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革命与都市漩涡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 > 舞台艺术戏曲 > 戏剧、革命与都市漩涡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8-09
ISBN:9787301141236
作者:葛飞
页数:365页

章节摘录

萧崇素指责田汉“白发自新”。有维持自身地位的动机,田汉对于左明等人的行径亦多有不满。对于他们“自由行动并接近政治势力”,田汉讽刺道:真“要代表民众的痛苦”,就得“在民间多待几天,多吃几天苦,多睡几天地板”。①然而,就在江苏民众剧社公演之际。田汉来到南京。帮助王平陵、赵光涛、吴作人等人成立了“南国”南京支部。田汉不可能不注意到。王平陵在其主编的《中央日报》“青白”副刊上,为江苏民众剧社的首演开辟了专刊,并宣称“要使全民众认识本党的主义,党治的精神”,“肃清一切祸国殃民的反动派”,离不了两种工具:“一种是枪杆,一种是笔杆”。戏剧正是把“主义”普及至民众的最好工具。②南京支部恐怕有被王平陵利用的危险,田汉为何仍汲汲于此?此时,田汉所谓“南国运动”,已不简单地是一个艺术团体的运动。在其理想中,“南国运动”将以上海南国社为总部,分支“遍于全国”且设有海外支部,涵盖艺术诸部门(电影、话剧、歌剧、绘画、音乐),能控制艺术生产流程(自办书局、训练人才、发行机关刊物)的“在野”文艺运动。虽然南国社员已遍于全国,然而他们的“活动都是个人的,或官府的,与本社初无何等联络,且不曾彻底取得本社新的意识”。③南京支部的成立,似乎让田汉向理想迈近了一步。使之信心大增。此次南京之行。显然也是对抗左明等人“自由行动”的举措。田汉的新设想,是为了避免“南国运动”因某些人的退出而涣散,但是,如果它真能实现,作为“波西米亚人”收容所、栖息地的“南国”也将不复存在。有意无意中,田汉已借鉴了政党的组织架构。五四时期的文学社团不会如此高调行事(文学研究会有全国性的组织架构,有机关刊物,却未明确宣扬“主义”,更未声明纪律。启发田汉的或许是“少年中国学会”。

书籍目录

《都市想象与文化记忆丛书》总序/陈平原
导论
第一节 都市漩涡:向心力与离心力
第二节 名利场、海派作风与“革命超我”
第三节 演剧史、戏剧性与戏剧文化史
第四节 先锋、经典、大众化与通俗化
第五节 “神话史”、辩护史与学术史
第一章 开端:剧人的转变与剧团的分裂
第一节 “最新”戏剧形式的移植
第二节 “波希米亚人”:从“拉丁区”到“十字街头”
第三节 摩登社:青年人的反叛
第四节 田汉:灵肉冲突与文艺组织的政党化
第五节 辛酉剧团、朱穰丞与袁牧之
第二章 左翼演剧的节 日化:游艺会与政治集会演出
第一节 民族危机与剧运高潮
第二节 论政治煽动剧的写作与演出
第三节 都市马赛克、游艺会与左翼的排他性
第三章 大剧场演剧与职业化:(一)剧场与观众
第一节 早期营业性公演与剧运危机
第二节 以票价与观众构成为中心
第三节 先声:《回春之曲》、《油漆未干》之演出
第四节 资金问题、影业危机与职业剧团之成立
第四章 大剧场演剧与职业化:(二)经典与通俗
第一节 接续“难剧运动”的《大雷雨》
第二节 广告、批评与改编:对“经典”的不同阐释
第三节 雅俗互动:以《赛金花》为中心
第四节 每况愈下的《春风秋雨》
第五章 1937:都市大剧场与工厂村镇演剧之争
第一节 戏剧大众化实践的空间和承担者
第二节 成绩与经验:以崔嵬、姚时晓为中心
第三节 马赛克图景中的戏剧大众化实践
第四节 名利场逻辑与两条路线之争
第六章 表演:出走后的娜拉、明星与新女性
第一节 艾霞:“波希米亚人”与“新女性”
第二节 身穿“五色外衣”的王莹
第三节 陈波儿:明星与社会活动家之间
第四节 蓝苹:与左翼剧运相始终
第七章 1930年代的三个尾声
结语
附图
参考书目
后记

