深深记得丽嘉问韦护以后可还会写诗,韦护给出了我曾从一个男人口中亲耳听到的一个回答,他拥着丽嘉在怀里说,我的世界就已经是诗了,我为什么还要费劲再写呢.这样美满激烈的感情,不被外人看好,甚至为世人所不容,我想也许就是放在现在,放在一个没有革命没有事业的社会里,也未必能长久的走下去.那时的革命与运动,与现在的种种现实,不是如出一辙?爱情终究只能被封锁在一个小房间里,两个人卿卿我我,海誓山盟,不被外人打扰,不为外界所纷扰,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爱情最好的出路,就是和她的过儿永远的待在活死人墓.但不甘心如过儿,或如我们每个人,如同爱情本身,都不能甘于永远待在甜蜜的温柔乡,而这爱情只要一踏出门,不到多久,外面的花花世界就要将这朵爱之花凋谢.我想了这么久,爱情无一例外.经过最初的狂热,隔离一切的激情,最后都会淡默,只不过有的人接受了这淡默,有的人直接丢弃了.世上可有长久且纯粹的爱情?我想是没有的吧
  •     《莎菲女士日记》这本小书,也是在偶然间淘到的。我一向面对小说都是以看书期间的调剂来看待,除了美剧,还有小说也是在巨大的精神压力的一种解脱。若要刻意追求什么书单,未免流于功利,也少了几分闲情逸致,多了许多批判。这书评的味道又要另当别论了。若是要按专业的文学评论来写,失于严肃,而一篇小小的读后记录倒是颇有“这是豆瓣书评”的架势。生活本是闲适的,这书也是闲适的,虽然丁玲女士必在九泉之下愤恨我以这样的方式看待她的大作,但是,选对了立场也好让我开始发话的角度。无论是女性写作还是女权主义、女性主义,无外乎对于女性身份的认同或者是对于女人自身的意识状态的剖析。这本书收录的两篇中篇小说都是以这样的状态呈现出五四之后女性的状态。诚如一切文学中的女性无不是在爱情中燃烧自己,然后最终把自己也燃烧成为时代的一部分,莎菲女士和丽嘉便也是这样的受到时代精神感召的女性。打破传统婚姻的束缚是一代女性反抗旧有体制的方式。这种套语式的评论我们倒可以暂且放放,陈词滥调听多了也无意于我们切入小说德中的生活和当时的人的生活来揣摩了体味这个中的情趣。如果硬是要搬用叙事学这种话语形态来分析小说,第一人称受限视角(视角这一词是当下被用烂也最无意于分析的一词。到不如我们可以换一个说法,感知域,这样能够很好的解决多种感觉的呈现与内心独白的融合。)莎菲女士那爆裂的情绪和混乱的思绪大概是抱病在床的女人所共有的情绪。但是诸位是否有看到一个细节,莎菲女士自己承认,这场病本是一场戏,是做给诸位不爱她的人看的。生病的缘由大概不仅仅是身体羸弱这么简单,也有在空虚寂寞中需要找到一个外化的关注点减缓自己的孤独,然后以这样的方式让周围的人关注到她自身的存在。基于这样的假定,我们便不难理解,她的一切的思绪了。她爱,她恨也不过是一个女人生命中不能够承受的孤独带来的内心折磨的外化,对于自身的不理解,对于自身自恋般的需求以及女人一切的希求,便是这个在病床中躺着的女人内心的写照了。因为病了,她便有理由要挟那些爱她的人来关注她,因为病了,她便可以耍赖,可以肆意的放任自己的情绪。有谁不愿意做个病人呢?毕竟这样也能够博得很多同情与眼泪。爱情呢?这也是顺理成章了。作为五四一代的人,固有的观念认为五四一代的青年必有热血必有对于传统的反抗,也是时代精神使然。然我们反观五四一代人,是否在考察个体的时候才能够更好的考察一代人的作为。作为莎菲女士,她必也是五四精神感召下的个体,那么对于这样的内心状态又如何做出合理的解释呢?