编辑推荐

《戏剧、革命与都市漩涡》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后记

七年前,仅因忍受不了日常生活的枯燥乏味、为“寻求一个反常规的共同体”,我来到了北京大学。因未念过中文系,对学问实在懵懂无知,就连引文技巧、注释和标点符号的规范,都是在导师陈平原的耳提面命下方习而知之。第一学年的某天下午,他一个电话把我召去,拿出我那篇被改得面目全非的文章,掷在桌上:“第一句就不通。”有一次甚至威胁道:“要是再这样,我就把你退回去!”大概因为先生随即发现,这块朽木其实无处可退,此事终不了了之。我常以之告诫学弟学妹,跟随陈先生就必须用功,倘有人被批评得想哭鼻子,亦可以之安慰她:还有更严厉的呢,在毕业后的一次闲聊中,陈先生突然主动提及:其实他私下里对别的学生也十分严厉。坦率地说,本书也是“影响的焦虑”下的产物。我也想过在晚清寻找论题,夏晓虹态度和蔼、实则严厉的批评.使我沮丧地承认,自己对晚清实是一窍不通。研究周作人时,发现他1930年代的写作,多以左翼为批判对象,何不一探左翼之究竟?我终于“灵机一动”:何不学习老师们的研究方法而避开他们的研究范围?本书的写作,仍与陈平原开设的“现代文学与现代都市”课程大有关系。他如阅读原始报刊“触摸历史”、体贴文人心态,融合思想史、文化史和文学史研究,注重文章经营等等,亦是陈先生日常教学中屡屡强调之事。

前言

美国学者Richard L,ehan在其所著《文学中的城市》(The City inLiterature,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98)中,将“文学想象”作为“城市演进”利弊得失之“编年史”来阅读;在他看来,城市建设和文学文本之间,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因而,阅读城市也就成了另一种方式的文本阅读。这种阅读还关系到理智的以及文化的历史:它既丰富了城市本身,也丰富了城市被文学想象所描述的方式。”(第289页)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所极力理解并欣然接受的“北京”、“上海”或“西安”,同样也是城市历史与文学想象的混合物。讨论都市人口增长的曲线,或者供水及排污系统的设计,非我辈所长与所愿;我们的兴趣是,在拥挤的人群中漫步,观察这座城市及其所代表的意识形态,在平淡的日常生活中保留想象与质疑的权利。偶尔有空,则品鉴历史,收藏记忆,发掘传统,体验精神,甚至做梦、写诗。关注的不是区域文化,而是都市生活;不是纯粹的史地或经济,而是城与人的关系。虽有文明史建构或文学史叙述的野心,但更希望像波特莱尔观察巴黎、狄更斯描写伦敦那样,理解北京、上海、西安等都市的七情六欲、喜怒哀乐。

作者简介

《戏剧、革命与都市漩涡》:都市想象与文化记忆丛书,由葛飞编写。《戏剧.革命与都市漩涡》包括开端:剧人的转变与剧团的分裂、左翼演剧的节日化:游艺会与政治集会演出等七章内容。

内容概要

葛飞
1995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1999-2006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先后获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就职于南京大学文学院,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南京大学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中心研究人员。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鲁迅研究月刊))等刊物发表多篇论文,被《新华文摘》、《中国名校优秀硕士论文丛书北京大学卷》等书刊转载。

图书封面


 戏剧、革命与都市漩涡下载 精选章节试读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1条)

  •     都市文化研究视野中的左翼戏剧——读葛飞《戏剧、革命与都市漩涡——1930年代左翼剧运、剧人在上海》从都市文化的角度探讨文学生产的机制,正在成为中国现代文学研究领域中的一股新兴潮流。大体而言,这类研究可以概括地分为两类,一类关注文学(文化)文本对都市的呈现和想像,在文本中凝结的都市意象和叙述中,探讨某种文化心理的积淀和文化想像的模式,方法上则主要借用从文本细读到心理分析等各种批评工具,代表作如赵园的《北京:城与人》,张英进的《中国现代文学与电影中的城市——空间、时间与性别构型》等;另一类则视都市为文学(文化)活动的空间和舞台,更多地从外部分析都市如何为文学生产提供其赖以生存的物质条件和社会基础,方法上近于新文化史一派。李欧梵的《上海摩登——一种新都市文化在中国,1930—1945》堪称其中代表,北京大学出版社最近推出的“都市想像与文化记忆丛书”,从已出的几本来看,大体上也属于此类。收入这套丛书的《戏剧、革命与都市漩涡——1930年代左翼剧运、剧人在上海》(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以下简称《戏剧、革命与都市漩涡》),是其中唯一一本以上海为研究对象的著作。丛书主编陈平原先生近年大力提倡“北京学”的研究,丛书中以北京为主题的也占多数,因而葛飞的这本著作便显得颇为引人注目。事实上,尽管上海研究早成显学(特别是在海外),但已有的成果仍多集中于政治史、社会史一路,文化史特别是文学史的研究著作并不多见。这也是为什么李欧梵的《上海摩登》中文版问世不久,便成为某种界标性的著作,研究都市上海与现代文学(文化)关系的后来者难以回避它的巨大影响。虽然我前面将此书大体上归为偏重外部研究的第二类,但它对文本(特别的新感觉派)的解读其实非常精细,作者对文本内外的沟通,对诸多文化类型(小说、新闻、电影)间关联的阐发,在方法论上极富于启发性。但是作者似乎是有意地矫枉过正,对于声势浩大的左翼文化运动轻描淡写,不免引发左翼算不算“现代”的疑惑和思考,却也在某种意义上为后来者提供了进一步开拓的空间。另一方面,近年来对于左翼文学研究的重新反思,也要求研究者开辟新的视野。作为左翼文学大本营的上海这座城市,开始成为新的思考的出发点。葛飞的《戏剧、革命与都市漩涡》,便处在这两条脉络的交叉点上,他在“导论”中便批评李欧梵“把上海摩登单面化”,谈“上海世界主义”只重视欧美而忽略苏俄(第27页)。而另外一部刚刚出版的《左翼文学运动的兴起与上海新书业,1928—1930》(刘震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年)也在“绪论”中指出“《上海摩登》中左翼文化的缺席”,认为有必要“重勘左翼文学的现代性”。对于他们来说,如何在“上海”与“左翼”间建立起一个有效的关联性的阐释框架,并在这一框架中说明左翼和上海都市文化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便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戏剧、革命与都市漩涡》的对象是1930年代上海的左翼戏剧运动,作者一反先前戏剧史研究中以剧本为中心的常见方法,另辟蹊径地提出演出史的研究策略,把重心放在左翼剧团剧人的聚散离合、左翼戏剧的演出、左翼剧运的展开和歧变等诸多议题上。相对于小说、诗歌等书面文类,戏剧本身的实践和营业性质使得它更加紧密地依托于现代都市所提供的物质条件和市场环境,左翼戏剧也不例外。以戏剧演出为中介,可以方便地把“左翼”和“上海”联系起来。但是作者显然并不满足于此,他试图从中提升出更具普遍性的理论框架。首先,他把上海看作一个马赛克型的都市空间,左翼戏剧只是这一空间的一个组成部分,处在与空间中其他板块之间不断地冲撞摩擦中。至少从表面上看,这一看法并不算特别新鲜。现代都市的一个特点便是“五方杂处”,北平、南京等都市也同样地可以视为马赛克型。重要的是,作者在上海马赛克型空间中发现了其特有的动力学机制(“漩涡”),它让这些板块总是处于位移、交叉和融合之中。这便是所谓的“名利场”逻辑。这一逻辑又恰好和左翼的政治关怀(“先锋党的道德律令”)构成了强大了张力,左翼剧人便在这张力中奋斗,挣扎,甚至不免焦虑无措。于是纲举目张,1930年代上海的左翼戏剧运动便立刻显得生动起来,左翼剧人的复杂心态也由是表露无遗。