难道,她并不解放,依然是个受到传统思想影响的个体么?倒不如暂且搁置这个问题,看看《韦护》中的丽嘉和韦护之间的关系,看看浮生和雯之间的关系,看看姗姗又是如何一般的人物,我们再去定夺。丽嘉必是受五四精神影响的人,她也曾是一个小团体的号召人,年轻人的一切热血和一切激情她都有,彼时的她是个领袖,拥护着,照顾着,孤独的症状并不严重。韦护介入她的生命是个偶然也是必然。必然的是她必定要遭受爱情与分离以及孤独的打击,必然的是她要承受住自身的否定和找到自己的力量的源泉。承受住了,她便是一场蜕变之后的秋瑾,不能承受,大概便是莎菲女士的演进版本。然,我愿意把她推理成为蜕变前的秋瑾,她有这样的气魄也有这样的能耐,只是她缺少一次转机,一次历练,让她深切的感受到对于他者的依赖往往终是要落空的。徒然的以为自身可以借助爱情转移自身的激情与热血以及在背后推动这一情绪一步步高涨的孤独与愤懑,丽嘉还是面对了自身的极限,知道了这人生大抵是谁也靠不住,必要自己起身,建立自己的灵魂。然小说亦不曾单单的写丽嘉,还有姗姗。这个女人大概是在受了丽嘉感召以后找到了自己灵魂的归属,找到了自己的前路,然后奋然的开始了自己的人生。而韦护呢?可以这样作结,这样一个享受着优越的物质的男人必然也是一个灵魂的空壳,当另一个温度满满的灵魂想要到这个空壳里居住的时候,这个早已经习惯了孤独和冷却的人逃离了自己的灵魂,便又去寻找一个空洞的灵魂。正是那些空洞存在在那里,他的灵魂才可以被那些所谓的主义填满,才可以忍受自己的感受和自身的境况分离。这样的灵魂也是病态的。面对丽嘉的呼唤,他本可以摆正自己的状态,工作,然后养活一大家子。但是,孤独的人总是习惯着孤独并最终与孤独相伴,她无法接受女性,也可能正如他自己所说,是受到了他的父母的影响,害怕再次失去一种温度。与其失去,患得患失,不如自己来个了断。于是乎,这一出人间爱情剧便成为了人间喜剧。五四一代,以一种近乎于激情的方式掀起了中华文明自身的变革。但是我更愿意这样看待,是这个古老的民族的年轻人再也无法承受激情的折磨,最终把这全部的激情投入到了对于这个社会的放抗中。激情过后又是如何便是建国之后的问题,也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讨论范畴。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正是在激情的作用下,这个时代的风起云涌便以各种内心的独白和对于爱情与革命的追求伴生而来。但是,正如同革命与爱情是年轻人的专利,爱情的结局往往也是对于革命的隐喻,毕竟他们同是激情的孩子,必然有着相同的命运。也可以这样说,先是爱情有了革命,才会让革命也有了爱情。但是,青年的激情也是如同星星之火一般,把整个草原就这样燃烧全无,全然也没有思考这草根深在何处,他们要的不过是眼前的纵欲,也就是说,革命是一种有组织有目的的行为,毋宁说不过是一场闹剧。盘旋在这一时代的人留下的可能远远超出与其自身所能够想象的力量。因为所有牧人读知道,唯有放火烧过的草原,来年的牧草才更加鲜美。

精彩短评 (总计51条)

  •     不算好看。
  •     描写知识分子的生活和爱情,莎菲里的迷茫青年不关心国事,在韦护里变身成了社会主义者,可都是同样地面目可憎,为其不争气,也为其那就是青年人自己。
  •     矫情是有,读到后面,突然想到,每个人不都有这样隐晦,复杂的痛苦吗。
  •     莎菲的笑点很多,在我看来是青春期小女生的呢喃更多些~~韦护则是知识青年与聪慧女子的爱情悲剧,其中又有许多亮点可寻,而故事似乎是太平常了,惟有那份炽热的虐保留了下来。