在这里,左翼戏剧作为一种都市空间,最终仍然是落实在左翼剧人身上。人是空间的承载者,同时又是空间中活跃和能动的主体。这里涉及到对“左翼”的界定,作者表示放弃对“左翼”的本质化定义,而将其视为一种“文化身份”(第5页),左翼剧人往往身兼多重身份,从而可以穿梭往来于不同的社会网络,寻求马赛克型都市空间中的种种缝隙,实现自身的政治关怀。但也常常因为在不同的社会空间中受到不同力量的牵引,而不免进退失据。一个人可以选择加入或退出左翼阵营,但他一旦接受“左翼”的身份认定,便意味着听从某种“革命超我”的召唤。由此而言,“左翼”又不仅仅只是一种身份而已,它同时意味着一套信仰体系、道德要求和话语规训,并且不断地面临着都市“名利场”逻辑的诱惑和考验。作者由此展开的对左翼剧人内心冲突的细腻刻画,正是本书的引人入胜之处所在。鉴于左翼研究往往受到政治干扰的教训,作者力图站在冷眼旁观的超脱者的位置上,客观地呈现左翼戏剧和马赛克型空间中其他板块间的复杂关系,以及左翼剧人的心理矛盾,理解之余亦不乏同情,间或对左翼剧人言行中顾此失彼之处加以温和的嘲讽。泠泠然的笔调更是让我们得以见识作者洞幽烛隐的老到眼光。事实上,正如作者最后所得出的结论,“先锋党试图在左翼文化人这里率先建立社会主义团体和道德的努力是失败了”,但作者对如崔嵬这样少数能拒绝名利拨弄到工厂城镇实践大众化承诺的“为数极少的坚毅之士”(第300页)仍然怀着敬意。左翼戏剧运动以大众化的政治动员为目标,然而在市场中面对的却是看惯文明戏的小市民,或者是五四时代成长起来的、倾向于西方经典作品的新型知识阶层,同时又要反抗来自国民党的查禁和压迫。为了生存下去必须占领市场,要占领市场便须学会和观众的趣味妥协,要实现彻底的大众化谈何容易。在某种程度上,对“左翼”和“政治”的道德化理解,似乎多多少少妨碍了作者更深入地体察左翼的政治关怀及其得失,因而有时候便不免让人感到是站在“革命超我”的立场上居高临下的评判的姿态。如果我们从鲁迅所说的“壕堑战”的角度来理解左翼戏剧运动面临的困境和做出的努力,或许会对之产生更深一层的理解和尊敬。但无论如何,《戏剧、革命与都市漩涡》在结合都市文化研究和左翼研究方面,仍不失为一部开拓性的力作。特别是如果我们考虑到1930年代上海左翼电影的研究已有数部专著,而同时期的上海左翼戏剧研究成果寥寥的时候,当更能了解本书的价值。有意思的是,作者在书的开篇引用1935年一首弹词后便分析说,直到1935年,话剧“并未成为市民日常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第2页)。与同时期的左翼电影相比,左翼戏剧并未能进入上海市民的日常生活,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左翼戏剧乃至左翼戏剧研究相对尴尬的状况。话剧说到底主要仍是一门精英艺术(第145页),即使是较为成功的大剧场演出,也主要是靠改编经典剧目吸引新型知识阶层观众。而取法情节剧和文明戏的话剧如《回春之曲》和《赛金花》,虽在演出上获得成功,却难免“庸俗化”之讥,而受到左翼剧人严厉的自我批判。(第154、185页)较之小说,戏剧因其特有的教育功能而被左翼文化人寄予“大众化”的厚望,但在深入普通民众方面又不及电影。但无论是左翼戏剧还是左翼电影,要想成功便须遵循市场规律,放下先锋的架子(只是戏剧更难),这几乎是无法摆脱的宿命。李欧梵在《上海摩登》中引用毕克伟的观点,指出左翼电影乃是“经典通俗剧和初级马克思主义的联姻”,艺术成就并不高,“如果说有必要强调一下形式上的创新,那可举的电影基本上都是非左翼导演的作品”。与之形成有趣的对比的是,写小说的刘呐鸥、穆时英却把“左翼”标签与艺术上的激进主义等量齐观。李欧梵秉持的乃是“高等现代主义”(high modernism)的“现代”标准,一定程度上只适用于书面文类,因而后者得以“摩登”而前者则被打入另册。明乎此则前文所说左翼是否“现代”的问题便可释然于怀,因“现代”可以有多重的衡量标准。若是放宽“现代”的标准,则左翼戏剧的“现代性”不容置疑,新感觉派是“现代”,效仿左翼戏剧电影中流行时尚的进步青年也同样“现代”。正如本书最后所指出的,“只有从‘绝对现代’立论,‘两个上海’(按指激进的上海和摩登的上海)才没有矛盾;也只有拼合激进和摩登,1930年代的新型都市文化的图景才能更为完整。”(第322页)

精彩短评 (总计12条)

  •     这本书还行,是典型的陈平原的博士生的论文写法
  •     1930年代左翼文艺的名利场、道德主义和路线之争。居然有一章节写江青,不过用了蓝苹的艺名。
  •     葛飞兄十五年来真是努力
  •     畢業論文參考文獻。#2016使劲读#071
  •     文笔甚好
  •     视野。
  •     这是一本有内容的学术著作,不错
  •     对戏剧不太了解,没看完,主要看了第六章 表演:出走后的娜拉、明星与新女性,社会性别视角不错。
  •     革命与文学的关系,一直是我喜欢关注的话题。这本书在本人研究范围内,故购买来阅读
  •     看得出来作者在努力祛魅,说明左翼剧人急欲脱离都市上海,却又深陷名利场不能自拔,实际上为生机所迫而不像官方叙事将他们刻画的那样高大全;试图书写一部迥异于戏剧文学史的戏剧史,囊括表演、观众反应乃至资金和人事纠葛,提出所谓戏剧演出的外部情境逻辑和“试错法”以佐证政治宣传剧的价值,却又达不到布迪厄式文学场概念的论述深度;自创了一个“马赛克式”来描画都市上海的文化图景,意欲反映左翼与市场、先锋激进与通俗大众的畛域交相拼合、互动,是为老调重弹,了无新意;倒数第二章讲述女明星的远不如周慧玲的《表演中国》精彩;综上,我认为葛飞在史料的搜集上的确下了很大的功夫,但是整合能力极其一般,历史叙述的文字也很笨拙,半文半白,有装腔作势之嫌,还妨碍了阅读的顺畅。葛飞在后记回忆陈平原对他语言能力指责,现在看来是有原因的。
  •     最后一章“新女性”那一块文笔好像突然弱了?内容还是挺有趣的,paper应该会用到(握拳)
  •     不愧是陈平原的学生,史料做的很不错,看得出来受董健影响很大
 

高中一年级,室内设计装饰装修,饮食文化,茶酒饮料,文化评述,历代帝王,戏剧艺术/舞台艺术,中国医学PDF图书下载,。 电子图书下载网 

电子图书下载网 @ 2019