  •     同学说我像莎菲女士,我自己也觉得有点。
  •     时代枷锁
  •     女人心
  •     矫情女之王中王
  •     看了一点点,觉得读不进去,就又还去图书馆了。
  •     五四之后,青年的迷惘--
  •     “但我不願讓人懂得我,看得我太容易。”“我本無須乎要他來,但他真的不來了卻又更令我傷心。”男歡女愛不過一場遊戲,誰先動心誰輸。
  •     马马虎虎吧。
  •     100年前的玛丽苏文,怎么穿越?或许就只剩下时代的价值了吧。
  •     莎菲和韦护都是纯真爱情的维护者,只不过,一个不愿因只有世俗和市烩而选择,一个不愿因世俗和市烩的玷污而放弃,这样的爱情观,终究只是存在理想的小说里面的,而现实终究是现实,现实中的爱情必定要“柴米酱醋茶”起来。
  •     仅看了《莎菲女士的日记》
  •     在小说中 故事里 阐述极端总是比阐述中庸要好看的多
  •       看韦护,是一点点地看迷了进去。
      太久不看描写男女爱情的小说,就算有,也都是安妮宝贝一类的清新忧伤的文字,不说不好看,只是过于做作,太像橱柜上的花瓶,碰不得的。而这种几十年前的爱情,倒有一种极端热情的美,呐喊着哭叫着抒发爱意,别有一种动人心魂在里面.
      看完这爱情,我是有不解,为什么韦护能这样狠心地一走了之,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了他做这个决定.也看了一些评论,说到瞿秋白与王剑虹的故事,说到了革命与爱情的不可同时进行.但我想,对于这篇评论来说,我不愿去分析什么原因,也不愿去考查什么历史,我只想说说感情,两个人的爱情.
      也许每个人看到韦护和丽嘉的故事都会有不同的感触,我想不过是和每个人不同的感情经历有关,想到自己也曾是韦护是丽嘉,也曾那样挚烈地爱过一个人,分分秒秒地不愿分开.
      我想,丁玲肯定是爱过的,就算不了解她那丰富而令人惊奇的感情经历,从她前期的小说中都很能看出,她是甜蜜且热烈的爱过的.要不然写不出这样饱满充沛的感情.我们看到韦护和丽嘉是怎样终日厮混在那精致的小房子里,花几个小时互诉爱意,或者仅仅地瞪大眼睛津津有味地听爱人讲话,时间就飞快地流过.
      我深深记得丽嘉问韦护以后可还会写诗,韦护给出了我曾从一个男人口中亲耳听到的一个回答,他拥着丽嘉在怀里说,我的世界就已经是诗了,我为什么还要费劲再写呢.
      这样美满激烈的感情,不被外人看好,甚至为世人所不容,我想也许就是放在现在,放在一个没有革命没有事业的社会里,也未必能长久的走下去.
      那时的革命与运动,与现在的种种现实,不是如出一辙?
      爱情终究只能被封锁在一个小房间里,两个人卿卿我我,海誓山盟,不被外人打扰,不为外界所纷扰,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爱情最好的出路,就是和她的过儿永远的待在活死人墓.但不甘心如过儿,或如我们每个人,如同爱情本身,都不能甘于永远待在甜蜜的温柔乡,而这爱情只要一踏出门,不到多久,外面的花花世界就要将这朵爱之花凋谢.
      我想了这么久,爱情无一例外.
      经过最初的狂热,隔离一切的激情,最后都会淡默,只不过有的人接受了这淡默,有的人直接丢弃了.
      世上可有长久且纯粹的爱情?
      我想是没有的吧
  •     《韦护》真是一篇信息量很大的小说,仔细琢磨的话会很有意思,不论在文本自身的意义上,还是把它看作一份较为忠实的自传。它上承《莎菲》中的精神危机,也可看作是瞿秋白《多余的话》中“二重”矛盾症结的一个前兆。夏志清看轻丁玲的小说,这个判断是太草率了。
  •     看完了前半部分的《日记》,后面的《韦护》还没看。。
  •     韦护这篇真的给夏志清说中,丁玲连通顺的句子都不会写一句。整个故事都说不好,非常做作。一个始乱终弃的故事要写成这个样子真是坑人。一颗星。莎菲女士的日记三颗星,总评两颗星
  •     太可爱了莎菲
  •     气质接近一流,文笔则只能算二流。
  •     夏志清说的对,丁玲是一个“连一句通顺的白话都写不出来”的作家。
  •     《莎菲女士的日记》+《韦护》
  •     莎菲暂不说。看完韦护只想说男人终其懦弱。
  •     没有一个角色有好感
  •     看了丁玲的传记,来瞅瞅。看来我不适合看女人写的小说……(中图,五折)
  •     怎么说呢,昨天晚饭前后看完莎菲,觉得这就是一女版人间失格。莎菲有点像小叶。
  •     太反复了。
  •     《韦护》比《莎菲》更触动着些。说文笔内涵深度什么的都是尔尔,但还是觉得幸好那个时代还有女性作家,女性命运中的悲凉才没被埋没了去。
  •     略有牵强之嫌,作者先入为主
  •     太细腻了…
  •     上世纪二十年代末能写成这样真不是一般了
  •     平庸。
  •     #書友集记录# @書友集 小说文字平实,反映了一个时代的变迁。日记书信则更多体现了丁玲这个人的性格变化,从早年的热血,到晚年的沉郁思考,都是很有价值的。这个版本排版太差劲,章节划分不清,多处错漏字,看着难受。
  •     文学史的意义吧
  •     莎菲跟我好像 ,不开心
  •     韦护还行…
  •     韦护一篇更有感觉,更引人入胜,莎菲女士的思想和想法,作为男士,就没那么容易理解到了。
  •     女人的心理真奇怪。这本书实在很让人瞌睡。默。
  •     啃完后的赶脚就是丁玲女士的人生远比丁玲女士笔下的故事来得生活麻辣烫多啦~
  •     被女性解放运动抬得虚高了。
  •     相爱果真就是一瞬间的事,但有时双方都会故作姿态而忽视对方,再者经过一番内心纠结还是想要在一起。韦护的离开从一开始就是必然的,男女双方即使处于恋人关系也不能就整天黏在一起,偶尔分开就会痛苦难耐,最后总有一方会承受不住压力而选择离开。丁玲果然是新女性,在那个时代就对爱情看得如此透彻。结局 果然男人终其懦弱-
  •     只看了莎菲,在那个时代有丁玲的意义,也仅限于此了吧
  •     两个都比较一般,不管是情节还是手法、文笔。
  •     两个中篇中,我都看到了偏执空想矫情的女人男人以及蛋疼乳酸的所谓爱情。而且原始欲望的驱动力很强烈的样子。瞬间觉得对丁玲女士理解不能,在看《在霞村的日子》时对丁女士培养起来的好感荡然无存。顺便,《韦护》的原型是瞿秋白吧,总觉得和其他历史片段合在一起看很维和。
  •     “莎菲生活在世上,所要人们的了解她体会她的心太热太恳切了,所以长远的沉溺在失望的苦恼中,但除了自己,谁能够知道她所流出的眼泪的分量?”
  •     装逼失败是怎样的体验。
  •     讨厌丁玲!讨厌丁玲!
  •     本以为莎菲的日记是中国版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读着读着又以为写莎菲的丁玲是第二个张爱玲,读完发现都不是,莎菲跟张爱玲笔下的女人都不一样,很矛盾,很挣扎。。。
  •     一般般~
 

高中一年级,室内设计装饰装修,饮食文化,茶酒饮料,文化评述,历代帝王,戏剧艺术/舞台艺术,中国医学PDF图书下载,。 电子图书下载网 

电子图书下载网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